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共生之道 陳香吟與張夏子
2011.05.05

擁有旅法十一年的經歷,陳香吟外表高雅出眾,畫風古典柔美,但她的言談爽朗而直接,自小生長在愛的家庭,陳香吟笑言,父親個性要求完美,母親凡事大而化之,而她遊走在二者之間,樂於當個中間份子。從父親陳輝東延續到女兒陳香吟的感性藝術家特質,這一家人寄生在愛裡,是永不分離的生命共同體。

一路飛行的母愛

多數人知道,「畫壇第一美女畫家」陳香吟走上繪畫這一條路,不能不提及她的知名畫家父親陳輝東如何啟蒙她的藝術天賦,然而,陳香吟的母親張夏子,則在父親陳輝東工作忙碌之餘,一路照顧三個小孩的生活起居,曾為國小老師的張夏子甚至為了陪伴子女們求學,提前從學校退休,只希望盡可能待在孩子身邊。

以油畫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陳香吟在回台南師院教了兩年書後,便決定負笈巴黎,安格爾、竇加、馬內、莫內等這些讓陳香吟一心嚮往的藝術家,帶領著她的步伐走進凱旋門、踏上世界藝術聖殿,自此,她在巴黎長居了十一年,而一開始,母親擔心陳香吟一人在異鄉的生活,便也整理行囊隨同陳香吟在巴黎住了一個多月,「在我前往巴黎那一天,我們全家人在機場依依不捨地話別,尤其是無法一同前去的爸爸,我們兩人抱在一起哭的非常傷感。」

暫時離開在洛杉磯求學的小兒子,張夏子從美國飛到巴黎,回想起這段陪女兒落腳巴黎的生活,甚至必須大膽地穿梭在法國的車陣之中,張夏子笑著表示,「第一天上路那天,我好感動,沒想到我張夏子有一天會在凱旋門跟人擠車!」陳香吟則笑著表示,她剛與母親抵達巴黎時,兩人四處拜訪博物館、私人畫室,每一天邂逅偉大藝術作品的行程,總能讓母女兩人發自內心地尖叫,「真令人讚嘆!」隔年,陳香吟的二妹亦赴法求學,代替先生陳東輝照料子女的張夏子便往返在洛杉磯、巴黎與台灣之間,長時間的飛行成為張夏子最甜蜜的親情負擔。

戀家的女兒

從昔日父母呵護不已的寶貝女兒,到今日成為一名廣受上流社會歡迎的肖像畫家,從溫室中的嬌弱花朵盛開為朝陽下眾人目光跟隨的一朵美麗牡丹,陳香吟的轉變來自於高中畢業北上求學而後飛往巴黎的獨立生活,「其實我是一個很依賴家人的小孩,我們全家人的感情很好,在我考上大學前,家人從沒有分開過。」當張夏子陪著陳香吟將她師大宿舍的行李整頓好,時間來到張夏子必須回台南的那一刻,陳香吟笑說,「我和媽媽抱頭痛哭,好像發生生離死別的大事一樣。」即使陳香吟已經成為知名畫家,她始終是張夏子心中最天真善良的女兒,「她的個性很像俠女,既戀家又有責任心,給人一種安全感。」談起母親,陳香吟則笑說,「媽媽個性大而化之,和爸爸剛好相反,我處在他們兩個人中間,比較中庸。」

在生活、求學與交友的階段中,身為家中老大,陳香吟總是將最多時間留給家人,陳香吟形容她的家庭是快樂、緊緊相連的一家人,「我們是藏不住秘密的一家人,不論我跟弟弟、妹妹說了些什麼,下一刻鐘,全家都知道了。」一家人感情深厚,也讓因母親節專題而與母親共同受訪的陳香吟微笑強調,「爸爸、媽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很謝謝他們一個人給我美貌、一個人給我天賦,這是身為女兒的我收到最好的禮物。」而張夏子亦驕傲地以女兒為榮,但並不只是因為她耀眼的成就,而是因為她始終如一的貼心,「小吟非常孝順,是很典型的巨蟹座,十分顧家。」充滿向心力,陳家人既感性又隨性,即使子女都已長大成人,他們依然信守著愛的使命、延續生命溫暖的中庸之道。

畫的使命 美的延續

出生在府城的書香世家,陳香吟直言,自己並不是一開始就決定拾起畫筆,「小時候,爸媽並沒有特別栽培我學畫,當時我學作文、小提琴、書法、畫畫。」一直到陳輝東發現陳香吟將人物肖像捕捉的特別真實,才開始察覺出她的善於作畫的天分,而陳香吟也從音樂和繪畫二者之間,做了一個選擇,「和音樂相比,繪畫對我來說比較能自由發揮。」赴法之前就曾在美國新聞處舉辦第一次個展,雖然陳香吟的作畫生涯順遂,但張夏子也透露陳輝東的嚴苛,「只要小吟沒畫好,她爸爸就會當著所有學生的面,毫不留情地批評她的缺失。」父親要求完美的性格也影響了陳香吟在工作時的自我要求,張夏子對於女兒作畫的自律,讚許地表示,「她每天都至少要畫六個小時,這是長年未變的生活習慣。」

在工作上,一筆一筆描繪她所看到的人物與風景,所有她熱衷投入的主題,作畫時細心專注,彷彿處在另一個不受干擾的時空中,在家庭中,陳香吟是溫暖貼心的女兒,面對即將到來的母親節,陳香吟除了表示在陳家天天都是母親節,她也真誠地感謝母親,「謝謝你和爸爸一路給我的支持,讓我的創作歷程比別人順利。」●○

photo/陳忠正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回台定居後,陳香吟將多數時間留給家人,因為家是她永遠的避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