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鈴茱.檢驗真理的實戰派女律師
2018.04.11 by Weihan Chang

自小希冀與文字工作為伍、展現影響力,從能寫出史詩級鉅作的作家、到口誅筆伐的記者,都是曾立下的志願,徐鈴茱最終踏上了挖掘真相的正義之道。她開門見
山地跟我們說,剛入行的確滿腔熱血、憤世嫉俗,歷經受雇到自行開業已執業逾 20 年,如今的她帶著典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團隊,以驚人的耐心和膽識,迎風破浪。
 



先求真相 再論是非

專業、知性、堅定,是徐鈴茱律師給許多人的第一印象。這是一張美麗又充滿魄力的名片,面對如山的工作壓力,她將專業展現給每一與之相交的人,在面對辯護中的難題、困境之際,她總能堅守住身為法律人的信仰,絕不妥協的精神深得當事人肯定。甚至,當年被她規勸認罪的詐騙集團案被告人,出獄後特地打電話致謝,要不是因為她的建議,他的一生不會因此而改變,令她深深地感動及受到鼓舞。

「其實律師做得越久,膽子會越小,因為所謂的真相有太多的面向。」徐鈴茱直言,作為一名律師徒有勇氣並不足夠,甚至有時候會使自己離真相更遠。無論是追求公平正義的性格,還是洞悉真相的天賦,從青澀懵懂到成熟穩健的轉變,都與徐律師身上的韌性和毅力不無關係。就像辦理案件一樣,沒有任何的成功或勝利是手到擒來,都需要依靠律師的執著與委託人的全然配合。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若不是仰賴律師爬梳邏輯的實戰經驗,也許委託人永遠都得不到應有的公正。

外表溫婉柔和,身為女性律師,徐鈴茱的視角宏觀、表達細膩,總能持平地說法論理,在她的客戶中,相較於女性委託人,反而男性客戶比例更高。稍微在業界打聽一下,甚至連男律師都認為她在法庭中相當剽悍。「我從不過度強調自己的性別,無論男女,只要能對案件當機立斷地決策,才能取得當事人的信任與信心,同時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始於熱愛 衷於堅持

「律師不能全然代表公平與正義,但我們努力追求公平與正義。」律師除了專業技能,還需具備社會責任感,不僅要對個案負責,有必要時通過個案去推動國家的法治建設。然而,所謂好人與壞人,只是一種道德評價而已嗎?事實上,在律師眼裡,只分為當事人、嫌疑人、被告人等身分,判別一個人的行為會就罪與非罪、罪輕與罪重的評判去討論。

徐鈴茱以北捷隨機殺人案的鄭捷舉例,一個人無論他是君子還是小人,無論他是否罪大惡極,即使是「階下囚」,都仍然享有公民的一定權利,平等地受法律保護。「如果他該下18 層地獄,律師的工作就是使他得到應得的,而不是第17 層或第19 層。」如果想得到律師更有效的幫助,首先必須坦誠,律師對當事人的隱私、秘密負有保密義務,這是律師的職業道德。唯有講述整個事情的原委,律師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然後提供更有效、更準確的幫助。

「看盡人性的複雜和黑暗面,善良和正直的人是這個世界的瑰寶。」觀察天蠍座的徐鈴茱,私底下性格不能只以嫉惡如仇或愛恨分明來片面形容,因為對於心裡的那把尺,她可是守得嚴絲合縫,從業到現在,她不接戕害人心的毒品案,更拒絕受理需要律師說謊的案件。對於年輕女律師的建議,徐鈴茱語帶鼓勵地分享:「熱愛是最好的老師,律師跟很多行業一樣,踏實的品德非常重要,厚積薄發,不必急於求成或害怕成名,把委託人的合法利益放在首位,同時勇於接下社會大眾關注的大案子,必有成長和收穫。」古人說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在徐鈴茱身上,我們看到「使命感」這三個字如何讓律師工作追求卓越,甚至更高。



Photography / 邵耀緯

 

Weihan Chang

《WE PEOPLE》數位副總編輯 / 時尚總監,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熱愛文字與影像,因感性總多於理性,所以看電影常常掉淚。不寫作的時候可能在山上或海邊,深信「做你所愛,愛你所做」,期許自己更謙卑同時更無畏,或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但在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