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天使的悲憫與大愛 曾紫欣
2018.06.05 by 編輯部

「不是所有夢想,都能長出翅膀和幸福一起飛翔。不是所有童年,都在書聲朗朗中把希望握在手上。」

截取「北京的愛」歌詞。
詞/ 朱海 曲/ 卞留念
演奏/ 中國國家愛樂交響樂團 指揮/ 余隆



本期的封面人物非常特別,特別之處在於她的年紀不到十四歲。目前是北京京西國中的學生曾紫欣,四歲開始習琴,已然經歷無數名鋼琴老師薰陶。為了準備今年三月替大陸罕見白血症疾病的病童募款,九個月前就開始籌備練琴。她的善舉感動無數人,發揮了巨大的正能量,也成了我們編輯團隊捕捉的焦點。

一首名為「北京的愛」大合唱,伴隨著大陸鋼琴王子李雲迪、大提琴家朱亦兵,及中國愛樂交響樂團攜手伴奏,於今年三月十日在北京二環的保利劇場盛大上演。演出主角是未滿十四歲的北京京西國中學生曾紫欣。她也是「新陽光慈善基金會」的親善大使。義演目的, 是曾紫欣關注的「新陽光病房學校」募款音樂會,為大陸罕見白血病患兒童募款。前言的第一段文字就是歌詞的序幕,入目立即觸動人心。當晚義演共募得善款279萬人民幣,曾紫欣團隊已規劃好他們下一站探訪血癌重症兒童的地點,開始從北京出發,遙指—青海。住在北京的曾紫欣,專訪當天電話那頭滿溢著開陽笑聲,電話接下第一句非常禮貌的問候「天天叔叔您好。」我這廂馬上急著說別喊我叔叔,叫天天哥挺好的。

十秒不到, 我感受到曾紫欣是個太陽, 年紀雖小,但她的溫暖已透過聲音傳到萬之遙的台北。曾紫欣的小名叫貝貝, 我告訴貝貝, 因為要採訪,提前看了相關資料,一首「北京的愛」歌詞A段「不是所有夢想,都能長出翅膀和幸福一起飛翔。不是所有童年,都在書聲朗朗中把希望握在手上。」讀完我就哭了,因為知道這世上有著太多無常,尤其那些一出生沒多久就罹患白血症的兒童,都是無常。

因為白血症兒童的遭遇,我試著和貝貝聊佛家的「無常」。她竟然能一點就通透的侃侃而談。「我家除了我爸爸是基督教,其餘全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信仰,是非常重要的。」沒一會兒,曾紫欣突然引用了賈伯斯的名言「把每一天當作最後一天。」著實讓我驚訝。她像一位天使,有著悲憫的心,有著至高的理想與大愛。

當我解釋「無常」簡單來說,是一種很多事情都不在掌控中,可能結果是壞的,這和賈伯斯的話有著異曲同工。她立即反應過來,明白無常一如她目前服務的對象「新陽光病房學校」。那些患者送到這,已經是痊癒了差不多,再過幾個月就可以走出學校。

但更多病發的孩子還來不及進學校,就離開了世界,為此她很難過。尤其同班澳洲籍好友,在前陣子因癌症離世, 生命的無常在她幼小的心靈中,已有不同的感受。「當一個平常和你天天說話的人,第二天就送走去醫院,一個月後傳來她罹癌病逝的消息,真的很震撼。同時我才知道,死亡第一次離我這麼近。」

「賈伯斯的話影響我很深,當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之後,每天上課前,都會再回頭看自己房間一眼,我很珍惜我自己還看得到,摸得到的一切。或者多給同學還有家人擁抱等等。」一種超齡的成熟和赤子之心。我自己反芻,天啊,我在她這年紀,腦袋裝的到底是什麼?

所謂以苦為樂,這得很多大智慧才能體悟,貝貝竟然漸漸懂了。在為這場慈善音樂會做準備,為期九個月,天天六到八小時待在琴房練鋼琴。直到有天,她發現原本雪白的琴鍵上,一整排斑駁的紅色印子,仔細看原來是因為練琴過度,手指頭破了,綁上貼帶,一彈血漬又開始順著貼帶滲出,沾了一整排的琴鍵,「我覺得沒什麼啊。」貝貝仍舊樂觀看待。

與白血病患「新陽光慈善基金會」結緣,是因為母親任職該基金會的董事職位。耳濡目染下,進而認識了該基金會的主席,同時也是血友病患者的劉正琛。屬於她的慈善之夢,才正式從自己就讀的學校開始。

