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Image Alt
  /  Art   /  以藝術之名創自己的國度|姚瑞中

以藝術之名創自己的國度|姚瑞中

遵循傳統,貫徹父執輩所教導的一切,是多數東方人自認的使命。但對於出生於書畫世家的姚瑞中來說,解構父親所信奉的傳統國畫審美觀,注入自己對世界的想法,或以照片、行為、文字、裝置、影像,甚或是一場展覽為媒介,意圖衝擊世人的傳統觀,則是他的天命。

在COVID-19 疫情肆虐全球之際,各國紛紛採取近乎封鎖國境的措施,於此似乎哪裡也去不得的時節,在台北一隅卻有一處國中之異境,讓人暫時脫離中華民國國境,造訪「犬儒共和國」(Republic of Cynic,簡稱R.O.C.)。

犬儒共和國的「國父」姚瑞中表示,在這場展覽中,展場空間——美援大樓與中正堂,被重新定義成為半廢墟狀態的「中華民國史蹟館」及「犬儒共和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本次展覽中,除了展出姚瑞中四部全新錄像裝置委託製作,取材自四項歷史事件之外,也將集合他自1990年代以來數件影像創作,以及橫跨過去30 年創作生涯的珍貴手札、草稿與檔案。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將展場空間化為展覽語境的一部分之外,展覽的入場券就是搭乘飛往犬儒共和國班機的登機證,餐館者「入境」後,還可以取得「犬儒共和國護照」,引領觀者更加深入展覽意境,領略姚瑞中翻玩現實所再造出來的戲謔世界

這次的展覽,並非姚瑞中首次反諷世界的作品。姚瑞中談起自己,總是略帶戲謔的笑說:「其實我最一開始是攝影師,學生時代不喜歡畫畫。」這番令人譁然的自我註解,不難從他的前半生事跡中,窺見一二。

掠攝社會 再製荒蕪意境

學生時期,姚瑞中讀的是美術系理論組,課餘便向人文攝影師阮義忠學攝影,或是登山,還是學校登山社的創社元老之一。他初試啼音便驚豔藝壇的作品,正是在雪山七卡山莊拍的攝影作品〈介入〉, 獲得一九九二年台北攝影新人獎首獎;一九九七年,他更以攝影和行動演出的〈本土佔領行動〉成為第四十七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參展藝術家。

姚瑞中對攝影的態度,可說是透過鏡頭結合多元形式掠攝影像, 來體現對個人對政治的批判、社會的思辨,以及對環境的關懷。

對姚瑞中來說, 攝影並不僅是單純作為紀錄世界真相,而是透過攝影者的篩選、再製,成為反擊社會的一種表現,例如他首創在攝影作品上頭貼金箔,讓金箔不再是烘襯奢華的極致意象,而是成為諷刺對比現實的象徵,讓畫面不再僅是蒼涼的即視感,而是藉由華美金芒所映襯,讓觀者沉思的荒蕪意境。

駐村計畫 開拓山水新畫技

喜歡拍攝廢墟,透過取景、黏貼金箔來重現世界荒謬景況的姚瑞中,在二OO七年接受酒商贊助,來到蘇格蘭的 Glenfiddich 酒廠駐村創作後,便遇上如宋代詩人陸游〈由山西村〉「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際遇。回想起二O O 七年, 姚瑞中以一貫自嘲的口吻說:「那時候, 真的是走投無路。開了 VT Salon,負債幾百萬,聽到可以到蘇格蘭的 Glenfiddich 酒廠駐村創作, 就答應了。」當時, 姚瑞中揣在懷中的創作計畫,是拍攝廢墟,因此行李只帶著相機、底片、準備黏貼在相紙上的金箔,以及幾支再也普通不過的原子筆。「誰知道去那邊,才發現眼前看到的都是山啊、大地啊,根本沒有廢墟可拍。雖然也有一些建物,但那個不是廢墟。」姚瑞中在踏破鐵鞋也無法覓得廢墟拍攝,最多只能拍牛羊的困境中,姚瑞中看著眼前的大山大景,不僅勾起過去登山的見聞,更喚起記憶深處對傳統國畫繪法的映像。

對慣以解構傳統來戲謔現實的姚瑞中來說,縱使父親姚冬聲畫得一手好牡丹,在生前希望姚瑞中能幫他畫一張畫, 並留下幾隻毛筆給姚瑞中, 但對姚瑞中來說, 繪圖主體選擇山水, 並非是拾起父親的畫筆跟隨,而是用自己的再詮釋方式,透過繪製山水畫來與記憶中的父親進行對話。

”姚瑞中透過鏡頭,結合多元形式掠攝影像,來體現個人對政治的批判、社會的思辨,以及對環境的關懷。“

於是,姚瑞中的山水畫採用硬筆一反毛筆,選擇觸感粗糙的手工紙一反如絲綢軟滑的宣紙, 揚棄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摹寫的傳統六法,甚至連國畫留白以求意境臻美的方式,都被他轉變成使用金箔貼滿留白空間。這番顛覆傳統山水畫的創作形式,在姚瑞中塗抹出三十幾件作品後,將圖像傳回台灣後,幾天後竟接獲到這些作品已經通通賣掉了。姚瑞中回想當時聽到畫作都已經賣掉的消息,仍覺得不可思議:「這真的是意外,這些賣畫的錢不但可以還掉債務,我還多賺了不少。」

作品意外獲得收藏家肯定,讓姚瑞中不禁充滿創作熱情,趕緊把握駐村時間,再完成三十幾件作品,同樣也是一下子就賣光,創下首次畫作還沒回到台灣,就已經售罄的佳績。提起這段往事,姚瑞中還說了一段小插曲:「當時,我將這六十幾幅畫作先打包好,先寄回台灣,結果這個包裹居然寄丟了!」原來,這個包裹因黏貼諸多金箔,價值不菲,因此扣在海關處,必須要補繳相關稅金,歷經一番波折後,總算取回包裹,將畫作交到各個藏家手中。

實踐理想 以古代文人自期

姚瑞中不諱言,以反國畫手法繪製成的系列畫作,從《忘德賦》至《離垢地》都受到不少藏家的歡迎,也因此能有餘裕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像是曾引發各界關注、讓各縣市政府嚴正以待的「蚊子館」話題,就是姚瑞中帶領台師大美術系的學生, 讓學生以一學期的時間返回故鄉進行攝影踏查及書寫。姚瑞中笑稱:「我都跟學生說老師很窮,離島的機票我出單程,剩下的你們出。由於一組就是四個人一起出去,交通費可能就要一兩萬了。」

姚瑞中認為:「這並不是說我用賣畫的錢養理想,而是中國古代的文人都很厲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卻也能在官場上有一番作為,我只是效法他們而已。」由姚瑞中對自我所下的註腳可知,慣以戲謔諷刺為表現手法的姚瑞中,實是以以天下為己任,而正因天下興亡是如此重任,更是必須透過藝術手法解構後,讓觀者感受到「不能承受之輕」來警醒世人。

信念是WE PEOPLE的力量,自2006年創刊,成為全台首家以菁英、成功人士量身訂做的傳媒。我們的使命是提供名人故事、生活經驗、菁英論述,影響千禧世代的年輕人往成功的路途邁進。我們瞭望新時代的視野,從大眾不常接觸的行家視角,引領社會新生代通往未來、激發創新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