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旭圃 時代會創造新的英雄
2018.01.26 by Christine Chen

時間倒轉至1984 年,北上打拼的劉忠河以一個小公寓為基地成立了朝代畫廊,走過三十餘載,從台灣錢淹腳目到22K 的厭世代,朝代依舊是藝術圈的中流砥柱。2013 年,克紹箕裘的劉旭圃(Hsu Pu Liu)從父親手中逐漸接棒後,亦踏上了他的藝術之路,不過這一對同月同日生的父子,即便擁抱不同世代觀點,卻在互相理解的前提下,透過各種藝術形式體現當代美學,並在守成與創新間探索未知的無限可能。畢竟江山代有才人出,時代不只是創造青年,還會創造出新的契機與英雄。

▲劉旭圃(右)與父親劉忠河於瑞士巴賽爾貝伊勒美術館合影。

WE PEOPLE (以下簡稱WE):最初是怎麼踏上你的藝術之路?

劉旭圃( 以下簡稱L ) : 雖然我從小在畫廊長大, 但卻從未認真考慮過藝術這條路,直到大學主修資訊管理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不喜歡只坐在電腦後面coding,因而轉做工業設計,當時我曾看過一檔Vivienne Westwood的展覽,對時尚設計也能在美術館內展覽相當訝異,並理解到藝術未必只有創作一途,策展也是另一種選擇,再加上我喜歡活動企劃,後來也到畫廊協會打過工,才慢慢發現自己原來對藝術也很感興趣。但有感於對藝術知識的缺乏,我後來便前往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進修,在中央美院趙力教授的影響下,接觸了不少新銳藝術家,亦在M+希克資深策展人皮力博士的帶領下,學習到藝廊不只是賣畫的機構,更重要的是品牌與價值觀。因此我充分瞭解到畫廊不見得只有賣畫一途,也可以做些美術館要做的事。

▲去年展出的《失效的神話:陳飛豪個展》作品《心中雪解車》10分,單頻道錄像。

WE:您加入朝代之後,在經營策略上是否有所調整?

L :我偏好幽默、詼諧,或是迷離具未來感的前衛藝術,目前比較集中火力經營台灣當代藝術家,因此朝代分為兩個館別,一為過去父親長期經營的國際名家,以及1990年代的中國寫實藝術家,而新館,則是完全不設限的當代藝術,如同上一檔我們做了青年藝術家陳飛豪的個展《失效的神話》,他以百年來曾發生在台北這座城市而被人淡忘的事件作為創作發想,透過文件與錄像還原一個時代的切片與缺口,非常特別。

▲《妖精湖的湖與蕪:夏愛華個展》(展至1/27)作品《妖精湖》。

WE:朝代畫廊的未來規劃?

L :畫廊的好壞是很主觀的評斷,但有誠信、夠專業才有未來發展性,因為畫廊做得是口碑,而我經常謹記我父親所說的,如果你的職業就是你的興趣,即使遭遇挫折,也都能充滿著希望,且得心應手。因此針對名家作品,我們目前的期許是推薦給藏家的作品我們自己跟藏家都不後悔,而新館的部分則是希望能開創一個樂觀的未來,與藝術家及藏家同步成長。因此我們會持續辦展覽,今年也預計前進Art Central Hong Kong藝術博覽會參展,讓朝代畫廊不只能站穩台灣市場亦可持續擴張版圖。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