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家園 忠泰基金會因藝術而永續
2012.04.05 by Sylvie Wang

忠泰基金會因藝術而永續

曖昧界線

城市讓時代曖昧,模糊了,在都更必然的當代,拆與不拆、新與舊的界線中築成了一道灰色地帶,明日家園如何存入昨日的記憶,在許多建商以利益為導向的同時,忠泰集團旗下的基金會早已在省思與創造,打破歷史界線的最大可能性。

十年前,現任忠泰執行長的忠泰建設董事長李忠義大兒子李彥良,正式進入公司從基層做起,「偏愛藝術的人,進來做建築,公司自此有了很大的轉變。」原本以中階客層為主的忠泰建設,在李彥良逐步接管家業後開始在建築中融合大量藝術氛圍,建材因美學更加提升,帶領忠泰走向豪宅建設一大代名詞。

建設起家,開始開枝散葉,忠泰營造、築內設計、擴展到生活家飾MOT Casa、再成立基金會深耕藝術與文學,忠泰集團成為一龐大的事業體,客層越來越廣,探討的議題則越來越細,李彥良既然拋不開當一個藝術人的夢想,索性就把手邊的資源「異業結合」,自2007年起,忠泰基金會成立之初,開始大量引進藝術、設計來妝點城市的灰色意象,建立起從未見過的衝擊、新穎土地重生計畫。

明日博物館驚艷當代

2007年忠泰基金會成立,<明日博物館>的發想也並進而行,順理成章變成李彥良推廣藝術第一部曲。「都更,意味著都市更新,但現在所有人都只把它看作為建築物更新,基金會的成立,就是在思索如何在新生命中延續舊都市精神。」而明日博物館的出現,成為當代藝術重要里程碑,更是現在台北二十多歲年輕人印象最深刻的「老屋新力」。在忠泰提倡「永遠都有更美好的明天」理念下,為時代回歸到一個純粹的精神裡,看見進駐藝術與設計取代破壞,明日博物館的出現成為新建築舊城市共融的契機。

「忠泰是建商出生,手邊最大資源就是土地,當時這塊三千地坪成為待建都更土地用途,即將面臨轉變的過度期中,我們試圖以不同的議題與展示型態,讓觀眾共同思考什麼是對人,對環境最理想的未來。」位於市民大道旁,明日博物館的前身是一棟半世紀歷史的台鐵廢棄倉庫,之後轉為修車工廠後多年,再也無人使用,外觀上,在時代的重量下已成為頹廢不堪的建築怪獸,也在來來往往的車流中蒙上了烏煙瘴氣的黑名。

台鐵倉庫自忠泰接手後,派出的並非怪手車隊,而對這棟幾乎「病入膏肓」的建築物再用心往下紮根,讓藝術帶來人潮,用新思維讓人省思城市面容,「在2007年至2010年幾乎五年時光,我們邀請了丹麥、荷蘭、與本土的設計建築團隊,舉辦過大大小小對於城市未來去留的演講與教育。」忠泰的形象因此逐漸轉變,從一個純商業的企業躍升為城市未來的保衛者,就如同明日博物館第四檔展覽,邀請荷蘭建築團隊MVRDV,深入探討當代建築與都市議題解決之道,當他們問台北「What’s next?」,我們已站在新的反思點上,正努力在新舊之中尋找共存之道。

老果核再生萌芽

老萬華,台北這座老城區最早的萌芽處,都市的原貌曾經風華,至今百年也已年老色衰,不勝唏噓,隨著經貿發展移往東區,在這邊剩下的是滿臉皺紋的老翁與老屋。以機車代步,每騎幾步就是都更名,建案處,一塊塊光禿的建商用地,但還有許多,是跟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的透天老厝,在住戶與建商達成協議,用淡然的方式先搬出這些破舊不堪,壁面泛黃的老宅,只空留著軀殼與萬華區的榮華衰敗共存。

