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產業的大氣象|邱瓈寬
2018.06.06 by 編輯部

人生是悲觀的,
卻拍出反差極大的喜劇,
邱瓈寬內心世界的堅定與脆弱。


「我是一個很悲觀的人,從我寫的每一首歌詞,都隱隱透出我人生觀是悲觀的⋯⋯。」寬姊語出驚人,十足冷面笑將。執導喜劇片《大尾鱸鰻》票房破紀錄, 她說出我們相識快 30 年的內心感觸,對我來說驚訝萬分。她坦承多次徘徊在憂鬱的處境。但一本《薛西佛斯的神話》,讓她從中得到救贖,「生命試圖往喜劇去,努力把悲劇活成喜劇吧!」

場景像曹雪芹《紅樓夢》般,第三回黛玉初登場到賈府,正當眾人圍繞著她話家常時,人未到聲先到就十足氣場的天辣子王熙鳳。寬姊平日生活總習慣穿拖鞋,我們正在飯店房間等她時,她說話還有伴隨著雙腳移步的走路聲,劈啪劈啪的先傳入耳裡。這是她人生轉身從娛樂圈跨足上櫃公司,以行銷長身分首次接受老友的專訪。 

在我眼中,她是標準的《紅樓夢》迷。因為在她身上,外在,可以看到王熙鳳長袖善舞精於創意的霸氣。愛看書,又讓她有著薛寶釵飽讀詩書的內涵。集三千寵愛於一身,一聲聲寬姊喊下來,現在的她又像寶玉般,有著過動兒的好奇心,還有對萬物皆平等的悲憫。最後,她的內心深處,卻像住在瀟湘館中的黛玉,心思細膩多愁善感傷春悲秋。 

《紅樓夢》在色彩學與美食上的考究,僅是第四十九回,黛玉賞雪穿著的衣服,「掐金挖雲紅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二色金百蝶大紅羽紗面白狐狸裡的鶴氅,束一條青金閃綠雙環四合如意絛,頭上罩了雪帽。」如此精準細膩的描述,要說曹雪芹是美學大師一點不為過。再說到食物,一道名為「茄饗」的佳餚,做工繁複入口即化,不是美食家,也絕對沒有這樣的經驗。十二金釵中的「晴文補裘」畫面如此生動心疼。如果再加上書裡不同人的詩詞風格千百種,卻皆出自一人之手,曹雪芹的文學造詣已然神級化。 

從語不驚人死不休,到現在上櫃公司的行銷長,一直被視作相當高調的寬姊,搖身一變成為股市名人,適應嗎?她誠實地說:「還在適應中,現在說話要小心,不能像以前那般隨性,隔天變成重大財經訊息,這樣會對不起股民。」讓市場活絡,讓股民安心,真正的賺到錢才是硬道理,邱寬這幾個字不斷的重複著。 

十多歲就開始在導演朱延平的電影片場當場記,做到膾炙人口的歌手王菲、那英拿下金曲獎,還有票房破紀錄的《大尾鱸鰻》。寬姊睡得比一般人少, 起得比一般人早,她的成功,除了天賦異稟,不認輸,勤力做功課,不怕失敗。從哪跌倒在哪站起來,此時,獅子座的韌性在她身上顯露無遺。 

本文一開場,寬姊就坦承人生是悲觀的。在幾十年的職場生涯,好幾度徘徊在憂鬱的低潮情緒裡。名作詞人李焯雄送她一本《薛西佛斯的神話》,讓她開始意識到,面對處理、放下的真諦,從此得到救贖。「卡繆筆下的希臘神話主角薛西佛斯,被宙斯懲戒日夜週而復始的推石上山。但每當他順利的將石頭推至山頂時,石頭又翻滾下來,讓他不得不重複的推石再看到它掉落。」 

對邱寬來說,未來的一切都是新氣象,腳步一天也停不下來。如同她給公司取名一般的妙,「我的唱片公司叫銀魚,那是取盈餘的諧音。電影公司叫 寬銀幕,這是我向電影致敬。上櫃公司叫寬魚,就是把盈餘放大的意思。」對行銷長三個字,邱寬坦言壓力雖大,但她有一顆薛西佛斯的心,堅定而強大,「負責任」是她未來唯一的座右銘。 

當我知道她成為上櫃公司「寬魚國際」的行銷長時,非常驚訝。對於經營唱片或經紀公司,到現在面對廣大股民,「利他」是她的初衷也是目的。「以前自己就是老闆,我說了算。現在股東和股民才是我的老闆啊。」語畢,她的寬式爽朗笑聲立馬揚起同時,她強調,非常感謝包括英業達、富邦、光寶、國巨集團等,願意支持文創企業的大老們,特別是葉國一先生,給予她很多寶貴的意見,鼓勵她把文 創的 IP 做到極大化。 

