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畫為喻 輕重相衡之藝 日本藝術家西澤千晴
2010.10.05 by Sylvie Wang

日本藝術家西澤千晴

西澤千晴的天賦,在於用冷靜的心靈為世界妝點出寫實的生命力,再透過一種童真的輕畫風表達出沉重的社會面像,畫中充滿大量的留白與密集市井人物突顯對比,對他而言,一輕一重,用單純來表達複雜的心思,才再深刻不過。

獨白的藝術

「妳要去哪裡?」一個紅裙小女孩問另一個女孩,後面的女孩再問前面的女孩,這延綿不絕的人龍我看不到盡頭,只好跟大家一起排隊,穿過了一座涼亭、一座城門,排隊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用等待取代迷惘,用期待減少不安,妳到底要去哪裡?仍然沒有人能告訴我!

在西澤千晴的畫作中,總有著密密麻麻的人群佔滿觀賞者的視線,人群之外,就是一整片的留白,他就像個寓言師,用這個比喻那個,畫作「妳要去哪裡」真正的意涵是「人往哪裡去」,充滿莞爾詼諧的表達出人們對未來的空虛與茫然,獨白的空間是生命另一道出口,又或許是下一個蠻荒之地,想像因為空白而無限延伸,彷如畫如人生,人生如畫。

西澤千晴擅用轉彎的藝術,透過充滿童真的畫風之下,讓人感受到生命的重量。「每當我必須詮釋自己的作品時,就很擔心自己的發言是否會侷限了作品本身的寬度。」倘若美術作品會傳遞訊息,那麼作品的訊息應該會比語言的訊息更加有深度,所以,畫作中的人、街道、飛機、坑洞或沙堆都被他符號化了,包括佔了三分之二以上的留白空間!對他而言,獨白的藝術除了增加視覺重心之外,更是期待觀賞者面對空白時的自我對談能力,從內心發酵出「淺入深出」的感受,就在無限的想像力與畫中豐富的生命表情加乘下,交織出觀賞者對人生的百感情懷。

創作技巧的生命轉折

接觸到西澤千晴的畫作,每一幅幾乎都是以「人」為主,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畫中有著極其細微的不同面貌,充滿著喜怒哀樂的表情,上班、下班、玩耍、奔跑、跳躍甚至是搶劫打架,他用人物造就了一幅幅幾近逼真的生命能量,而觀賞者也在畫中的臉孔體會到對社會的深刻感受。只不過,令人驚訝的是,大學時代之前的西澤千晴從來不以人物畫為創作重點,直到念藝術研究所,他從繪畫改修源起於江戶時代的浮世繪版畫後,才開始接觸到歷史人物典故、民間傳奇故事,更特別著重在寫實呈現當時的社會現象與素民生活,之後,他開始觀察現代社會的各種面向,開始迫不及待的用畫來表達他心中的風景。

「即將滿三歲的大女兒非常喜歡去公園和朋友玩,我在椅凳上看著她們,玩耍的內容不外乎盪鞦韆、溜滑梯、和玩沙坑的遊戲,甚至只是跑來跑去、滾來滾去而已,突然間,我發現了單純的深意,如此簡單的遊戲中孩子們也花足了心思讓遊戲充滿更大的樂趣。」生活中,人們總只是規律的生活卻成就了極其複雜的社會,西澤千晴因為孩子的天真而受到啟發,他開始嚐試輕畫風,用充滿鮮豔色彩與大量留白的方式讓畫作單純化,卻在一個一個小到看不清面孔裡細膩著墨,並運用豐富的肢體動作述說生命故事,達成一種「西澤千晴式」的詼諧幽默,不沉重,卻寓意深遠。

非上帝之眼的同生共命

「這世界上有兩個西澤千晴,一個是隱藏於人群背後創作的我,另一個是與社會往來的我,連結兩個我的就是畫。」他認為,只有把自己放在當下,才能表達出這幅畫最直接的情感與寓意,所以他的畫是敏感、纖細的,甚至有點多愁善感,「不過,其實我的個性很樂天,所以我選擇用開朗的色彩與畫風來呈現人生深刻的議題,這樣才能讓每個觀賞者用輕鬆舒服的角度積極面對社會問題。」擁有日本人的血液,西澤千晴有著注重細節、對待事情認真負責的態度,所以他總是告訴自己,要用冷靜的心去體會這世界,然後才能用中立的角度畫出生命百態。 

觀看畫作,西澤千晴許多美術作品熱愛用「俯瞰」的角度詮釋,這代表著自己是上帝掌握其一切,亦或是第三者角度的冷眼旁觀?其實,西澤千晴的畫風中充滿著日式傳統氣息,他所擅長的鳥瞰風格其實源自於「大和繪」的繪畫語彙,這是日本常用的獨特畫風之一,對他而言,畫中裡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自己,也是你或我,裡頭所描繪的人,可以感受到人們在面對生命時的盲從,只能無力的被無形力量牽引著,走入宇宙間所主導的「規律」模式,那是即使集合眾人之力也無法扭轉或克服的天命。

擅於描繪大社會下的人生,西澤千晴讓許多人有了更多對自我的省思與發想,而自己在經歷過對美術態度的轉變、以及在生活上結婚生子,成為父親的生命轉折後,現在西澤千晴的心中充滿著極大的創作能量,「我呢?」是他下一個藝術主題,決定在芸芸眾生中尋找自己,透過自己的雙手,畫出在他生命出現過的人事物,或許,觀賞者找尋他的範圍縮小了,更能在西澤千晴描繪自己故事中獲得啟發,為自己的人生找到另一個通往幸福的轉彎處。
●○

photo/Ben Wang

推薦文章
  1. 2011年蘇富比春季拍賣會 瑰麗名品 優雅現身
    2011.05.05
  2. 行進的事實 劉小東「金城小子」回家個展
    2012.01.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