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法國設計大師Jean-Marie Massaud
2014.01.22 by Stephie Chiu


表情生動,眼神閃閃發亮,法國設計師Jean-Marie Massaud聊起腦袋裡那些瘋狂念頭時,總是格外神采奕奕。從事設計十多年,Jean-Marie Massaud陸續榮獲義大利十大設計師、全球百大設計師、世界最具影響力設計師等殊榮,這回造訪台北舉行設計沙龍講座,特別接受專訪,邀人一窺他腦中神思泉湧的設計妙想。

堅持著以人文和自然為設計創作的核心,在Jean-Marie Massaud本人身上,也無處不體現著對人文和自然的關懷,1966年出生的他,早已屆不惑之年,但談起設計依然有著不輸年輕人的熱情和活力,細聽他腦中的那些瘋狂念頭,重點經常不是新科技、新材質或新技術,讓他眼神閃閃發亮的,總是因為那些念頭能如何讓人們的生活更加便利,或者為社會、為經濟提升價值。Jean-Marie Massaud說,設計是他為世界創造改變的媒介,為的是讓大家有更好的生活品質,這份初心始終未變。

自2000年成立個人工作室後,Jean-Marie Massaud陸續跨足室內設計、工業設計、產品設計等領域,甚至將設計版圖擴展至建築,接續和Poltrona Frau、Dior、Lancome、Renault、Cassina、Yamaha、Dedon等國際頂尖品牌合作,並榮獲多項大獎,他在作品中滲透進自身的生活經歷以及對社會的責任感,並賦予作品優雅的人文氣息。Poltrona Frau品牌總監Roberto Archetti表示,「Jean-Marie Massaud是位非常棒的設計師,他能成功的運用當代美學來演繹Poltrona Frau這個品牌百年來的經典以及文化傳承,我個人非常欣賞他,而他的創作也為Poltrona Frau打開了市場的廣度。過去我們只重視義大利市場,開始國際化之後,義大利依然佔有60%,但如今國內市場僅佔40%,其餘的60%都是國際市場,除了因為現在有許多國際收藏家之外,第二個原因就是歸功於Jean-Marie Massaud的設計,讓我們成功打開國際市場。」懂得以當代語言重新詮釋經典和傳統,以簡單的設計線條勾勒出優雅舒適的家具,與時俱進,體現文化、科技和自然之間的合諧,便是Jean-Marie Massaud獨特的「生活的藝術」。在這次的《WE PEOPLE》專訪中,Jean-Marie Massaud暢談他的設計理念,也不吝分享他目前正在關注的設計焦點以及發想中的新概念,我們也意外發現,自稱喜歡混亂中創作的Jean-Marie Massaud竟也學了多年的古典音樂鋼琴,最愛彈的是德布西!

以設計創造價值

WE:從你的觀察來看,設計在過去十年最大的變化為何?
Jean-Marie Massaud:就我所觀察到的,設計如今越來越講求設計師要有一個全面性的觀點,或是一個綜合的策略,來解決生活上遇到的各種問題,或者是以此提升可以進步的地方,設計不能只是落實風格或只停留在外型,設計也不能只是因為經濟發展富裕所衍生的產物,設計也不是為了追求時尚,我依然認為設計應該可以有效的為企業、社會,甚至為經濟體系都創造價值。舉例而言,Apple和Samsung是兩間設計取向完全不同的公司,一個是真正可以提升人們在資訊取用上的服務,另一個則比較像是做一些包裝面的設計。

WE:你設計的範圍很廣泛,從家具設計到運輸工具,對你來說,不同領域之間的設計有何差別?
Jean-Marie Massaud:即使不同領域,設計的原則和理念是相同的,只是每一個不同領域所涵蓋以及牽涉的範圍不同。某些領域涵蓋範圍廣,影響的範圍也較大,得以有效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或是影響到人們的經濟行為跟經濟體系,以家具為例,家具市場是比較針對性的小市場,但是像交通運輸工具則會影響到每一個人。

WE:可否跟我們分享你的設計過程,以Archibald扶手椅為例,在受到Poltrona Frau的邀請後,直到完成設計的過程。
Jean-Marie Massaud:一開始他們是邀請我為他設計展示間,希望能透過設計更彰顯他們的品牌、身分以及認同感,因為這個機緣,我們開始合作家具設計。我想要傳遞的主要概念,是如何在經典傳承的過程中,融入當代美學,所以一開始我設計出Kennedee這套沙發,上市後獲得好評,非常成功,Poltrona Frau也非常喜歡。Archibald是我提議的,我想要做一張非常舒服的椅子,概念很簡單,就是一個大枕頭放在一個鋼架上,大枕頭也不難,就是一個口袋裝滿羽絨。但在經過討論後,稍作修改,最後呈現現在這張椅子的面貌,雖然它不是我原本的構想,但是這個設計也非常好,推出後也非常成功,不過我還是希望有一天我的原創的大枕頭概念可以實現。

