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中保持清醒 黃健瑋的閱讀之路
2018.05.09 by Weihan Chang

當代神話學大師喬瑟夫‧ 坎伯寫道:「人生令人難忘的不是追尋過程的痛苦,而是獲得啟悟時的狂喜。」

閱讀對黃健瑋來說,猶如在知識海洋裡的漫長遨遊,既是學術性的汲取,更是對靈性的探求。夢想在前,無論經歷生命的白晝或黑夜,文字都將一言不發、屹然不動地與他並肩同行。


↑帝雉刺繡針織開襟外套、條紋上衣、白色休閒褲 All by Gieves & Hawkes



許多人是經由《麻醉風暴》、《麻醉風暴2》裡麻醉科的蕭政勳醫師,認識黃健瑋這個演員。彼時,台灣再度出現高知識含量、探討醫病關係的職人劇,劇情更大膽直面現今醫療體系及政策議題,掀起陣陣熱議。有人開始稱他為職人演員,有人說他是文化工作者,實際上,黃健瑋接觸戲劇已逾15 年。

這位 1981 年生、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的實力派演員、戲劇表演指導,作品橫跨電影、電視、劇場。2001 年以《石碇的夏天》榮獲臺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獎,之後陸續以《陽陽》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以《麻醉風暴》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男主角獎。舞台劇作品則有非常林奕華《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恨嫁家族》、《我城劇場我記得》及《紅樓夢》等,也都令人印象深刻。他總是給人感覺很「較真」,並和角色合而為一。

這樣的能力,或許跟他多年來大量閱讀多少有些關係。

自小隻身一人無所事事時就找書來看,從亞森‧羅蘋到擅長以冷戰時期為寫作背景的政治、軍事科技以及間諜故事的湯姆‧克蘭西,再到犯罪小說作家勞倫斯‧卜洛克筆下的私家偵探馬修‧史卡德,和《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我最近連續20個小時沒有睡覺,為了看完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因為書裡的觀念和隱喻都太棒了,把畫家作畫這件事描寫得非常精采!」自認沒什麼物質慾望的黃健瑋,真的是一領薪水就直奔書店的那種人。

「好的演員,無論肉體或心靈,都要以最高標準要求自律,將享樂降到最低、覺察力提到最高。」但 2005 年到 2010 年的黃健瑋,也曾在表演裡迷失,只是本能、直覺地投入角色,活了「角色」,卻把「自己」給忘了;知道生活空乏焦灼,卻不知道黃健瑋是誰,開始倚賴酒精、天天喝醉到失焦,渾身帶刺地生活,如一頭困獸。

後來他漸漸明白:「我們總是渴望著被愛,也渴望去愛人。人類一直都是脆弱的,只是每個人面對脆弱的方法是什麼。」那些學校從沒教過的事,包括怎麼好好生活、好好跟自己相處,黃健瑋總結他的 2017 年,學到最重要的一課是如何「愛自己」。

那麼,跟以前的自己告別是什麼感覺?「滿美的啊,我知道他很不堪、粗糙,又太執著,以前常對他說:『黃健瑋你真的是個白癡欸!』但回想起來他仍是一個可愛的人啦。」

現在的黃健瑋,學佛法、習武術,尤其後者,他對照電影《一代宗師》編劇徐皓峰所著《逝去的武林》這本中國武術界的「聖經」後受益良多,於是又一口氣買下了相關總共八本的全集,掌風拳影下不隨波逐流,心理狀態更穩定了。徐皓峰曾說:「每一位早逝者都是短篇小說,文止處留下了餘味。」黃健瑋逝去的雖是青春,晚熟晚慧,也仍猶早。期待愛讀小說的他,在山頭練功的同時,能繼續說更多故事給我們聽。

-

黃健瑋 推薦書單



(由上至下)

《高術莫用》李幗忠、徐駿峰 著
《刺殺騎士團長》第二部隱喻遷移篇 村上春樹 著
《佛教.秘密:秘密佛教的新視野》懷海圓智 著
-

PHOTO 邵耀緯
場地提供 薄霧書店

Weihan Chang

《WE PEOPLE》數位副總編輯 / 時尚總監,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熱愛文字與影像,因感性總多於理性,所以看電影常常掉淚。不寫作的時候可能在山上或海邊,深信「做你所愛,愛你所做」,期許自己更謙卑同時更無畏,或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但在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