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煒 永遠的音樂頑童
2016.10.28 by Julian Kan


多年不見黃大煒,他依舊精力充沛活力十足,聊到最愛的音樂,彷彿就像闖進糖果店的孩子班雀躍。趁機會難得,《WE PEOPLE》邀他分享近年的創作點滴。

應《WE PEOPLE》之邀,久未在台灣公開演唱的黃大煒現身「2015東西名人名門冠笄成年禮」,高歌《讓每個人都心碎》與《你把我灌醉》,台下嘉賓無不如痴如醉。儘管已是二十多年的「老歌」,這兩首曲子卻絲毫沒有給人過時的感覺,相反的,經過時間的淬煉與考驗,早成為封存了一個時代的經典,不僅深深鑿刻在五、六年級生的心中,亦擄獲了年輕一輩的耳朵,更會永遠傳唱下去。近幾年,黃大煒不曾停止音樂的創作,只因為人不高調,所以沒有經常出現於報章雜誌。他笑說,自己的作品稱不上主流,也不管是否被納入主流,他只想做自己、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回到開始的地方

對黃大煒而言,北京奧運堪稱他生命的一大分水嶺;「那幾年,台灣的音樂界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音樂似乎全然變成了行銷,音樂本身反而越來越不受重視。我無法認同大公司的做法,因此決定前往北京接受奧運音樂的挑戰。」他為北京奧運譜寫的《許願的星》(Wishing Star)風靡全大陸,個人名聲和事業均更上一層樓;「不過,我去了那裡之後,就開始懷念台北的創作環境。大家都知道我在香港出生,但我在香港從未寫過一個音符。北京也沒有不好,只是我在北京找不到屬於我的音樂精神。唯獨在台灣,我才能盡情地寫出非常『我』的東西,或許,是台北的步調沒那麼快的緣故吧?比較能激發出創作人深層的思考。」

奧運一結束,黃大煒帶著兩把吉他、拎著兩只衣箱,又搬回他鍾愛的台灣。「那是一個嶄新的開始,而非從離開的那一刻接續。更重要的是,我找回了當初回台灣玩音樂那股不顧一切的熱情與衝勁,對一個做音樂做了那麼多年的人來說,實在太難得、太開心了!」他興奮的表示。新的黃大煒更加沒有框架或束縛,更願意敞開自己嘗試新的東西,作品亦較以往更成熟;「我個人的看法是,台灣擁有極獨特的靈魂,雖然前進對岸、經營中國市場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但我深信,底蘊與眾不同的台灣,仍舊是孕育華人音樂最重要的地方。這幾年,我看了不少音樂人的起起伏伏,即便現在是台灣的音樂低潮期,但創作的能量仍然很巨大,這也是台灣音樂人的本錢,有一天,一定會有令人驚喜讚嘆的新東西出現。」


用音樂說時代的故事

聊到最近的工作,黃大煒不由得眉飛色舞,恨不得把所有得意的作品與大家分享。「其中之一是張艾嘉的音樂。有一天,她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想找我聊一聊。飛到香港之後,她告訴我她的想法,丟了許多東西給我。我們試了很久,終於做到大家都滿意。接著是Maggie張曼玉。Maggie說,她已經寫了五年的音樂,想徵求我的意見─大部分詞曲是她的,我扮演從旁協助的角色一起做這個project。雖然很多細節還處於斟酌的階段,但我們在錄音室玩得超級開心。」此外,受胡德夫的邀約,黃大煒赴花東住了十幾天,回台北後立刻為大師寫了一首歌,當然,還有陳小春的新專輯。

去年,為紀念抗日戰爭70周年,黃大煒攜手韓磊、郎朗、呂思清、戴玉強等人參與了《黃河大合唱》;他將搖滾樂元素加入古典交響樂中,賦予這首寫於1939年的曲子不同以往的風貌,獲得相當熱烈的迴響。事實上,他多年前曾發表《甲午戰爭三部曲》,用音樂承載一段不應被遺忘的歷史;「流行音樂已經做很久了,一直希望推出更有力量的作品。」他嘗試將甲午戰爭與當時中國人的悲憤心情化作音符,堪稱他創作歷程中很重要的作品。

黃大煒的親外公是少帥張學良的五弟,但他母親自幼便過繼給張學良,因此黃大煒是張學良名義上的外孫。也許,少帥的風骨與精神,無形中對黃大煒發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因而促使他朝此一方向創作,給先人、也給自己一個交代。今年一月於大陸播映的連續劇《少帥》,片尾曲亦是黃大煒的作品;「他們找我寫歌的時候,起初我是不敢接的─因為關係太close了。」但這不啻為他向外公致敬的一種方式,所以終究答應了。《少帥》以自傳式的口吻講述了張學良輝煌而坎坷的傳奇人生,從頑劣的幼年、桀驁不馴的青年、波瀾壯闊的中年、演至淡如秋菊的晚年,無論劇集歌曲皆獲得好評。


最想做真正的華人音樂

創作出屬於華人的流行音樂,一直是黃大煒多年來的心願。他認為,華語流行音樂有太多的抄襲;「好像外國流行什麼,我們就跟著一起做。然而,在配樂中加幾聲胡琴,並不能稱為真正的華人音樂。」他還在尋找、構思,並希望能參與這個時代的來臨,而新版的《黃河大合唱》、《甲午戰爭三部曲》、或者《少帥》片尾曲,都是他此一理想的實踐。


他同時還有很多東西想表達,「這個世界太紛亂了,很難相信,21世紀還有種族歧視的存在,我寫了一首與這個議題有關的歌。」不過,大眾最難忘的,或許仍舊是他動人心弦的情歌。「我無可救藥的浪漫,我的創作原動力都來自愛。」黃大煒笑著說,「我非常需要愛與被愛。」他把浪漫的愛情放在很崇高的位置,因為愛情,他早上起床的時候會微笑;有時,他甚至希望自己對愛情的想法別那麼浪漫,以免期望太高而生痛苦。不過,唯有在愛情面前如此純粹的人,才寫得出讓人蕩氣迴腸的歌……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1. 劉乙瑮 跳一支浮華世界小舞曲
    2009.06.04
  2. 柔美盡褪 展翅啟航 朱曉蓓與奚蕾楨
    2011.05.05
  3. 推廣當代精緻美學文化 Thomas Lee香港商崇盟興業常務董事李少傑
    2009.12.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