混亂帶給我創意的火花

WE:你工作的方式是比較傾向於混亂或者是很有紀律的?
Jean-Marie Massaud:我是比較亂的那種,我會同時處理很多事情,可是每一件事情我只能專注五分鐘,其實我認為,如果五分鐘之內你無法將這件事情想清楚,就表示這個選項不適合,表示這件事情你必須要再重新思考過,可能換個方向或是尋找其他靈感。對我來說,如果要有創意的話,一定是要這樣子混亂的,因為我的創意跟靈感來自連結,這必須要靠很多事情帶來不同的聯想,這些事件或者議題彼此交集的時候才會有火花,如果要非常有紀律、有組織,每件事情都分得很開,那麼它們就沒有機會交集在一起了。而如果你很清楚你的目標在哪裡,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的話,就無需擔心這樣的混亂會造成迷失或者沒有效率,當然我也碰到過有的人是很有紀律、很有組織的,但我不是那樣的人。

WE:關於設計,環保、永續風潮仍然是眾人關注的焦點,有的設計師嘗試使用回收材質、廢棄物來創作,有的設計師不將重點放在回收材質,你自己覺得設計該如何環保、永續?
Jean-Marie Massaud:綠色設計沒有一定的公式,或一定的步驟。像我近期和Toyota合作的ME.WE Car就非常重視綠色設計,使用大量的回收素材,並且在製造過程中精簡工業製程,避免耗費太多能源,像是使用的材料、能源、噴漆、烤漆等都盡量降到最低,事實上,設計並沒有說一定要怎麼做才能稱為環保,或者如何做才算是最永續,重點是你設計的過程是否聰明?是否思考到做這件事情最好的方法?對我來說,設計有三件事非常重要,品質、特色、永恆,以沙發為例,一款經典、優雅的沙發,會讓人願意好好保存、善用,IKEA的沙發很時尚也很潮流,但也許兩三年後你就會想要更換,或許你可以在更換沙發時將它回收,但我不知道這樣到底算不算是真正的環保或永續。設計不是鼓勵消費,像電腦,汰換速度非常快,一代接著一代推出,但沙發不能是我下個版本高個兩公分,或哪邊小調整,那樣的設計像是在鼓勵消費。

設計師必須思考這件作品是否具有永恆的價值,讓作品可以永續。例如,在上個世紀,沙發於居家中的角色是,主人邀請客人到家中作客,要表現出尊貴感,因此會設計出高背的沙發,較為正式,人坐在上面也比較挺,可以顯現出氣度。但現在我喜歡輕鬆地在家中和朋友聊天,很慵懶、很閒適,那麼我會選擇低背的沙發,很好坐,讓人坐上去時感覺非常舒服。我覺得品質、舒適感、優雅,像這些特質都是可以永恆存在的元素,如果設計時考慮到這些,這件作品便可以永續,潮流維持不了太久,不該是設計時追求的目標。另外,品質並不代表要使用非常貴的材料,一件作品如果用紙來製作就很好,那就不一定要用到鑽石,選擇最適合的材料,讓作品得以被使用很久,十年甚至二十年,作品優雅的氣質都不會隨著時間而消逝,那就可以了。

WE:你和Toyota合作的ME.WE Car是你首次設計汽車嗎?
Jean-Marie Massaud:是的,這是我第一次設計汽車,其實在這之前我有過一些發想,但這是第一次真的有合作的夥伴將其開發出來。ME.WE Car的重點是回歸核心本質,重新探討車子到底是什麼?現在對許多人來說,汽車不只是代步工具,而是一種象徵、一種主張,可能顯示車主很富有,或者很喜歡運動,但是我們想要創造的是一款每個人每天包含週末都能使用的車輛,我們不想折衷,而希望能將我們關心的議題都整合進來,因此它是一部休閒車,也是一部工作時可以使用的車;它是講求當代美學的車,也是兼具安全性能的車;是重視環保及能源的車款,同時也是效能良好的車,它要傳達的並非車主的身分地位或者是不是愛好運動,而是傳達出車主是一個聰明的人、感性的人。ME.WE Car的名字是我想的,「It’s good for me, It’s good for we.」,就是希望對我好的也可以對別人好,因為很多設計是對我好,但對別人不好,因此,ME.WE Car是一部非常革命性的車款,幾乎打造了所有人的希望,對製造商而言,可以降低製造成本,而消費者則獲得較為平價的車款,我們把經濟性、環保、能源或生態影響等議題都考慮進去,也希望大家能知道,這部車有很多元的使用方式,是一部智慧的車,是非常聰明的車。

