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朋友 馮中和與陳瑞鋒
2011.03.05

凡登醫學美容中心院長馮中和與副院長陳瑞鋒

念醫學院、進入長庚醫院外科,馮中和陳瑞鋒最終都選擇當一名整形外科醫師、選擇用雙手讓病患展開更美好的人生旅程。為了實現自身理想,兩人不久前離開了長庚醫院,共同開設凡登醫學美容中心,「雖然離開長庚團隊,但希望有朝一日,我們能成為老師的驕傲。」始終視病如親,他們兢兢業業地走上創業的路。

學長與學弟 十年共事的緣分

第一眼,帥氣的裝扮,親切的問候,馮中和和陳瑞鋒其實不太符合人們傳統眼中那種嚴謹而拘束的醫生形象,在斯文乾淨的年輕外表之下,還住著一顆視病如親的心,「我們兩個人都很善良,從醫這些日子以來,我敢說我們沒有做過對病人不好的事情。」笑著這麼開啟話夾子,兩個人隨後侃侃而談他們結識的過程、從醫的心路歷程、當醫生的使命。

馮中和的專長是五官手術再造、拉皮、抽脂、燒燙傷等軟組織;陳瑞鋒的專長則是顱顏重建、唇顎裂等硬底領域,從長庚離開以後,他們在凡登以各自的專業,為病患操刀,術業專攻、相輔相成,也讓他們形容彼此是最佳的夥伴,「仔細想想,我和瑞鋒認識應該十年了,他晚我一年進長庚,從實習醫生開始,後來我們都進入整形外科,有了更多交集的機會,剛開始我對瑞鋒的印象就很好,在帥氣的外表之外,他很認真負責、對病人非常好、不論拜託他什麼事,他總是不推辭。」從住院醫師、總醫師、再到主治醫師的位置,瑞鋒的態度從來沒有變過,馮中和讚賞說道,「他是一個不自大、不自我的醫生。」長年以來,在台灣醫院環境中,盛行著學長、學弟制的組織文化,陳瑞鋒笑著談起這個他眼中沒有架子的學長馮中和,「學長一直帶著我,我永遠忘不了,那一次他給我開刀的機會。」

外科與內科的分別在於,外科以實戰經驗為主,即使閉門苦讀,到了手術房,那就是不同的真實世界,因此每一個實習醫生都想把握臨場操刀的機會,「當時我才剛進到整形外科,是什麼都不懂的菜鳥,但學長卻願意讓我進行一場極為精細的顯微手術,這是他讓我最感動的一件事情。」長達十年的共事過程,在馮中和與陳瑞鋒的眼中,傳遞出一種不需多說的默契,他們是同事,也是相互熟悉的好朋友馮中和笑著表示,「我和瑞鋒透過一場場手術碰撞激發彼此、教學相長,也讓整個團隊越來越進步,即使到現在,每一場手術前,我們還是會相互討論,默契就這樣一直積累。」

各有專業 同樣視病如親

進到長庚十年,馮中和師從長庚整形名醫魏福全門下,除了習得手術技巧,並讓他更加理解到自己對病人的理念,因為相信美麗是一種由內至外的自信展現,馮中和希望能進一步將中醫、減重門診與整形外科結合在一起,但在龐大的長庚醫療組織之中,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願景。

幾經思考,馮中和決定創立一間自己的醫美中心、這催生了凡登,而當馮中和計畫離開長庚團隊時,他詢問陳瑞鋒是否願意一起開業,陳瑞鋒這麼回應,「如果我要出去開業,我只會跟著你一個人。」談起這段凡登建立的路程,陳瑞鋒笑著表示,「規模完整,設備齊全,凡登幾乎百分之八、九十的硬體與軟體,都是學長一手打造,我只是加入而已。」直言自己不擅長行政事務、不擅長管人,陳瑞鋒特別推崇馮中和的全能,「學長不是只會開刀的醫生,他還是一個什麼都很擅長的人,這很難得。」長年熟悉的默契,對彼此理念的認同,讓馮中和支持陳瑞鋒繼續在凡登進行顱顏重建、唇顎等繁複大規模手術,「只要我手術需要,學長連想都不想,就添入高價位手術機器。」

走進生命的感動現場

用一雙手,幫助人重拾信心,濟世救人,人們感謝醫生,改變他們的生命,談起為何走上從醫這條路,馮中和表示,「我的數理很好,原本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名數學家,但因為一次偶然的感動,讓我對醫生救人的工作有了期許,我跟自己說,做什麼會讓我更感到快樂?對我的人生加分?所以我決定當一名醫生。」而一家人都是醫生的陳瑞鋒更吐露了父親對他的影響,「我爸爸是台灣第一代眼科醫生,他很有能力卻又十分清廉,從小,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個最不同的醫生榜樣,這讓我立志要當醫生,唯一生氣的是,爸爸從沒跟我說當醫生很辛苦。」雖然這麼說,陳瑞鋒仍十分甘之如飴,「每一位病人都是不同的一場手術,非常好玩,我把他們當成藝術品認真對待。」

從菜鳥實習醫生到各有專業領域的整形醫生,即使已相繼走入家庭,談起未來的夢想,兩人仍是滿腔熱血的青年,「醫生是有社會責任的,我和學長雖然離開長庚,我們還是會繼續一年義診兩次、等凡登穩定後,我們會有一筆基金從事公益,有能力,我們自己就能做,絕不會讓我們的老師失望。」●○

photo/Wealthy Liang

推薦文章
  1. 米其林掛保證的創意廣東菜
    2013.11.15
推薦影片
  • 不強調個人英雄主義,以法國凡登廣場所象徵的美麗意義命名,馮中和和陳瑞鋒一個人負責骨頭、一個人負責軟組織,以各自的專業相互加分。
  • 各自師從長庚名醫魏福全與陳昱瑞,馮中和(左)與陳瑞鋒一步一步紮實地走著、親力親為為病人著想,絕不讓老師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