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用香水說故事的人|嬌蘭第五代調香師Thierry Wasser
2018.05.11 by 林巧玲

於19世紀因香水受到歐洲王室青睞而揚名的Guerlain嬌蘭,時至今日,雖然產品線多元包含有彩妝與保養品,但香水始終是這個品牌引以為傲的根底。Thierry Wasser帝埃里・瓦賽是嬌蘭當前的香水鼻子,於2008年開始為嬌蘭香水發聲,同時他也是歷來首位非出自嬌蘭家族的首席調香師。究竟是什麼樣的能耐,讓他打破了傳統,憑藉專業出線,扛下維繫嬌蘭品牌核心的要務?

 


 

帝埃里・瓦賽,現任嬌蘭首席調香師,與當今其他幾位最負盛名的調香大師齊名。他的聲名竄起,無疑是因為成為嬌蘭的一員而使他的創作有了全球能見度;他的存在,也在嬌蘭的品牌歷史中被記下了深具革新意義的一筆,這是因為,帝埃里・瓦賽擔任嬌蘭首席調香師的這個事實,讓這個創立至今近兩世紀的香水世家首開傳賢不傳子的先例。

對於嬌蘭這個以香水起家的品牌來說,調香師無疑是嬌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之一,在2008年之前,自1828年以降的歷來四代調香師都是來自嬌蘭家族,從皮耶‧馮索‧巴斯卡‧嬌蘭(Pierre-François-Pascal Guerlain,1798-1864)、愛默‧嬌蘭(Aimé Guerlain,1834-1910)、雅各‧嬌蘭(Jacques Guerlain,1874-1963),到尚‧保羅‧嬌蘭(Jean-Paul Guerlain),一路以來都是由家族成員接班,代代相傳。直至帝埃里・瓦賽的出現,始為嬌蘭的歷史傳承新起了一個不同篇章。

▲嬌蘭第五代首席調香師Thierry Wasser。

 

出得場面,入得農場

於2008年成為嬌蘭第五代首席調香師的帝埃里・瓦賽,曾先後為嬌蘭打造出Idylle甜蜜情人、La Petite Robe Noire小黑裙、Ideal Man理想情人、Mon Guerlain我的印記等驚豔市場、締造銷售佳績的香水。不講話時的他,冷面到像是只要一呼氣,周遭空氣就會結冰;殊不料,當他一開口,不僅話匣子大開侃侃而談,還會自帶音效,幫自己加料,幽默風趣,魅力十足。

所謂的調香師,到底都在忙什麼?「大部分時間,我不是像這樣西裝筆挺。」這天他首度公開現身台灣,面對慕名而來的大批媒體,慎重其事地打理好自己亮相,「一年當中有30%的時間,我穿梭在世界各地尋找珍稀調香原料。所以很多時候,我是穿著橡膠鞋,踏在農場的土地上。」他會固定於星期三待在工廠裡,這天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確保生產中的香水是否保持著如同最初問世時一樣的香味與品質。待在辦公室時,就是要處理諸多同時進行中的調香計畫,「我的辦公室其實非常亂,散布著各種調香樣本。不過,亂歸亂,但其實亂中有序。每當助理幫我整理桌子,就會『弄亂』我原本的秩序,讓我反而找不到東西。」他笑著說。調香師可不只是拿著滴管把一些這個、一些那個加在一起,然後再拿起試香紙聞聞這麼從容優雅而已。

日前Thierry Wasser抵台時,坐在台灣嬌蘭為他準備的「辦公室」中。他一坐下就說自己的辦公室其實很凌亂,散布著各種調香樣本。不過,亂歸亂,但其實亂中有序。每當助理幫他整理桌子,就會「弄亂」他原本的秩序,讓他反而找不到東西。

 

有故事,創作才得以成型

故事,是帝埃里・瓦賽在創作香水時所憑藉的施力點,他不是那種靠著白紙黑字的商品企劃做事的人;有故事,一切才會有意義,而不只是東拼西湊地調混出一款有味道但沒靈魂的液體。於2017年首度上市,旋即在歐洲締造出當年度銷售前三名的嬌蘭「我的印記」淡香精,他以此為例來說明一款香水之所以成型的創作過程,「2008那年,位於巴黎的總店十分安靜。那年是嬌蘭創立180年,但是沒有任何慶祝活動。」其實,如果真要做些什麼,曾創作出1000餘款香水的嬌蘭,歷史中有太多資源可以拿出來大做文章,只不過,那年只是靜悄悄地度過了,「當時我就在想,是不是要創作一款香水在2018年時來慶祝嬌蘭誕生190周年?」他思忖著「慶祝?慶祝什麼?嬌蘭是因為『妳』而存在啊」進而創作出於去年首度亮相的「我的印記」淡香精,一款為「妳」-每一個女人而生的香水。

 

