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存夢於日|迂迴於權能的藝術世界
存夢於日|迂迴於權能的藝術世界

存夢於日|迂迴於權能的藝術世界

 一時和永遠,過去與現在,想像與現實,東西洋變得模糊的世界,在那裡什麼都沒有決定下來,是個需要為了找到解答而不斷苦惱和掙扎的世界。」

——權能

韓國當代藝術家權能的藝術語彙對大眾觸及率高,廣度由淺至深,從第一印象開始引人入勝,之後不間斷的引發深度思考,使人無法自拔的迂迴於他奇幻又日常的豐富想像藝術世界。現在的世界當中,人們每天所接觸到的資訊量等於古代人數年的經歷,在資訊量過多的時代,所有的文化音樂文學、五官的刺激與歷史創造出大量的痕跡與潛意識語言,權能將這看似無章法的串流記錄下來,作為生活的軌跡,將心靈的痕跡記錄下來,進而成為不尋常的日常。

「過去的所有歷史與藝術已經融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新的歷史與藝術重新開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誕生。在我的作品當中,藝術家們將會重新度過無限可能性的瞬間——現在的一剎那,而且重新開始苦惱。我的作品是以現代日常為背景生活的藝術家實際存在相關事由的線索。單純來說,只不過是生活相關的故事。」

他的藝術真切的描繪出日常的概念,無論是林布蘭、昆斯、或是草間彌生,日子總是要過的。對權能而言,藝術處做的每一個步驟,都是思考的結果,在過程中不斷的改變、審視、並且自我推算演練,這樣的過程是一種修行,是他的日常生活,也是一種思想的掙扎。法國文豪安德烈.紀德(André Gide)曾說過:「藝術始於束縛、生於掙扎、死於自由。」(L’art naît de contraintes, vit de lutte et meurt de liberté.)或許就是在這樣的掙扎中,我們感受到存在,體悟到生命!

存夢於日|迂迴於權能的藝術世界
Artistic Convenience store 175x87cm Oil on Canvas 2020

權能的藝術作品猶如十五至十六世紀荷蘭大師波希(Bosch)一般的複雜,在概念與精神上也猶然宏偉,就像是閱讀曹雪芹的《紅樓夢》一樣,閱讀權能的藝術,他說:「有時候連我自己也會忘記關於登場人物的身份。我想能夠完全理解登場人物的人是極少數的。也沒有必要必須要這樣做,也不可能這麼做。通過我的創作來提供某種事由和想像的線索就是主要目的。就如出現在我的創作的藝術家們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通過許多事由與苦惱來各自實現出各自的藝術,希望觀眾也變得有藝術感。希望追問自己生活與存在的理由,從而在日常生活中找出某種價值與美麗。」夢與日常融合為一,在現實中也與虛構文學想像一樣,不斷的試驗生命的價值與珍貴。或許夢想越美,現實就更加殘酷,而想像越日常,生活則更多奇幻。

他的藝術存在於現實與想像的邊界前後,既是現實亦是奇幻,在這樣的思維之下,成為了對比。他說:「一切都根據某種基準來相對被認知。就如黑在光的反面,高處下有低處。現在我的工作是有意識地組成的具體形象。對在被展示與理解的所有具體形狀的異面懷有疑問,還在煩惱著該如何表現出那異面可能存在的非形狀的無意識的抽象性。」所以,他的作品中非現實的層面可以被理解成類似抽象的表達,實際上表層的顯現看似寫實卻不盡然。越是看起來不現實,越能了解現實為何物。他的反差除了能給觀眾分別現實與非現實,也賦予了新的定義,重新定位現實。在他的畫中,看見每一位歷史、當代、現實與虛構的人物同時在一起的表象與互動,好比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一樣的奇幻。

瑞士心理學家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將人格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層是意識(conscious),是記憶與思維可被知覺的部分,而自我(ego)則是在意識的中心。第二層是個人潛意識(personal unconscious),包含遺忘與壓抑的記憶。第三層是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先天遺傳的最深層潛意識,這不是被遺忘的意識,而是自我主意識無法察覺到的。而法國社會學家艾彌爾.涂爾幹(Emile Durkheim)將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歸類為社會大眾所分享的信仰、價值觀與思想。這兩種集體潛意識略有不同,而權能的藝術世界構成則是結合這兩者,再加上深邃精神性的結果。

「我希望親自進入觀眾的心中傳遞他們的想法並與觀眾一起解決他們的苦惱而不是以精緻的語言排列他們的生活與藝術。」

——權能

Rembrandt 118x80cm Oil on Canvas 2020

藝術歷史是全人類的偉大資產,好比冰山,隱藏在深水之下,使用意識是無法完全洞悉整體的,權能作品表面看起來喧囂熱鬧,底層卻蘊藏無盡無限的集體潛意識,是奇妙的濾鏡,或是入口。好比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兔子洞,帶領人們進入熟悉卻陌生的環境,將自我感知拓展到不同的界域。他的手法直接明瞭,同時奇幻如夢,把夢想帶入了日常。他的藝術賦予了人重新看世界的角度與多種可能性。

觀看他的藝術,觀者成為作品的一部分,每件作品則是進入集體潛意識(collective consciousness)的大門,可以跟所有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現實、虛構角色互動。究竟這是真實還是模擬,每個人會有自己的看法。權能的藝術使人們進行不同維度的思考,質問時間與空間,現實的本質與人性的根本。是的,當你進入權能的藝術世界之後,他的藝術全然的理解各個觀眾的心境,作為一個奇異的經歷行程,對執著釋懷,化解誤會,這種另類的融靈悸動正是藝術史當中眾多藝術家所期望達到的目標。正因為他畫的不是理想,而是他所洞悉的現實,日常生活本身既是奢想,亦是最豐富的平凡。

類夢境的景象與情境存在現實之中,或許是藝術家的想像,被繪畫現實化呈現在我們眼前,也可能是通往不同維度領域的門窗,權能模糊了我們對於現實的刻板認知,進而帶來體驗生活的新視野與觀點。一旦改變這樣的觀點,人生也有不同的體會。存夢於日,有夢最美,何不將夢想實現呢?

存夢於日|迂迴於權能的藝術世界
Artistic Preview 245x85 Oil on Canvas 2020

Photos courtesy of 觀止堂

藝術市場研究顧問、藝評暨獨立策展人。不折不扣的藝術控,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評論、媒體、策展學士,目前為瑞士蘇黎世大學藝術市場研究碩士生。覺得將人生專注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種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