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持續為古城帶來新生命!FENDI資助修復羅馬四大古蹟噴泉巡禮

持續為古城帶來新生命!FENDI資助修復羅馬四大古蹟噴泉巡禮

不斷地與當代創意人士合作,持續引領時尚潮流話題的義大利精品FENDI,在打造一款款風靡年輕世代的系列之外,也不斷地從品牌歷史中尋找靈感。而這樣重視歷史的態度,也充分地表現在資助修復羅馬古蹟修復工程這件事上。秉持著「Fendi is Rome,Rome is Fendi」的精神,近幾年積極投入羅馬古蹟修復,於2015年底完成的義大利羅馬許願池(Trevi Fountain,又名特萊維噴泉)大規模修復工程後,今年再度有4座羅馬四大古蹟噴泉完成修復工作、正式亮相!

羅馬四座極具重要性的噴泉在完成特別的維護工作後,重新回到社會大眾的懷抱。賈尼科洛山上的Acqua Paola噴泉、聖貝爾納多廣場的 Mosè噴泉、英雄廣場的Peschiera噴泉及Gabriele d’annunzio大道蘋丘的全新Acqua Vergine處女水道橋,自即日起宣布這四處噴泉結束維護工作並重新向公眾開放,使飽含著歷史與故事的古蹟能夠再次受到世人的注目。

在FENDI的資助下,先前藉由「Fendi for Fountains」企劃案修復了許願池(Trevi Fountain,又名特雷維噴泉)及四河噴泉,這次又修復了羅馬多處知名的引水道,再度展現出通過這項嶄新的重要項目,對鞏固羅馬這座永恆之城的藝術遺產所做出的貢獻。由羅馬Sovrintendenza Capitolina主管部門起草的這項維修案,總費用為28萬歐元,全由FENDI一手承擔。

類型與興建期間不一的四處噴泉由於皆是知名羅馬引水道的終點,其中三處在羅馬帝國時期興建,教宗在不同時期也加以修復,在本次修復案中將其與偉大的羅馬榮光串連起來,歌頌及彰顯其永恆地位,而第四座入選的Peschiera噴泉建於現代的1949年,被視為歐洲最偉大的引水道,這些原因使得這四處噴泉從羅馬的眾多噴泉中雀屏中選進行修復。

羅馬市長Virginia Raggi表示:「今天是羅馬值得歡慶的一天,這四處重要的噴泉又重新回到羅馬市民和遊客的懷抱。羅馬與其噴泉及引水渠道之間,一直有著重要的關係,它們不僅將水分送到各處,也讓人想到它作為生命和重生象徵的崇高地位。每個噴泉都有著自己的故事,也講述著這座城市的故事。我誠摯感謝FENDI資助修復Mosè、Peschiera、Ninfeo dell’Acqua Vergine及Gianicolo噴泉,將這個品牌的名字與這些噴泉建立起深厚的關係,再次展現出FENDI深愛著羅馬的精神。最後我要感謝參與本次維修案的技術人員、操作員及各辦事處,他們以謹慎稱職的工作,在公家機關與私人企業之間建立了正面積極的合作關係,這項成就對羅馬來說可謂一項傑出榜樣。」

 

「我們為本次在公私部門之間新的合作關係感到自豪,再度使得Gianicolo、Mosè、Ninfeo del Pincio及Peschiera這四處噴泉重現其原有的輝煌,羅馬市民及全球遊客都可以走進這些噴泉。羅馬是FENDI DNA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將為後代子孫保存羅馬的藝術與文化遺產。」FENDI主席暨執行長Serge Brunschwig表示。

#四大古蹟噴泉巡禮#

Acqua Paola噴泉

教宗保祿五世(1605-1621)在1610-1614年下令興建被世人暱稱為「Fontanone del Gianicolo」(大噴泉)的Acqua Paola噴泉,是 Traiano-Paolo引水道的終點,自布拉恰諾湖引水,保祿五世不久後便下令重建。建築師Giovanni Fontana與Flaminio Ponzio以數十年前為 Mosè噴泉進行實驗的模型為靈感,並且加以擴大,共同設計出Acqua Paola 噴泉,且明顯參照了古代凱旋門的造型。

Acqua Paola 噴泉的建材取自古羅馬廣場及涅爾瓦廣場的回收大理石,紅灰兩色的花崗岩柱則是取自舊聖伯多祿大殿。十六世紀末由建築師Carlo Fontano 建造目前的噴泉集水處。噴泉後面的花園最初是為了教宗歷山七世(1655-1667)所建,在其原本與更廣大的擴建部分中容納植物園,而這座植物園於1883年移至科西尼宮的現址。在1849年短暫的羅馬共和國期間,法國砲彈破壞了Acqua Paola噴泉,並且在1859年首次對其進行修復。隨後進行了其它修復工作,直到2002-2004年由Sovrintendenza Capitolina 策畫進行重大修復工作。

