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蒨 藥丸是這世上最美的安慰劑
2018.07.10 by Christine Chen

1968 年出生的吳怡蒨,她一向對普普藝術及現成物拼貼極感興趣,熱衷收集經過時間留下的痕跡,雖說多為現成物,但她仍會進行轉化與處理,並以「堆積」(堆疊)的方式進行創作。▲吳怡蒨作品「藥海四象縱橫」。

談到當代藝術,吳怡蒨說:「在逛當代藝術時,通常作品旁沒有任何說明,因為藝術家認為主觀印象是最重要,好的藝術會跟觀者有所呼應,而藝術家的想法跟觀者之間並沒有直接關係。」特別是當多樣化媒材推翻了油畫幾百年的藝術定調,吳怡蒨認為藝術未必需要永久保存,亦可能隨時消失,且過去的藝術講究美感,但當代藝術是氣氛、想法,甚至可能是醜陋的。因此吳怡蒨也強調,「有些作品的目的不是為了美,即使作品隨時間損壞變色,那也是他的真面目,而那個變化才是最有趣的部分。」

▲吳怡蒨作品「上海大藥房」。

前陣子在路由藝術展出的「藥。菓 II」系列創作中,藥是她的表現媒材,吳怡蒨蒐集了大量的藥物與藥盒進行創作,不論是將盒裝藥品與盒裝零食拼疊呈現,以藥品內說明書水平排列成一種美感,或是在鋁箔的反光下將藥丸以象限為框,透過量體與顏色的分布構成落櫻繽紛的賞心悅目,都充分以藥詮釋藝術。吳怡蒨亦表示,此次創作起源來自她發現家中長輩堆積如山的廢棄過期藥,在健保太廉價,長輩又熱愛逛醫院,且醫生的關懷令他們備感溫暖之餘,但內心依舊保有藥物吃多傷身的觀念,久而久之這些慢性處方箋就變成長者屯積的安慰劑。

▲吳怡蒨作品「生命年輪」。

無論是氧化鎂、阿斯匹林⋯⋯,保存藥品是安心的,這跟孩子拿到糖果餅乾是相同的概念。因此藥與糖是一體兩面的象徵,皆以鮮豔的色彩與極具說服力的字眼去催眠你擁有藥物是一件美好的事。因此吳怡蒨挨家挨戶的收集,並察覺到主要廢藥多歸於三大類,分別是抗焦慮(治療失眠)、降膽固醇,以及過敏藥物。因此她將數量龐大的藥品堆放、分門別類,並透過藥盒、藥單、藥丸各種形式的堆疊、拆解與重組,將眼前如同垃圾般的影像轉化至作品中。畢竟說穿了,城市裡人們或多或少有病,對藥物的依賴與眷戀某種程度也是文明造就的結果,然而那些鮮豔可口的背後又存在多少副作用呢?這才是藝術背後的提問。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2010台北雙年展 藝術、文化與政治的三叉路口
    2010.10.02
  2. 融會古今的文化藝術 Franz陳立恆,法藍瓷總裁
    2009.11.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