小時候非常害羞不太說話,貝貝為了完成自己對慈善的使命,小小社團原先只有三個人。希望博取同學們對慈善的認同,在課暇時努力的發傳單宣導慈善,但得到的卻是冷淡的回應,在沒有同學的認同下,一段時間,她非常沮喪。

接著經過不斷努力,目前社團成員已達三十人,三十人同心協力,遇到什麼困難都能齊力斷金,曾紫欣非常感動。「慈善是需要毅力,我雖然年紀不大,但我擁有強大的毅力,我很樂觀,而且我的夥伴們各個都有著無窮的熱情。」

雖然曾貝貝的父母是中國大陸著名的企業家,但她非常低調,從練琴練到手指流血,小學五年級開始就主動參與探訪行動。父母親的身教給她十分大的支持。她強調,琴,是靠自己一雙手彈出來的成績,慈善,是她發下的宏願,所以,往後的路還是要靠自己。

貝貝接著興奮的說,明年我們與WHO聯繫好後,他們建議我們去資源更為貧乏的非洲探望當地那些罹患血癌的病童。「我希望我每年都有一個highlight。今年的音樂會就是,也完成了。明年也許就是非洲,或者是大陸的青海。」

在中國大陸,每年都有一萬名左右的白血病患者兒童出生。這些孩童在兩至三年的化療期間,因為免疫系統降低的關係,無法和一般孩童一起上課。「新陽光基金」會專程為他們設立新陽光病房,目前已在全大陸十四個省市開設共計 26 間病房學校。在校中都是隔離病房的概念,進出的老師都要穿防菌衣服上課,這是非常專業而需要長時間資助的少數弱勢。在探訪陪伴病友過程中,貝貝舉了兩個案例讓她格外暖心。一個是在她小學五年級時與另一位夥伴一同探視,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一行人即將離開。但其中一位小病友,就把椅子拉到她旁邊說「妳可不可以不要走。」這種強烈被需要的感覺深深打動了她。「從未有過那種被需要的溫暖,於是我留下來再陪伴了她。」

另一次,是她探訪病友時,一位病友問她什麼時候再來?結果第二次時曾紫欣因故沒有去,那位病友就喊著她的名字,說怎麼沒有來呢?「名字被別人記住, 我很感動, 當然我趁著下次探訪時,特地與那位病友見面。」在訪病過程中,曾紫欣有了存在感,被需要的動力,促使她做慈善的責任越來越堅定。

場景再轉到今年三月十日的北京保利劇場慈善演出,包括李雲迪、朱亦兵與中國愛樂交響樂團等大腕級的鋼琴與大提琴手,還有國家級的樂團,都為了曾紫欣這場為白血症重症兒童而慈善義演雲集一堂。曾紫欣獨奏了蕭邦的小夜曲、滇謠三首,還與朱亦兵合奏一曲鋼琴「天鵝」。之後,再與鋼琴王子李雲迪四手聯彈「彩雲追月」。曲曲盪氣迴腸, 當音樂的饗宴與慈善融合為一體時,就是至善至美的當下。

十四歲不到的曾紫欣,儼然是大陸新生代明星級鋼琴家的接班人。對岸鋼琴泰斗劉詩昆,有次還專程飛往北京聽她的鋼琴演奏會。不僅如此,演奏會完畢後。劉詩昆一家三口還專程到後台為這位忘年鋼琴之交加油打氣。「能受到如此泰斗級大師的專程鼓勵,我真的超級激動。」曾紫欣四歲開始學習鋼琴,包括但昭義、鮑惠蕎等國家級的大師都是她多年的老師,也都陸續給予她更多的養分。貝貝說在自己在學琴路途上貴人特別多,讓她格外感念。直至現在,都有位不願具名的大師級伴琴老師,每週五天,每天陪著她兩個多小時練琴,堅持了近九年。

當然,每日浸淫在古典鋼琴薰陶,貝貝也有著一般少女的流行音樂夢。當天和他進行電話專訪的時候,知道我是寫流行歌詞的天天,也幫林俊傑寫過歌時,整個聲音上揚,「我今天晚上就要去聽他的演唱會誒。」對於台灣, 父母親當年來時,還引起不小騷動,她希望自己有天能來台灣演出,同時與台灣的音樂家合作,除了交流,她盼望形式還是慈善與關懷社會。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