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計畫已久的身心靈之旅
2013.04.10 by Kevin Lee 李冠毅

在生活中,我們總會感到痛苦、焦慮不安,你是如何去解決?你會藉酒澆愁,還是會做些其它事情來轉移情緒?每當不如意的事發生,開始憤怒、恐懼時,你又是如何面對?你會將怒氣發洩在他人身上,還是藉由運動來發洩怨恨?如果事與願違,所有期望都不能如願以償,你開始變得情緒緊繃內心不停糾結,你會如何處理?你會把苦往心裡吞地繼續埋頭苦幹,還是會禱告拜佛祈求事事順你意的圓滿?

其實在生命中總是會有負面情緒產生,我們都會用很多方式來轉移或遺忘。從小到大藉著這樣轉移注意力的方法,在某種程度確實會擺脫負面情緒及憤怒,暫時的逃避也的確會消除內心的焦慮不安。但是我們卻不知道,這樣的方式也只能在意識表層發揮功效,並不會解決根本的問題。當我們的注意力被轉移時,其實同時也將負面情緒推到更深的潛意識,反而讓原有的煩惱在此層面中繼續繁衍扎根。表面看來和諧安詳,但是內心卻如同一座蓄勢待發的火山,積壓已久的負面情緒總有一天也將伺機爆發。我們從累積的經驗中學習各種技能來轉換專注的目標,我們用無止境的資訊和新事物來讓我們轉移聚焦。所有一切的教育,讓我們學習優雅和文明而暫時無需直接面對我們內心的負面問題。然而這些日積月累的負面情緒是不會憑空消失,除非你能夠勇敢面對它,它才會漸漸地枯萎;當你開始仔細觀察它,它才會漸漸失去力量;當你想辦法去解決它,它才會被你連根拔起。經過這些過程,接下來就要徹底放下它,繼續感受每一個當下。

自從創辦雜誌以來,我學習和成長的速度比以前的生活有數百倍的增多。無論是人際的複雜程度、溝通交流的多層面、資訊獲得的數量和錯綜複雜的種種事物,都讓我的腦和心靈得到前所未有的開發,不過有時候也遠遠超過我所能負荷的能力。特別是這幾年,因為遇上了人生從沒遇見的挫折和對人性黑暗的領悟,讓我漸漸對很多人事物看透,變得不易憤怒、緊張、焦躁,甚至幾乎可以說是對於喜怒哀樂過於無感。有些人會說我變成熟,所以對於很多事情的真相都不再計較或產生情緒波動;但是在我探究自我內在真理而做了更深入的探索後,我知道我是找到一個不知名的方式來轉移所有負面情緒。透過體驗自我的身心實相後,我深深知道,我的冷靜是在逃避面對這些壓力,我的平衡豁達則是在轉移對人性失望造成的痛苦。我整理了我的心靈,觀察我的意識,我更想要認識這個階段的自己。我也確定現在正是時候去做一件已經想了十多年、一直要做的人生功課,卻從來沒有時間也放心不下去做的事情―我要去做禪修!

這一年來,為了要去那裡學習,我找了很多書,看了很多網站,問了很多有經驗的好朋友有關禪修的事宜。大家都給了我很好的意見,也給了我很多訊息。最後我選擇了一個完全沒有宗教派別、沒有個人崇拜、沒有負面傳言、沒有金錢介入的―內觀中心。

從眾多我信任的好友口中得知―內觀(Vipassana)這個印度最古老的禪修方法之一。它的意思是「如實觀察」,也就是透過觀察事物和自身真正面目來淨化心靈的一個過程。在很多資訊中我瞭解到這個失傳已久的方法,是在兩千五百多年前被釋迦牟尼佛重新發現。學習這方法的一開始,只是藉著觀察自然的呼吸,使心專注,而後用這種敏銳的覺知,去觀察身上的感受,體驗無常、苦和無我的真諦。這種經由直接瞭解實相的方式,也是一種淨化的過程。任何專心修習內觀的人,都可獲得寧靜的喜樂,達到淨化心靈,滅除貪、嗔、痴的習氣。這個方法對於宇宙普遍性的問題來說,更是適用的治療良方。它不只屬於特定的某個有組織的宗教或宗派,無論是任何種族、社會和信仰,在任何時間、地點都可以修習。

