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雲夢幻境|解讀邱奕辰的藝術

雲夢幻境|解讀邱奕辰的藝術

1990年出生於台北的邱奕辰,2013年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學士,2017年完成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系造形藝術研究所碩士學位。充滿各種形體的雲朵、帶有動物形象的園藝植物雕塑,似乎有自身的意識形態與文明行為,無論究竟是現實還是奇幻,邱奕辰鮮明的個人創作風格與特色,近年來深受藝術業界人士關注,有系統地發展出自己對於世界的觀察引申。

縈繫往事、感受當下、嚮往未來,於跨越時間與空間的浩瀚之旅,邱奕辰的藝術孕育出雲夢幻境。從夢中醒來,置身在漂浮於空中,類似競技場結合棒球場的混合體,實屬壯大的場面,有人、有動物的形體以及迷幻的未知生物眼睛閃爍發亮,究竟這是一場夢還是現實?走入雲夢幻境,解讀邱奕辰的藝術像是行走在主意識與夢境想像之中,儼然在平行現實(parallel reality),也是他的個人獨創、多片段的敘事詩,不斷地在腦海中上演,充滿對於回憶或是情感的牽絆。

山語-新現象 2019 油彩畫布 90x90cm。

符號、變形與擬態

從視覺呈現上而言,邱奕辰的藝術富含眾多經典文學、藝術歷史脈絡,包含奧維德(Ovid)集結希臘與羅馬神話撰寫的古代經典文學巨作《變形記》(The Metamorphoses),還有受到同樣文學養分啟發的經典繪畫,他的藝術渾然聚集了直覺性的萬物靈性擬態。運用熟練的油畫技法,他的執行結果是極為當代又帶有一絲經典的風格,奇幻又真實,簡單卻又錯綜多元。

生活中,安定的狀態一直是大部分人們持續冀求的,在《山語》系列作品中的傘,象徵保護與避難所、安全的指引,這概念源自於藝術家童年時的回憶,根深蒂固在回憶裡,是他的藝術中具有啟示的精神支柱。《所在》系列作品以詩意的詮釋指出消逝的必然,促使人們設想生命的價值以及諸多環保和環境議題。謎樣的未知生物,眼睛在暮色低垂之際折射出如螢火蟲的一對對光點,這其實是邱奕辰將自己融合於畫當中的編纂。

憶晨競技場-仰望 2019 油彩畫布 90x90cm。

未知敘事與第四維度之外

於充滿暗喻、極細線索的2019年作品《憶晨競技場》,除了名稱與藝術家名字採取諧音命名,可能暗喻自己於藝術領域中的力爭上游進取之心,場景延續他一貫的劇場感,戲劇性的場面調度(mise en scène)在大尺幅的畫布上精彩呈現(1.6 x 2.5 公尺),結合眾多大眾文化(popular culture)元素與奇想,場面的浩大也凸顯出代表人類的群眾之渺小,可口可樂的商標、神奇寶貝球、各種經典電玩元素、湯姆貓與傑利鼠、乘坐時光機的哆啦A夢卡通人物毫無違和感的出現分佈在畫面各個細節。

藉由不說穿的故事,未知的敘事延續觀者的思維過程,成為邱奕辰作品中極為關鍵的賞析元素,在想像的氛圍當中、每位觀眾的腦海中,依序建構了各自獨到的平行宇宙與存在。《藍色競技場》則是設定在相關的場域附近,不同的取景當中卻以熟悉的零件成分共同建造出共感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包含同時性(synchronicity)的感官。

藍色競技場 2019 油彩畫布 160x225cm。

倘若仔細分解邱奕辰的藝術多重表現,觀察者可以觸類旁通,一一破解符號與未知的矛盾,他的敘事下一步極有可能自行發展成無限的結果。在《憶晨競技場-視界1》與同名第二號作品中,鬼抓人遊戲或是合唱團的行為在非人類的動物與植物混合的主角演出之下,締造出稍微矛盾的超現實,巧妙地利用其他的主題繕寫出人性的線索,既有的邏輯卻無法在一般的思維之下合理化,而在朦朧的情況之下持續發酵。

在他的創作中,看似熟悉又陌生的場景給觀眾神奇的感動,同時也帶來既視感(déjà vu),他筆下的世界可說是人類無法完全理解的,在神祕當中掀起聯翩掂掇並且持續變化的感覺,雖不至於算是恐懼,未知的層面成為不斷餘音繞樑的觸點、畫面張力。他豐富的想像融合了現實與虛構成為超級現實(hyper reality),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回憶巧思。不管是外星地域上的遐想、虛構的宇宙中所發生的奇妙現象、第四維度之外的探索帶來的感知是宛然奇幻歷險記的全新體驗,與魔幻寫實主義(Magical Realism)相似卻不盡相同,翻轉潛意識的摹想、夢境、現實的各個多維度、跨維度層面。

憶晨競技場 2019 油彩畫布 160x250cm。

存在主義的聯想

由於許多事物在生命中本來就沒有既定的標準答案,謀求真理和義路的過程彷彿在《山語》系列作品中蜿蜒崎嶇。偶爾像是於《所在》系列作品中絢麗、不可解之謎,等待被解碼剖析。使用不同形體存在與跨物種的結合意象概念猶如2018年的科幻電影《滅絕》(Annihilation)當中,受到不知名外星生物頻率所散發的輻射一般,竄改基因排列順序,挑戰人們對於存在本質的理解與定義。於《所在》系列中的競技場觀看恰似古羅馬的拚命運動,亦或許是演變而成宛如奧運的形式,跳躍性思考與感受結合了歷史蛻變的道德價值觀、文化哲思,或許在面對殘酷現實的旁觀才是最冷漠的。而這種旁觀、窺視視野的呈現也值得分析背後的涵義為何。

憶晨競技場-嚮 2019 油彩畫布 D61cm。
憶晨競技場-視界2 2019 油彩畫布 D105cm。

邱奕辰的藝術與科幻情節同樣具有懸擬以及實際的多面向複雜細膩程度,他的藝術創造出新的世界與可能性,無限演算生命的各種出口,使人忖度存在的意義,窮源推本回到原點,從概念上解讀萃取出人意表的純粹初衷或者對生命的熱愛、遹追滿足心靈上的寄託,既是奇幻也是虛無中的現實,美麗的存在與不存在。夢究竟是夢,最終還是得要甦醒,在夢中夢、層層沉睡中逐漸復甦,時間感也恍如隔世,就像南宋詩人陸游所寫道:「人間萬事消磨盡,唯有清香似舊時。」似乎提醒著,在看似無止境的遨遊,到達一個段落之時,莫忘初心。

圖片提供:大河美術

藝術市場研究顧問、藝評暨獨立策展人。不折不扣的藝術控,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評論、媒體、策展學士,目前為瑞士蘇黎世大學藝術市場研究碩士生。覺得將人生專注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種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