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產業的大氣象|邱瓈寬
2018.06.06 by Chris Chen

人生是悲觀的,
卻拍出反差極大的喜劇,
邱瓈寬內心世界的堅定與脆弱。



「我是一個很悲觀的人,從我寫的每一首歌詞,都隱隱透出我人生觀是悲觀的⋯⋯。」寬姊語出驚人,十足冷面笑將。執導喜劇片《大尾鱸鰻》票房破紀錄,她說出我們相識快30 年的內心感觸,對我來說驚訝萬分。她坦承多次徘徊在憂鬱的處境。但一本《薛西佛斯的神話》,讓她從中得到救贖,「生命試圖往喜劇去,努力把悲劇活成喜劇吧!」

場景像曹雪芹《紅樓夢》般,第三回黛玉初登場到賈府,正當眾人圍繞著她話家常時,人未到聲先到就十足氣場的天辣子王熙鳳。寬姊平日生活總習慣穿拖鞋,我們正在飯店房間等她時,她說話還有伴隨著雙腳移步的走路聲,劈啪劈啪的先傳入耳裡。這是她人生轉身從娛樂圈跨足上櫃公司,以行銷長身分首次接受老友的專訪。

在我眼中,她是標準的《紅樓夢》迷。因為在她身上,外在,可以看到王熙鳳長袖善舞精於創意的霸氣。愛看書, 又讓她有著薛寶釵飽讀詩書的內涵。集三千寵愛於一身, 一聲聲寬姊喊下來, 現在的她又像寶玉般,有著過動兒的好奇心,還有對萬物皆平等的悲憫。最後,她的內心深處,卻像住在瀟湘館中的黛玉,心思細膩多愁善感傷春悲秋。

《紅樓夢》在色彩學與美食上的考究, 僅是第四十九回,黛玉賞雪穿著的衣服,「掐金挖雲紅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二色金百蝶大紅羽紗面白狐狸裡的鶴氅,束一條青金閃綠雙環四合如意絛,頭上罩了雪帽。」如此精準細膩的描述,要說曹雪芹是美學大師一點不為過。再說到食物,一道名為「茄饗」的佳餚,做工繁複入口即化,不是美食家,也絕對沒有這樣的經驗。十二金釵中的「晴文補裘」畫面如此生動心疼。如果再加上書裡不同人的詩詞風格千百種,卻皆出自一人之手,曹雪芹的文學造詣已然神級化。

 

從語不驚人死不休,到現在上櫃公司的行銷長,一直被視作相當高調的寬姊,搖身一變成為股市名人,適應嗎?她誠實地說:「還在適應中,現在說話要小心,不能像以前那般隨性,隔天變成重大財經訊息,這樣會對不起股民。」讓市場活絡,讓股民安心,真正的賺到錢才是硬道理,邱


2018/06/08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