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模仿 致力從黑夜走向光明的性感
2017.09.11 by Weihan Chang

義大利裔比利時人的Anthony Vaccarel,一直都想成為時尚設計師,卻先遵循家人的期待進了法學院,之後才轉學到La Chambre學藝術與設計。在他認為自己的義式血統足以代闡述性感之際,2014年 Donatella Versace彷彿相見恨晚地找上Anthony Vaccarello,開啟了雙方的合作。論「性感」,有誰能比得上曾叱吒風雲過的Versace? Anthony成功讓女人精準露出該露的部位,並讓品牌的業績翻倍成長。

2016年,Saint Laurent在宣布前創意總監Hedi Slimane離職後的當月,Anthony Vaccarello接掌兵符,在這之前,Raf Simons之於Dior、Lanvin的Alber Elbaz皆黯然離職,時尚產業並不安寧。與Hedi從未謀面的Anthony Vaccarello,以自己的設計語彙開啟品牌新篇章。究竟他有多推崇聖羅蘭先生在服裝上的破壞傾向?從2017的秋冬系列顯然是對品牌風格遺產的激進幻想。包括1980年代張揚女權產生的方肩設計,方正尖銳,以張牙舞爪的姿態登場;單邊豎立的袖子,盡展時髦誇張的氣場,短版到近似袖套的外套等。然而,Anthony並未忘記他鍾愛的性感元素,走光邊緣的迷你裙、皮革如絲綢般柔軟打褶圍裹嬌軀,搭配靴筒鬆垮的皮革長靴,都在在拓展新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豪感。

如何在大膽無畏與法式優雅間找到平衡,是所有Saint Laurent繼任者都必須面對的課題。根據集團上半年財報指出,品牌收確有增長,若設計師的成功與否取決於商業數字,他交出的成績單可以說是暫時合格。Walter Van Beirendonck曾說:「20年前,每年有300位設計師沒能順利從安特衛普畢業,所以如今的時尚才是時尚。」沒人敢定論Anthony究竟能在品牌存活多久、是否能名留青史,Anthony Vaccarello也毫不在乎世人的看法,最起碼聖羅蘭先生的合作夥伴及舊情人Pierre Berge喜歡他,「Anthony Vaccarello不想去臨摹,我也不期待有任何設計師去模仿聖羅蘭」,有這句話就夠了。

Weihan Chang

《WE PEOPLE》數位副總編輯 / 時尚總監,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熱愛文字與影像,因感性總多於理性,所以看電影常常掉淚。不寫作的時候可能在山上或海邊,深信「做你所愛,愛你所做」,期許自己更謙卑同時更無畏,或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但在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