Acqua Felice─Mosè 噴泉

Domenico Fontana 按照教宗西斯都五世(1585-1590)的希望,在1586年至1589年之間興建 Mosè 噴泉,作為 Felice 引水道的終點,將水引入 Quirinal及Viminale 地區,這是教宗廣大城市更新計畫的一部分。噴泉的第一階段工程於1587年臨時落成,在屋簷刻文上可以見到這個日期。

在 Mosè 噴泉還能見到教宗的建築師,也是 Domenico 的兄弟Giovanni Fontana(1540-1614)的作品,以及參與西斯汀教堂興建之藝術家的雕塑品。由Prospero Antichi與Leonardo Sormani製作的Mosè雕像,是在1588年5月首座放入噴泉的雕像。左側是由Giovanni Battista della Porta製作、描繪Aronne che guida il popolo ebreo a dissetarsi(亞倫帶領猶太人取水解渴)的大理石像,Pietro Paolo Olivieri與Flaminio Vacca在1588年至1589年之間於右側製作描繪Giosuè che guida i soldati verso il Mar Rosso(約書亞帶領士兵通過紅海)的大理石像。Mosè噴泉跟所有參與西斯汀教堂興建之藝術家的雕塑品一樣,主要使用回收建材與優質建材。在雕刻大師Adamo Tadolini於1850-1851年間帶領進行的修復期間,使用Bardiglio 大理石製成的的四隻新獅子取代了原本的埃及獅子。壁龕使用珍貴的Cipollino大理石,鑲板則由灰泥製成。

Peschiera 噴泉

儘管二次戰後受到經濟制裁,仍是在1949年動工興建英雄廣場(Piazzale degli Eroi)的Peschiera噴泉,當成Peschiera引水道的臨時噴泉。內森軍政府(1907-1913)早就打算修建該引水道,以強化羅馬的供水情況,但二次大戰之故使得這條引水道建了四十餘年。1948年來自列蒂地區的Peschiera水源終於抵達羅馬。當時市議會提議在英雄廣場舉行慶祝活動,特別立下一個牌子來紀念死去的技術人員和工人。

自1949年不久後便落實興建噴泉的提議,以ACEA技師Giuseppe Primieri 製作的古老噴泉模型為基準。受到Najadi噴泉的第一個版本Acqua Pia Marcia噴泉啟發,這個噴泉有著一個偽八邊形結構的巨大圓形集水處,頂端中央是多葉造型水槽,在水槽上方另有一個較小的水槽。水的作用賦予這座噴泉重大的歷史意義,而非是建築裝飾物所賦予:較高處集水處內較低的水柱在中央噴出極高的水柱,強勁的噴水柱從較高處的水槽流向較低處的水槽,在四個小型半圓形水槽處形成面紗狀的瀑布,且從飾有閥殼的壁龕進行灑水。

1949年10月27日啟用了Peschiera噴泉,義大利共和國總統Luigi Einaudi亦出席了啟用典禮。這場儀式受到羅馬引水道傳統啟用典禮的啟發,從總統使用八十年前教宗庇護九世在臨時Acqua Pia Marcia噴泉啟用儀式的同一只玻璃杯,飲用Peschiera噴泉的水便可見一斑。

Acqua Vergine處女水道橋Ninfeo del Pincio噴泉

作為全新Acqua Vergine處女水道橋的噴泉而興建的Ninfeo del Pincio噴泉,座落在蘋丘之上,可以俯看人民廣場,長廊的三個大拱門支撐著其著名的全景露台,而在長廊處便能見到這處噴泉。

在1813年拿破崙統治教宗國期間(1809-1814),法國建築師Louis-Martin Berthault為Pincio Passeggiata del Pincio項目提出了從人民廣場到蘋丘花園興建電梯的第一個想法。隨著1814年法國政府垮台與教宗回歸,又按照新的經濟條件建立了這些設計,並且委由Giuseppe Valadier執行。1834年建完最後一道長廊,新修的道路連接了聖三一教堂與下方的人民廣場,以系統化的方式賦予了蘋丘的景色。
從1930年代開始,省政府展開Vergine引水道的新建工作,加惠了建設中的Prati di Castello、Valle dell’Inferno、Piazza d’Armi 及 Flaminio等地。1936年決定在蘋丘長廊底下興建由建築師Raffaele de Vico設計的噴泉,成為引水道的一部分。1877年矗立的艾曼紐二世馬術紀念碑此時被移到了步兵歷史博物館花園內的現址,讓我們今天仍然可以見到當時的整體外觀。

希望無論幾歲都能用滿滿的少女心粉紅濾鏡,以及永遠不消滅的好奇心探索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