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探索者 蔡伯璽
2007.10.24 by WeAreSharing


有些人可以左手畫出如天上人間的畫作,右手寫十二行詩,這種人常被形容為「才華洋溢」或「天才」。喜來登飯店董事長蔡辰洋的最小兒子蔡伯璽,吹得一口悠揚長笛,也能彈狂野的電吉他。在馬場上,他是英挺的馬術好手,過關斬將,曾晉級加拿大全國騎馬大賽;他的身影也同時出現在伸展台上,另一個身份是模特兒。明年,蔡伯璽將正式返台,參與家族事業—寒舍的工作,屆時,他又會多一種面貌。

優雅的身影,奔放的靈魂,在動與靜之間自由遊走,顯然,蔡伯璽對於擴展生命的視野有極大的渴望,他是一個天生的探索者。

馬上好手!

身高187公分的蔡伯璽,穿上專用的馬靴,嫺熟的在靴子上套上馬刺,手持馬鞭、表情專注,瞬間,他在快門前變身成英挺又優雅的騎士。這些物品並不是拍照用道具,而是蔡伯璽生活中不可缺的必備,他騎馬多年,現在還通過馬術教練考試,並準備繼續闖關前進。

蔡伯璽的右手手臂上有幾道疤痕,像是騎士的勳章。他指著這些舊疤,以口音頗重的中文笑說,「這都是因為騎馬弄到的。」他還順口告訴我們他的騎馬教練的名言,「要摔過七次馬,才是真是的騎士。」

七歲移居加拿大,從小,蔡伯璽就對騎馬有著極大的莫名興趣與憧憬,但這個馬場世界,卻一直到十六歲那年,他才真正踏進,「因為我母親(名模的先鋒—王釧如)摔過馬,所以反對……。」不過蔡伯璽並未放棄,到了十六歲後,他下了決心,跟父親蔡辰洋表示「我可以騎馬嗎?」在獲得父親的首肯後,騎士的血液終於在馬場沸騰了,「一直都很想騎馬,第一次比賽時,我心裡覺得,太棒了,感覺太amazing了!」

接著蔡伯璽很認真的以有限的中文詞彙,夾雜著英文,解釋各種類型的騎馬競賽,「三日賽是一種野外障礙,危險度較高。還有馬場馬術,這種比賽有搭配音樂、有動作……。」他繼續說,「我練習很久,每次比賽的前一天,我都會興奮且緊張的睡不著。」蔡伯璽說著他的馬上心情,以及,對於「馬」如家人般的緊密情感。

提到馬時,蔡伯璽的眼神裡像有二團小星火進駐,靈光閃爍,連我們都感到他對馬的溫熱情感。「跟其他運動不一樣,就像打網球,網球拍是物品,它沒有生命,可是馬是有情感的。比賽那天,馬的狀況可能很好,也可能會緊張,要去關心、互動的。」對於騎馬的人來說,特別是蔡伯璽,在加拿大時他週週都會花上數日練馬,連回台灣探親月餘的時間,他也往台北郊區的梅花馬場跑,因為馬是他的伙伴、是親人,是一起上賽場的好戰友。

到了現在,母親王釧如對蔡伯璽的騎馬活動,依舊是慈母心情,仍擔心安全問題,「但現在她會說,啊,你別讓我知道就好了。」蔡伯璽笑說。在騎馬這件事情上,我們懷疑蔡伯璽很可能是雙子座,所以對事物抱持極大的好奇心與探索慾;他也可能是獅子座,對於勝利有渴望,並願意接受挑戰;或者月亮在魔羯座,因為他年年如一日的持之以恆(答案是巨蟹座)。蔡伯璽說,「我只是覺得,就算我明天死了,至少我做過,我嘗試過了,就不會後悔。」

不斷的嘗試、延伸自己的人生觸角,顯然是蔡伯璽的人生恆久命題,騎馬如是,同理學電吉他、當模特兒,道理一以貫之。

伸展台上的身影!

拍照前,蔡伯璽主動表示希望有電吉他一起入鏡。於是在拍到最後一個畫面時,他揹上電吉他,五指隨手撥弄琴弦,看來架式十足,而這個架式並不是「擺」出來的,在加拿大時,蔡伯璽不僅彈電吉他,還自己做音樂,因為想要表達與描述自己的內心世界。至於成果如何?蔡伯璽幽自己一默,「當我聽到自己的歌聲時,嗯,還真難聽!」

在拍照現場,當蔡伯璽揹上電吉他後,接著他檢視自己的頭髮、調整電吉他的角度,在鏡子前試擺幾種pose,最後,準備上場。中間這些過程,是專業模特兒才會有的自覺性的預備動作,而在真實生活中,蔡伯璽的確是個活躍於伸展台上與平面雜誌的模特兒。只不過這個身份,同樣的,一開始也面臨家人的反對聲浪。

有一次蔡伯璽走在多倫多的街道上,一位經紀人看到他上前探問,有無興趣當模特兒?那時他跟母親王釧如說,「結果我母親反對。我就說,可是你以前也是模特兒呀。而父親是企業第二代,多少比較傳統,會say no,家人並不樂見我做這個。但是我有興趣,眼前有機會,我希望能抓住它,我覺得人生不要有遺憾!」最後一句話,蔡伯璽說得鏗鏘有力。

人生的美好之處,在於沿途看到的各色風景,生命的果實得以豐碩甜美。今年六月,蔡伯璽就去了一趟全球四大時尚之都—米蘭、巴黎、倫敦、紐約之一的米蘭,參與試鏡及走秀,從蔡伯璽臉上的笑容與發光的眼神,看得出來這段經驗確實讓他相當深刻也受益良多,「在那,我看到很多很精采的人事物,這個產業很有趣,在這接觸到的都是最專業和頂尖的,這趟旅程太值得了。而且在米蘭交到的朋友,到現在我們都還有連絡。」

蔡伯璽盡量讓自己的人生字典裡,沒有「錯過」的遺憾辭句。只是,在回台灣之後,身為台灣知名家族一員的他,是否還會以模特兒的身分出現在舞台上?蔡伯璽顯然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他以內斂沉穩的口氣說,「我之前也曾想走演藝圈,不過我對家人、對父親有責任,有些事情是應當要去做的。父親想我明年回台灣後,去寒舍工作。同時,在我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閒暇時我還是會繼續模特兒工作,因為這不只是好玩,而是興趣。」

蔡伯璽感興趣的事情很多,包括車子,他對汽車產業的現況掌握度很高,對各家車款如數家珍,還愛開四輪驅動車。他擅長的事也不少,興趣寬廣。只是,當眼前有眾多條路可以選擇時,年紀輕輕的蔡伯璽,對於自己未來應當扮演的角色與責任,還是有份超越他年齡的體貼與責任感。

誰說人生的遊戲規則是寫好的?在盡自己的責任與為所該為時,蔡伯璽同時也實踐了自我,探索生命的各種滋味。接下來,蔡伯璽還可能會有什麼嘗試與探索?我們拭目以待!

text/尤昱婷
photo/Joshua Lin
make up & hair/章芸萱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