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于軒個展
2017.12.25 by Christine Chen

藝術家于軒1984年生,創作之初即曾入選日本高校國際藝術美術獎,作品曾多次展出於日本、韓國。他經常以大量個人生命時間的投注,雕琢淬鍊出對美感的讚嘆,試圖在觀看之中經驗永恆。運用極細膩的寫實手法所描述出的「溫室」系列,或許是殘缺的羽翼、破碎的物件,與刻意處理過的巨大鏽蝕鐵件結合,產生出一種嬌柔與剛硬材質間的畫面衝突,如此巨大且堅固的鏽鐵彷彿是鐵甲騎士,呵護著極其脆弱、稍縱即逝的「美」。然而看似寫實的生物與物件,其實都是由藝術家所虛構出來、不存在於世界上的物事,藝術家將繪畫從平面延伸拓展至立體形式,以看似雕塑的寫實繪畫作品來逼近心中對於美感與生命本質的追尋。

「溫室」系列作品由于軒所構想出的一位科學家「克萊因‧赫茲」的實驗計劃展開,在克萊因博士的實驗室中這些各自有著不同編號,看似歷經時間與風塵、已然破朽的儀器,其原初的使命是如溫室一般守護著裡頭的生命,然而,儀器運作的殘響仍在,生命卻已化為殘骸。藝術家以具有真實觀感的繪畫方式,企圖在機器徹底損壞、崩解之前,將那一刻永恆地保存下來。

在「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一座又一座失效的器械之間,觀者隱約能在清冷凍結的氛圍裡,瞥見克萊因博士模擬自然界物種的創造設計,〈克萊因‧赫茲─NO. M02溫室〉及〈克萊因‧赫茲─NO. M07溫室〉即為模擬鱟魚──擁有具有醫療用途的藍色血液、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所製造出的溫室儀器,也是藝術家挑戰尺幅更為巨大、製作更為曠日廢時的最新力作。展覽更首次嘗試以三頻道錄像〈Black Box(黑盒子)〉,深入地還原克萊因博士的研究現場。

在于軒的作品中,以寫實手法再現的並非生命本身而是真實的死亡,描繪著一個被死亡所依附的未來科幻世界,所有鋼鐵機件與有機的腐蝕痕跡,皆是以極細膩的雕塑及繪畫技巧帶出,猶如自然界中生物求生時所使用的擬態保護色,使用被動的方式來保護自身生命安全,而作品中照相寫實般所描繪出殘缺的生物遺骸,在生/死、真實/幻覺、淪陷/浮現、華美/殘破的視覺呈現下,瞬間即是永恆。

藝術家于軒,

「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于軒個展

展覽日期:2018.01.06 - 2018.02.11

展覽地點:Double Square Gallery 双方藝廊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衷滑雪以及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