這個內觀禪修中心,是緬甸的印度僑領葛印卡(S.N Goenka)所推廣的。葛印卡曾是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在全球擁有許多企業。他出生在傳統的印度教家庭,然而從年輕時就患有嚴重偏頭痛的他,遍尋各國的知名醫師都治療無效,後來有朋友建議他去找一位在緬甸教內觀的佛教大師烏巴慶學習後,他不僅治癒了偏頭痛,更在內觀禪修中得到心靈的莫大提升。因此,他在印度推廣這個內觀方法,並且逐漸擴展到全世界。在一傳十、十傳百的開辦下去後,漸漸形成了一個中心,此一在他的國家失傳已久的法門,也終於反哺印度造福更多人群。後來有許多西方人士參加,並將它推廣到法國、德國、英國、瑞士、美國、加拿大……等地,為重視物質文明的西方社會,注入一股淨化心靈的清流,甚獲好評。這個機構完全免費,只會接受上過內觀課程後的學員們隨喜捐獻或當義工幫助其他新學員,以此方式來維持營運。現在全世界共有近三十處的內觀中心,助理教師一百五十位以上,並已舉辦千場以上的十日內觀課程。這個淨化心靈的課程在開始學習時,除了不允許帶任何宗教色彩的擺設,而使其它不同宗教的學員們帶來任何壓力外,幾乎沒有任何限制。它歡迎任何種族、背景或宗教的人來參加,也讓大家都能平等無差別地獲得實際的效益。這些年來,除了佛教徒外,印度教徒、基督教徒、猶太教徒、回教徒等等都曾來學習內觀法門,達成自我心靈淨化。我在網路上更看到在印度和美國多個監獄內,眾多獄警及受刑人也舉辦過此內觀課程的紀錄片。在學習後,雙方的關係明顯地改善之外,並讓許多受刑人出獄後都戒除了多年的惡習,帶給許多社會邊緣人一個全新的人生。

綜合以上種種的資訊,讓我更確定要選擇這個不營利的中心來學習內觀禪修。在籌劃已久,報名也排了數個月後,我終於收到內觀中心通知我在三月下旬開始這個十日課程!不過看到通知信上寫著:報到時,執事人員要學員讀過該中心的守則,然後簽名具結,同意在未來十天內,嚴格遵守下列事項:

一、十天內除了對助理老師及服務人員的必要詢問外,一律禁語,並且避免與其他學員作目光、手勢等溝通。
二、任何宗教人士,或無宗教信仰者均可參加本課程。由於戒律是修學此法的基礎,故新生必須嚴守五戒(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外,舊生更要遵守過午不食等的八關齋戒。
三、不准抽煙、喝酒、吸毒、吃迷幻藥;不准作筆記、閱讀書報、寫信或打電話等等,以保持身心的清淨。
四、在十天內,所有其它的健身活動,如瑜伽、氣功、慢跑等,暫須禁止;念珠、十字架、水晶等宗教之物,也不使用,交由專人保管,使能依照指導專一於內觀。
五、嚴格遵守內觀作息時間,且不准半途退出。

看到這五點規定守則,我幾乎毫無問題可以做到。可是每天早上四點半到晚上九點,除了吃飯休息外,共要靜坐禪修十一個小時,這似乎是個挑戰,但是我會盡全力克服。然而,對於已經忙碌成習、交際應酬排滿每天行程的我,要在十天課程內,完全不可以說話、不可以用電話、不可以上網或和任何人有目光和手勢交流的規定,似乎成了我的最大挑戰。不過,我對這一次下定決心參加這個內觀課程充滿了興奮之情。因為這將是我這個人生階段給自己身心靈真正得到休息的假期,也是我期待已久自己選擇的人生課程。到時候,我會再和大家分享這十日內觀禪修課程的體驗和成長的過程。●○

Kevin Lee 李冠毅

李冠毅 Kevin Lee

東西全球文創集團執行長暨發行人。香港WestEast 東西雜誌、台灣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之創辦人、發行人、總編輯及創意總監。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