奢華要從生活裡累積

WE:你最喜歡家裡的哪個角落?
Jean-Marie Massaud:我住在南法,家裡的設計很現代,每個空間不是完全區隔開的,像是在客廳旁有個小廚房,所以在客廳也可以吃東西,我的房間是包含衛浴的套房,我也可以在房間裡工作,所以很難挑出我最喜歡的角落,每個地方我都喜歡。因為工作的關係,家裡面所使用的家具多半是設計的原型或瑕疵品,我最喜歡棉跟羽絨材質,家裡的沙發使用棉質的沙發套,容易清洗,因此不用擔心弄髒,對我來說這就是最放鬆、最方便的家具生活。

在生活中要創造奢華感,得從經驗裡面去累積,每個人都不同。我的話,對我來說沙發就像是床,寢室裡面的床單每隔四、五天就會換洗,每次鋪上新床單時特別有一種清新、乾淨的感覺,躺在上面感到很舒適;沙發也一樣,我喜歡用純白的棉質沙發套,每個禮拜換洗,當換上剛洗好的沙發套後,沙發感覺就像是新的,很美好、很乾淨。另外,我自己偏好白色,因為白色很明亮,能帶來很多能量。

WE:可以分享你目前關注的設計趨勢或是一些計劃嗎?
Jean-Marie Massaud:我很喜歡探索各種不同的事物,新科技或新文化,並從中學習。目前有幾個發想中的概念,像是革命性的鋼琴,在當下這個時代,音樂是自由的,人們透過電腦、MP3來聽音樂,音樂是關於分享的,那是音樂的價值。我不會改變鋼琴的架構,我自己也很喜歡那種打開琴蓋後,坐下來彈琴時,鋼琴和身體之間的互動及共鳴,但是鋼琴太重了,製作時也花費許多時間烤漆,我們常說鋼琴是屬於富人的,因為要分享這樣的音樂,你要有人搬運鋼琴,我希望能解決這樣的問題,同時減低鋼琴的製作成本,音樂是要打動人心的,鋼琴可以更接近生活,我想要設計出那樣的鋼琴,目前還在尋找合作的廠商。

另外像是解決最後一哩的交通工具,因為平常我們無論坐公車或是開車,下公車或停完車後,還是得依靠雙腳來完成最後一哩,但是像是老人家或小孩,行走不便者會需要幫助,目前這個想法還在發想中;我也想像著一種革命性的船隻,讓人們可以用更聰明的方式來探索大海、享受自然。

WE:原來你會彈鋼琴?
Jean-Marie Massaud:跟讀書比起來,我更喜歡鋼琴可以親自彈出聲音來,當然,彈鋼琴練古典音樂是很辛苦的,不過就像學騎腳踏車一樣,一旦學會了就不會忘記。

始終不變的初心

WE:跟年輕時剛入行成為設計師的自己相比,如今你面對這份工作,在心境上有何變化?
Jean-Marie Massaud:我的設計理念依然沒變,我還是有著同樣的夢想、同樣的感觸,但如今我處的環境不同了,一同工作的人、一同生活的人都不同了,若說改變的話,應該是設計手法有點改變,或者是我的視角有了改變。以前我很想要為社會、為環境做一些能提供更多價值的東西,過去我的理解是,社會很複雜,當然如今社會還是複雜,但是我看多了,便比較知道我要做出改變的話可以從哪裡著手。無論是年輕時的我或現在的我,都希望讓大家有更好的生活品質,而我創造這些改變的媒介就是設計,人生如同一段冒險或旅程,差別在於,年輕的時候我比較沒有耐性,當我過不去的時候,會覺得很痛苦或很焦躁,但現在,我懂得去享受旅程當中的曲折。

並不是因為我變得有耐性,只是我現在知道很多事情必須耐心等待,以前我很急,容易有挫折感,現在知道很多事情急也沒有用。我從亞洲文化裡學到很多,其實就是透過每天的練習讓自己有更多的修養。

WE:對你而言,生活裡最大的享受是什麼?
Jean-Marie Massaud:和家人或朋友交流、互相分享,是我生活中最享受的事。
●○

Photo/韓承燁  場地提供/Poltrona Frau Taipei

Stephie Chiu

自小喜歡剪剪貼貼報刊雜誌文章,以土法煉鋼方式試做編輯,輔大大傳系畢業後,踏入雜誌界,從事設計、居家相關領域的採訪編輯工作,即將邁入第9年,喜愛設計帶來的生活,也相信設計所擁有的正面能量,希望能透過文字,將美好事物傳遞出去!●○

推薦文章
  1. 愛的磁鐵定律 史佩蕾與熊翔儀
    2010.05.05
  2. 推廣當代精緻美學文化 Thomas Lee香港商崇盟興業常務董事李少傑
    2009.12.05
推薦影片
  • 法國設計大師Jean-Marie Massaud。
  • 為Poltrona Frau設計的Archibald。
  • 作品Aster X單椅。
  • Don’do搖椅。
  • 為Poltrona Frau設計的Archibald。
  • Kennedee沙發。
  • GranTorino雙人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