忠泰建設成為了萬華一處廢墟屋的新地主,在都更尚未拍案叫定之前,李彥良帶入了與<明日博物館>同樣的思維進駐在一棟棟廢棄地之中,為期兩年,從2010年開始推動「Urban Core 城中藝術街區」計劃,將閒置的土地資源引進給藝術協會、創意團體做使用,營造出一塊自由揮灑的創作實驗場域。「我們開放申請之時,獲得很大迴響,台灣實在有太多新銳藝術沒有舞台,沒有展演空間,甚至連辦公室也租不起的窘境。」因此,忠泰基金會開始大量扶植本土藝文,雖說這位於中華路一段與延平南路處的廢墟透天厝只能成為「短期藝術」,但足以讓更多人在這老地方上聽見與看見,新生的力量。

聚盛里光陰的故事

傳承的味道意濃,忠泰自2011年<明日博物館>畫下句點後,同時期也著手規劃「城中藝術街區」,並步入軌道,而今,兩年為期的「街區」藝術剛於三月底正式落幕,最後一周,在回顧展與論壇的方式下看見了為城市藝術奮鬥的點滴,一種感動與想望的氛圍,讓忠泰一直在尋找類似的城中角落,為藝術人尋找落腳之處,更添色城市的文藝風貌。「為了藝術,我們很像游牧民族,但頗以為傲。」在2011年的秋天,忠泰正式進駐位於雙連站旁廢棄十多年的政府菸酒公賣局,但當然不賣酒,而是成為賣藝術的「中山創意基地」。

位於中山區「聚盛里」的角落,在日治時期被劃分為工業地帶,經常可見得牛車來往,民生東路一段外,三輪車排排站著,等待行人來搭乘,就在這兒,有一間佔地千坪的政府配銷所,從如山堆積的酒水菸草,在1999年菸酒專賣制度廢除後慢慢荒廢,從聚盛里居民的記憶中慢慢退場,原配銷所的廠房與廣場前被築了一道厚重的鐵籬笆,居住在宿舍的人們也漸漸搬離,老鄰居們彼此告別,後頭的違章工廠群也隨之拆除,回歸成為居民曾允諾的公園空間。 

政府對於這塊老地並非置之不理,在2011年終於投出了更新計畫,卻因為裡頭禁止做任何商業活動令眾招標商望之卻步:「政府規劃出2+1年的租賃期限,老屋閒置了十多年,就算不改外觀,也要重新整頓軟體部分,管路問題極大,我們光整修就花了千萬以上。」不能進行商業行為,又要花大筆金額進行整修,甚至只有兩年租約期限,種種不利的因素忠泰卻願意通通攬上,不為什麼,只因為想再現時代角落光輝,更為了藝術,做出賭注。

這是一座開放給民眾參觀的空間,裡頭有間咖啡館,面著後頭違章工廠拆除後的公園綠地,上頭兩樓的規劃同樣給予設計、藝術團體作為辦公室與展場使用,「這是繼『城中藝術街區』之後的第二個跳島。更有著都市再生與在地聯結的意涵。」他們給予了城中與中山創意基地一個全新的概念:「這些都是Urban Core計畫,Core有果核之意,象徵著這些老舊街區是一顆被啃蝕殆盡的破敗果核,過往的歷史記憶已被人們所遺棄,但期許此計劃進行期間,在藝術文化養分的澆灌下,讓果核再一次充滿生機。」忠泰以二十一世紀豪宅建商之名,不斷在省思土地與記憶之間的連結與情感,正一步一步,帶領人們走向新思維,找尋未來與過去的共生之道。●○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李彥良
  • 2011年秋忠泰基金會搬遷到已廢棄十多年的政府菸酒公賣局,設計中山創意基地。
  • 中山創意基地裡整修過後的視聽教室,開放給藝術團體使用。
  • 忠泰在城中藝術街區閒置透天厝裡設計一間Urban Core Cafe&Booksh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