李政勇:當代藝術不只是美感,而是一門專業
2018.01.24 by Christine Chen

一般認知創辦藝廊肯定是家學淵源,但李政勇卻是個異類,他從小家中負債,到三十歲前都無法自己決定人生怎麼走,卻憑著一股對藝術的熱情與使命,以設計與藝術兩種背景融匯下的個人經驗,從原先的藝術顧問角色,順勢成為安卓藝廊創辦人,他期許自己能將藝術與市場串連,並透過自身對藝術的見解、觀察與判斷,從中創造一些嶄新且與國際接軌的新契機。

WE PEOPLE﹙以下簡稱WE﹚:您當初為何決定開設畫廊?

Andre﹙以下簡稱A﹚:我十五歲就學美術、畫畫,後來念設計,做了四、五年設計師,到三十歲才再回頭去念藝術史研究所,畢業後曾擔任私人企業藝術收藏管理顧問工作約六年。2007年時下定決心要用藝術顧問這角色做一輩子工作,也開始有了自己的收藏,但一直到2010年才決定開設公司。雖然做藝術是本來就要做,不過藝廊卻是個意外。因我們最初只有一間辦公室,做了不到一年半,2011年因緣際會在友人介紹下進駐了「新生16」,雖然最初不想做藝廊,但有了空間,開始辦展覽,便開始有了藝廊的樣子。一直到2016年房東不續租,原本也有考慮不再做藝廊,但這幾年已經對藝術家有了責任,所以搬遷至現址仍持續經營藝廊。

▲安卓去年最後一檔展出的菲律賓藝術家瑪莉娜.克魯斯大獲好評。

WE:淺談安卓藝術選擇代理藝術家的標準。

A:我們定義自己是專業,好的藝術家就會有市場。因此無關風格或類型,無論寫實、抽象、立體裝置,只要是好的藝術我都喜歡,我選擇的藝術家他們背後都有某些生命經驗能打動人。目前我們以獨家經紀、代理約及短期的展覽合作為主,最早經紀的藝術家石晉華,至今已合作七年,他是偏觀念行為藝術,一開始很難銷售,但近兩年都銷售得很好,今年帶他去Art Basel HK,結果非常成功,他幾乎是台灣藝廊進Ar t Basel HK有史以來最多國際媒體關注報導的,且他在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個展也甫於元旦圓滿落幕。而安卓去年最後一檔展出的菲律賓藝術家瑪莉娜.克魯斯也合作了五年半,她的作品亦非常搶手,2017年還上了香港蘇富比的封面。雖然我們經紀和代理的藝術家,不管三十歲或五十歲,一開始在市場上都有些陌生,知名度不高,但品質好,因為我們不搶熱門藝術家,而是去尋找長時間被忽略但有潛力的藝術家。

▲目前正在安卓展出的《混沌劇場—傅饒、鍾江澤、黨若洪》(即日起至2/10)

WE:您個人過去主修視覺傳達設計,後專研西洋近現代藝術史,這些經歷是否影響了您在安卓藝術的經營策略。

A:我很用功,也希望能建立起一個好的創作與收藏的循環,因為好的循環會帶回更多養分回饋給自己的本體。一開始辛苦,要熬過一段時間,就能做出品牌價值。特別是設計比較偏創作,具體的去訓練美感、圖像、比例,這對一個人美感的形成是很有幫助的,而藝術史則是偏研究理論,在我來看一個純學藝術史的人,雖有知識可套用,但對當下正在發生的事未必敏感。因此我剛好能兼顧知識與市場面。尤其藝術是很專業的領域,其實不能太迷戀自己的美感經驗,因為藝術不只是個人美感問題,但市場上大部分會被引導成藝術是主觀喜好的領域,這點我希望可以透過我的努力有所改變。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愛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