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卯起烏沉之時+荒蕪中的豐饒|潛談陳代如的藝術符號

卯起烏沉之時+荒蕪中的豐饒|潛談陳代如的藝術符號

「我要使你在一把塵埃中看到恐懼。」
──摘自艾略特《荒原》

陳代如的作品乍看之下毫無威脅、毫無攻擊力,但輕柔中卻帶扎實的後勁,真誠天真的表象之下則是殘酷的現實,猶如反烏托邦小說的相反。陳代如的創作值得用長時間觀察審視,她說:「誠懇的心,會默默地進入到作品裡,轉換成能被看見的。」在這看似荒蕪中的豐饒,其中的元素並非刻意製造也不隱瞞,藝術家透過一般被視為可愛的兔子聯想卜辭中代表殺戮的卯,這樣飄渺卻沉重的矛盾其實是一體兩面。也因此,錯覺成為創作媒材的一部份,無論是無辜的表面或是重疊的光影,一切都在藝術家的掌握中於觀者的腦海裡自由奔放。荒郊野外成群的兔子,給你帶來的是喜悅還是恐懼?看到他們明亮的雙眼,照出來的是對生命的渴望還是對死亡的焦慮?猶如明鏡照映出眾生,此卯非兔也。

反應C-0657 45x53cm 墨水 有機玻璃 2018

符號與象徵主義或許並不是最佳代表陳代如創作的思維,對她而言,許多事物無論直白或隱晦,無須多做矯飾或詭計,而是身不由己、順暢無痕地融合在畫面與脈絡中。她的作品中沒有人,只有兔子與自然。而在某些兔子的空洞形體與空白的眼神中,有股神祕的氣質,超越兔子本身在這個維度(dimension)的狀態。從簡單的事物作為起點,陳代如成功地吸引觀賞者的注意力,邀請進入奇幻的旅程。生命與死亡,在豐饒中看到荒蕪,在慾望中看到絕望。象徵繁榮的兔子卻也在這如鏡一般的藝術中,反映出拉丁文所述勿忘你終有一死(memento mori)的哲思。

存取作業 45x53cm 墨水 卡典西德 有機玻璃 2018

「這裡既不能站、躺或坐/山裡甚至沒有寂靜/只有不育無雨之雷/山裡甚至沒有孤寂。」
──摘自艾略特《荒原》

卯是干支中地支排行第四,而地支的運行與木星的軌道有關,大約12年為一個週期。在24節氣中,卯是立春之後驚蟄至清明的前一日。驚蟄指的是動物離開冬眠的時期,這個覺醒,於概念上可以被視為對於生命的態度。被春雷聲響喚醒之時,迎接新的生命與希望。成語兔起烏沉,指的是月出日落之時,典故源於唐朝韓琮的詩《春愁》。

採樣作業 53x45cm 墨水、卡典西德、有機玻璃 2018

「金烏長飛玉兔走,青鬢長青古無有。」
──摘自唐|韓琮《春愁》

而卯時則是十二時辰中清晨五點至七點的黎明甦醒時刻,這兩者之間的矛盾更顯得耐人尋味。或許兔子的象徵,又可以被詮釋為帶有適應變動與覺醒的意義於其中,加上長耳獸的故事,卯起烏沉之時被視為現實與虛幻之間的結界,長耳獸則穿梭在兩地之間,不斷的徘徊,使人跨越時間與維度的限制。

淨化作業 45x53cm 墨水、卡典西德、有機玻璃 2018

無論是夕陽還是黎明的曙光,毫無疑問的是時間不斷流逝,猶如長耳獸低語呢喃,提醒著人們愛要及時。這樣的時間性、時間感蘊藏在陳代如的藝術創作中,成為她具有代表性的符號與象徵。對她而言,在現實生活中,兔子所代表的溫柔與無助,所做出的一切付出,都被轉化成長耳獸神祕的家鄉。無論是玉兔、狡兔,或是童話故事中賽跑的兔子,陳代如筆下的卯,講的是萬物,述說的是日常與想像。

置換作業 53x45cm 墨水、卡典西德、有機玻璃 2018

卯起烏沉之時,暗喻變動之時。實際上,萬物時時處於變動狀態當中,陳代如的藝術符號也有所不同的代表,看似相似,卻截然不同。介於具象與抽象的結界之間,不變動的是其中的靈與氣。加上她的表現形式,往往作品本身與其陰影,成為現實與虛幻的平行寫照。祝福,終於卯起烏沉之時,也起於卯起烏沉之時,成為在複雜交錯時空中重疊的多重祝福。

隔離作業 53x45cm 墨水、有機玻璃 2018.

藝術市場研究顧問、藝評暨獨立策展人。不折不扣的藝術控,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評論、媒體、策展學士,目前為瑞士蘇黎世大學藝術市場研究碩士生。覺得將人生專注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種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