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惠萍 盡善盡美
2012.05.05 by Julian Kan

擇善固執?忠於自我?還是傻?宋惠萍總是選擇比較難走的那條路,雖然有些顛簸,但全力以赴之後,便心安理得了。

宋惠萍Stephanie是個很容易讓人傾心的可愛女孩。她的個性開朗甜美,笑容坦率真摯,積極正面的人生觀令周遭如沐春風,彷彿什麼事也難不倒她。很小的時候,她便隨家人移居海外,待過許多不同的國家和城市,造就出獨立自主的個性,以及天不怕地不怕的膽識。原本,家人希望她當醫生,認為這樣的選擇對未來的人生比較有保障,但Stephanie很清楚,自己對行醫絲毫沒有興趣,她想做的是一件截然不同的事情。耐著性子修讀四年醫學院,還當了一年實習醫生,她證明自己的能力之餘,終於說服家人讓她試試另一條路。Stephanie並且承諾,萬一不成功的話,就乖乖穿回醫生的白袍,家人終於點頭答應。於是,她放棄了人人眼中的「金飯碗」,隻身跑到紐約的Parsons學服裝設計。

就是要做到最好

FIT和Parsons同列紐約最知名的設計學院,「但兩所學校的校風非常不一樣,」Stephanie笑著解釋,「FIT的風氣比較自由奔放、比較『好混』,相反的,Parsons非常嚴格,一不小心就會被當掉,但我就是喜歡給自己『找麻煩』,覺得越嚴格進步越快,所以毫不猶豫選了Parsons。」不像其他同學,Stephanie進入Parsons之前,完全沒有任何設計的基礎作後盾,憑藉的只是一股單純的熱情,連最基本的素描和裁縫她都沒學過,因此日子過得比醫學院還辛苦。「起初,我在課堂上受到老師的質疑,因為我過去沒有任何設計背景,」她說,「於是,我幾乎每天熬夜,不停的畫、不停的車,比別人多花好幾倍時間,強迫自己達到跟同學一樣的標準,甚至要超越他們,比他們更好。」

由於是自己的選擇,更是自小便存在內心的夢想和興趣,Stephanie對吃苦甘之如飴。「我不僅要做到讓自己滿意,也要讓質疑我的人滿意,」她說,「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不想因為一點點困難就認輸放棄,所以老師交付的每一項作業,我無論從布料到細節都力求完美。」有一回,她完成作業後,才發現有個細節不盡如意,即便隔天就要交出去了,她還是毅然決定捨棄,重新剪布從頭來過,裁製一件全新的作品。「我到最後一刻才趕出來,蓬頭垢面的也來不及整理儀容,就把兩件衣服都拿給老師看。」她回憶道。當然,Stephanie的用心獲得了老師的肯定。她並不覺得這是傻氣或者執著,而是對自己許下的承諾,「既然決定走這一行,就要盡全力做到最好。我常跟自己對話,if this is not good enough,what’s next?」 

用「美」改變社會

畢業後,Stephanie在紐約開了工作室。有一天,她忽然心血來潮,想返回台灣看看;畢竟十幾年沒回來了,一方面是思念家鄉的親朋好友,另一方面覺得自己彷彿錯失了什麼東西似的,想認識台灣的新面貌。待了一陣子之後,她認為台灣是一個可以讓她一展身手的地方,於是毅然結束了紐約的工作室,在相對陌生的台北重新開始。「我在紐約的朋友都覺得這個決定好突然、好大膽、好瘋狂,但我還是做了。」再一次,她憑一股熱忱和傻勁,成功代理了J BRAND牛仔褲,獲得空前好評,又陸續成立了Steph by Steph、Steph by Steph–T、Stephana、Steffa等品牌,一步一步朝夢想之路前進。「剛創業的時候確實有點天真、也很心急,非常在乎市場的反應,擔心生意好不好,」她表示,「想通了以後,才明白創業一定會面臨高低起伏,我拿出我最好的─質料、設計、價錢都漂亮,少賺一點無所謂,其他就順其自然吧!」

Stephanie的設計線條流暢、布料舒適、剪裁精準、車工細緻、價格親民,她的「野心」,是人人毋須花大錢就能買到設計師級的衣服。在員工眼中,Stephanie是個好老闆,她尊重每個人的專長與特質,希望大家上班的時候都開心;「這是一個美的行業,假使不開心,做出來的東西一定不美!」想為台灣女性貢獻一分心力,所以她的員工皆為女性,大家相處有如姊妹;此外,她還積極投入各項慈善與環保活動,盡一己之力回饋社會。這四年下來,無論是「老闆」或「設計師」的角色,Stephanie覺得自己變成熟了;「很多有才華的人被埋沒,只因為他們不是somebody,我何其幸運,能走自己選擇的路。」未來,她對自己還有許多期待!●○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宋惠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