她認為,娛樂圈這三個字是舊思維,新時代所謂的文化創意工業,本身就包含了過去娛樂圈的戲劇、唱片、演唱會、經紀等等。對於文創,邱寬說絕對不是一塊手工肥皂,輕旅行,或是把舊屋改裝成咖啡館這樣的小清新格局。她妙語一出:「左宗棠有幅相當有名的對聯,它的下聯是擇高處立,尋平處住,向寬處行。我的總結是【高而立寬而行】,立足高點,把路走寬。」

「寬魚國際」做的文創非常的國際多元化,她表示,一部大製作的電影需要巨大的資金,拍攝時間又長,不能馬上回收。在引進新的生產線思維下,固定的演唱會與藝人接拍廣告等收入,才是具體的養夢計畫落實處。「寬魚國際」自前年底重新上櫃,去年已轉虧為盈,對大家都把功勞歸在她一個人身上,可愛的寬姊靦腆的說:「我的規劃是以寬魚作為橋樑,匯集兩岸三地人才,老,就是我最大的本錢。」

對於文創類的上市公司行銷長,邱寬鮮少嚴肅的神情說,我們可以分兩方面說,第一,是上櫃公司行銷長,這對我來說是新鮮的,要重新學習。當中有很多法規與規定。公司經營上,帳要清清楚楚,稅更要每一筆都要上繳。學習再學習,從中得到成長,股民不能等我們,我必須要在最短時間裡上線,少了睡眠沒關係,但少了思考萬萬不行。 

她在電影《大尾鱸鰻》締造的票房紀錄,就曾表示,低不低,俗不俗,端看我們是要高高在上,還是蹲下或彎腰謙卑看人生真實的模樣。邱寬相信,真正好的作品,深淺完全看個人,沒有什麼高低分別。《紅樓夢》這本長篇小說之所以雋永,外行人只能看三角戀情,其實曹雪芹在描寫許多小人物上,他的角度悲憫寬容,心態健康自然。包括劉姥姥因經濟不濟要見遠房姻親王熙鳳,接著逛大觀園糗態百出。還有她的孫子板兒的描述上,在在都不輸於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這些主角。 

因此,薛西佛斯雖然被懲戒,但他並沒有被打倒,反而很樂觀地面對。「人生沒有一次到位,問題也沒有一次性一勞永逸的解決,但我們不能認命,文創人不斷重複的推著石頭,像薛西佛斯般,這就是我們的天職。」 

今年暑假,「寬魚國際」投資的《黃金兄弟》,集合了經典港片「古惑仔」中的鄭伊健、陳小春、錢嘉樂、林曉峰等人重新合體。再加上香港金像獎影帝曾志偉,在商業體系上就很有看頭,內在意義,也要創造一個兩岸三地不論票房或市場,還是觀眾心中一個深刻的記憶。 

雖然寬姊坦承自己的人生觀是悲觀的,卻又拍出「大尾鱸鰻」這樣破票房紀錄的超級喜劇,而在她許多歌詞的創作中,沒有一首是開心的。為什麼悲觀又拍出如此澎湃大笑的喜劇片呢?我的解釋是,她的人生跌宕起伏,很多人形容她是「傳奇」,這麼大的生命視野反差,才造就了不平凡的邱寬。 

就像陳昇「把悲傷留給自己」的歌詞,寬姊總帶給大家無限的笑聲,但是叫她在鏡頭前面笑的時候,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愁。她很會說笑話,卻不擅長笑,她覺得自笑起來不好看。事實上,陳昇這首歌詞,「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妳的美麗讓妳帶走」,似乎更貼切她。因為她的朋友一交就幾十年,內在心底的強大,是她立足華人世界的寬魚夢。 

兩個多鐘頭的敘舊,有段時間沒見到她,給予我的觀感,除了原本的幽默外,是十足上市櫃公司的邏輯與口吻。換了一個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軌道,努力,適應力極強的她,念茲在茲的仍是與股民共榮共存的心念。 

寬姊相當愛閱讀,從曹雪芹的《紅樓夢》到張愛玲幾乎每本著作,她都可以信手捻來說上幾句,偶而神來一 筆,頗有初唐大家王勃在「滕王閣序」那兩句絕世佳句 「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大氣勢。這是股底氣,有文學家的細膩,有勇者面對現實的勇氣。開大門走大路,大氣象是她的執著與氣魄。一如他心中的王菲與那英,紅透全球華人地區,他們不僅僅是寬姊成就的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未來的「寬魚國際」要做的 IP 更是更國際化全方位的格局。 

推薦文章
  1. 兩代交會 傳遞永恆記憶 前嘉通娛樂副總裁王健龍與女兒尙立國際品牌總理王心怡
    2010.08.12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