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旅德藝術家傅饒在台首次個展 以藝術為光年穿越時間之河

旅德藝術家傅饒在台首次個展 以藝術為光年穿越時間之河

1978 年出生於北京的傅饒,曾留學德國,德國藝術評論界評價他是一位謙虛且有才華的探索者與創新者,認為他將個人深受影響的德國表現主義藝術、浪漫主義與其自身成長的經歷與感受傑出地融合後,以一種極其細膩又令人震撼的方式在畫布上呈現出來。

傅饒作品《光年》。

這次由安卓藝術攜手關渡美術館,即於2019年7/12~9/22在美術館102展廳,所推出旅德藝術家傅饒在台的首次個展「光年」。如同傅饒在展覽自述中說道:「光年從何而起,又會止於何處,我不知道,也無法預知。它像一束穿越過我身體的光,直向蒼穹,將生命中我所經歷的,感受的,渴望的,通通帶進無限的飄渺與虛空。我只朝這光的指引走去,它讓我感到一種超越時間,超越空間、文化、地域、身份、國界…的最單純存在。」

傅饒作品《歸途》。

一直以來,傅饒的創作不斷游移在感性和理性之間,他仰賴個人的直覺本能,也持續地挪用歷史和古典藝術的圖像養分,透過一種神秘與浪漫的繪畫語言複調出多元的想像空間與獨特風格。此次個展,藝術家以兩組最新的史詩鉅作《光年》與《離弦》為主軸,透過理性的懸置與感性的激盪,指涉出不可被言說的崇高與神秘外,還以多件融會現實人物、隱含宗教性象徵、結合生活場景想像的作品,將近期的關注和創作上的轉折清晰地顯露出來,傳遞出藝術家透過創作尋覓靈魂深處歸屬的動態過程。

傅饒作品《歸途》。

傅饒同時在此次的展出中挑戰了4米以上的宏偉畫幅,並從中發展和進行許多的實驗與突破,不論是構圖和空間上的多重融合與錯位,或場景與人物關係的交織和演繹,都讓這些作品的造型和技法大膽地撞擊彼此又完美的結合一起,以獨特的方式在繪畫上演繹出新的可能,展現他在繪畫上持續地冒險與探索的過程和成果。而這份成果,既回應當代藝術建立在多元文化與背景互動下的脈絡,也證明亞洲藝術家正逐漸成為當代藝術在國際上不可或缺的要角。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熱衷滑雪,偏好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且酗咖啡成癮;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