香料的運用:是直覺,也關於文化意義

對帝埃里・瓦賽來說,每一種香材原料都有它的故事與個性,「花會對我說話」,意義來自感受;好比當在他為了創作「我的印記」時,找到了一種薰衣草,花小、有著紫藍色澤,「我聞到它的香氣時,我感受到它要傳遞的是『真實』的訊息,一種簡單卻明亮的香氣,忠於它花卉的自我。所以我就用這種薰衣草來萃取精油,作為香氛主調-真誠。」此外,原料本身所蘊含的文化意義,也豐富了創作構思與作品的呈現,「我要熟悉各樣花卉,但是也有些花卉是等著我去熟悉的。2009年,我去印度尋找小花茉莉,當時我對這種花原本不熟悉。我看到印度人民把小花茉莉串成花串,於節慶時戴在頭上,婚禮時獻給新人,去寺廟時獻給神祉,親友從遠方回來時也會帶上這種花串獻給他。當我越發了解它背後的意義時,便發覺小花茉莉對印度而言代表著:愛、親情友情、歡愉的氣氛,以及對上蒼的祈禱。我在這些意義中發現到這是我在為『女性』創造香氛時所要帶出的重要元素,因為對女性來說,親情、愛情、親密感都是非常重要的。」最終,他選出各種最能象徵女性生命重要價值的材料,構成一款獻給女性的獻禮-「我的印記」。

▲Guerlain・Mon Guerlain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為女性而打造的我的印記淡香精於2017年上市;2018年繼之推出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

 

調香師本身的用香習慣

鎮日浸淫在調香世界裡的他,是否也用香水?有,打從13歲那年,他便開始日日使用嬌蘭的滿堂紅(Guerlain Habit Rouge Eau de Toilette),直到現在,始終不變。這款上市於1965年的古龍水,由於味道頗為陽剛而吸引了當時的他,「當時正值青春期,周遭的同學都開始轉大人,唯獨我還是依然一臉嬰兒肥,」想不到現在風度翩翩、堪稱香水型男的他,年少時竟曾為外貌而困擾,當年那個少年帝埃里的煩惱是想要趕快轉大人,「那時我有位同學的母親使用的正是嬌蘭的滿堂紅,我很喜歡那個味道,於是就從那時開始使用。」一用就是不曾變心。「假如你希望自己變得更好,那就使用香水吧。香水真的可以幫助你做到,一擦之後,舉手投足自然而然就會跟著不一樣。」他用自己的經歷來證明。

 

▲Guerlain滿堂紅淡香水。Thierry Wasser本人自13歲開始使用到現在的固定用香。

 

 


 

【嬌蘭的香氛藝術文化】

在調香領域歷史悠久且深具實力的嬌蘭,目前有多達100多款持續販售中的香水,當中還不包含僅限於嬌蘭香氛專賣店裡才有的香水量身訂製服務與數量極為限量的頂級香氛。這些原本只能在嬌蘭香氛專賣店中見到的特別版香水,於今年首度在台亮相。今年適逢嬌蘭創立190周年,為歡慶這榮光的一刻,台灣嬌蘭特別在台獻上多件自巴黎空運來台的珍稀香氛巨作,讚頌嬌蘭不朽的香氛藝術文化。

▲Guerlain・Mon Guerlain我的印記淡香精-奢華紫晶高級訂製收藏限量版,全球限量編號26瓶,1.5升/NT$420,000

 

▲Guerlain・龜形巴卡拉水晶瓶68號香精豪華典藏版,全球限量47瓶,60ml/NT$420,000

 

▲Guerlain・四季系列高級訂製香水L’Automne四季-秋之香,全球限量21瓶,500ml/NT$708,000

 

▲Guerlain ✕ JonOne帝王蜂印瓶塗鴉版,各款全球限量32瓶,1L/NT$398,000;帝王蜂印瓶專屬訂製香氛,1L/NT$72,350~$206,700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輔仁大學兼任講師。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嬌蘭第五代首席調香師Thierry Wasser。
  • ▲日前Thierry Wasser抵台時,坐在台灣嬌蘭為他準備的「辦公室」中。他一坐下就說自己的辦公室其實很凌亂,散布著各種調香樣本。不過,亂歸亂,但其實亂中有序。每當助理幫他整理桌子,就會「弄亂」他原本的秩序,讓他反而找不到東西。
  • ▲Guerlain・Mon Guerlain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為女性而打造的我的印記淡香精於2017年上市;2018年繼之推出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
  • ▲Guerlain・Mon Guerlain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為女性而打造的我的印記淡香精於2017年上市;2018年繼之推出我的印記牡丹淡香精。
  • ▲Guerlain滿堂紅淡香水。Thierry Wasser本人從青春期時一直使用到現在的固定用香。
  • ▲Guerlain・Mon Guerlain我的印記淡香精-奢華紫晶高級訂製收藏限量版1.5升/NT$420,000(全球限量編號26瓶)
  • ▲Guerlain・龜形巴卡拉水晶瓶68號香精豪華典藏版,全球限量47瓶,60ml/NT$420,000
  • ▲Guerlain・四季系列高級訂製香水L’Automne四季-秋之香,全球限量21瓶,500ml/NT$70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