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摯愛
2009.01.05 by Elaine Shih


香港的山上很冷,尤其象徵最奢華的山頂豪宅,更是叫人有種高處不勝寒的刻板感覺。陳浥萍Monica的家就在那有著絕佳維多利亞港口美景的山頂,但是這裡一點兒也不給人冷冰冰的感覺,卻是充滿花花綠綠的柔和色彩,被堆高的書、精緻的茶具、貼滿牆的圖畫作、玩具與照片圍繞的,是Monica與女兒Lyann(林利兒)一同親手築起,充滿愛與歡樂的溫暖天地。

Monica疼透了寶貝女兒Lyann,不能好多天不見她,皮夾裡永遠是厚厚一疊Lyann從小到大的照片。兩人的互動的甜蜜,叫人看著都要不自禁的揚起嘴角,那一樣充滿靈氣的慧黠大眼,交流著旁人無法參透的天生默契。好似看見了兩個天使啊,看著Monica與Lyann笑得燦爛的照片,我只想得到這麼形容。


《WE》:您與女兒的相處模式是怎麼樣的?

Monica:我跟女兒其實很像朋友,大多時候我們一同探索、學習新事物,兩人相互成長。我不是太嚴格的媽咪,所以連女兒都會開我玩笑,兩人之間唯一比較嚴肅的時刻都是在晚上。每晚睡前我都會跟她聊聊天,那是我們的親密對話時刻,那時候我就會比較嚴正的教她一些想法,糾正她不對的地方,那樣的環境情緒下,她會比較懂得去想。很多時候,女兒甚至帶給我新興現代媽咪與小孩相處模式上不同的想法,其實我還是太老古板了些。

《WE》:您和女兒的爸爸對她的教育方式,是不是也會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誰是黑臉?誰是白臉? 

Monica:我總是嘮嘮叨叨的疲勞轟炸她,我其實很要求的,不是說完美,但都要更好,要達到標準。我對她最重視的就是禮貌,禮貌要從小學起,如果小時候沒有培養好謙卑的態度,良好的儀態,長大要改也比較難了。但是他爸爸就很疼她囉,尤其女兒非常古靈精,又愛玩又會撒嬌,她爸爸完全拿她沒輒。所以她Papa是白臉,而我則是黑白臉兼顧。(笑)


《WE》:對女兒的教育,兩人的共識是什麼,差異又在哪哩?會為她訂下一個所謂的標準嗎?

Monica:我們希望女兒在壓力不要太大的環境中成長,開心快樂最重要。那種每天補習,為了升學而承受過大壓力的成長過程,是我們絕不要孩子經歷的。所以我們盡量給她自由學習的空間,只為她規範最基本做人做事的道理,保護她平安快樂長大就足夠了。


《WE》:您怎麼形容這個寶貝對你的意義?她為您的生命帶來了什麼樣的變化?

Monica:家裡的觀念比較保守,從小我母親就比較重男輕女,所以都覺得女孩子沒有被認可的價值,就好像女人一輩子都是在為愛的人付出,卻沒有什麼是真正屬於自己的真實感。但我有了Lyann以後,就像實實在在擁有了一個無可否認屬於自己的寶貝,那樣踏實的感覺,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WE》:您曾希望女兒未來成為什麼?

Monica:期望女兒未來是美食家或建築師吧,哈!因為我身邊有些朋友只為美食遊歷各國去品嚐,回來後與我們分享,更不吝嗇下廚做給我們嚐鮮,大家共同研討。他們那樣投入的態度,與堅持的精神,都叫我著迷不已。建築師則是讓我崇拜他們對於世界各地文化結構的了解,以及與美學和視覺藝術不可分割的連結。這都是在我心中很嚮往的工作,不過當然還是女兒喜歡做什麼就去努力實現,那才是最優先的。


《WE》:您期望在女兒的生命中能給予她什麼樣的價值觀或方向?

Monica:她的成長環境典型都市化,在香港這裡每天面對的只有緊湊的大城市面貌,無法像我們台灣有大自然,有鄉村環境去探討。我自己都要每個月回台灣一、兩次來獲得放鬆喘息的空間,有時也會帶女兒一起,讓她接觸一些比較不那麼緊張的環境,過慢一點步調的生活。其中,我最要教她的是珍惜,常常適時的,有機會我就要讓她了解,自己擁有的一切是多麼得來不易,生活中的一切、或是自然環境,我們都要努力去珍惜。.


《WE》:您一直以來都在從事著很多不同方向的慈善事業,有了小孩以後會特別注重關於孩童的慈善嗎?

Monica:我一直都很喜歡小朋友,在國高中時曾經在台灣的家扶中心做義工,那時只想在能力所及範圍下去盡一份心力,現在我更有能力,也希望幫助更多孩童,讓小朋友們可以好好念書,更開心的成長。所以只要有機會,我都會盡力去做,尤其現在我們還有慈善公關事業,只要把資源凝聚起來,我們就能做更多事,幫助更多孩子。


《WE》:您認為如何為下一代建構更好的未來?

Monica:為了孩子,我自己也都還在摸索,如何做好一個媽咪是我現在最重要的課題。不管有什麼樣的期許,現代孩子們缺乏的禮貌禮儀,是我認為應該重視改造的。


《WE》:給寶貝女兒的一句話。

Monica:勤學苦綀。

photo/Wing Shya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