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的復興時代 珍品香水崛起(下)
2017.10.18 by 林巧玲

承續上篇對於香水本質的探尋,以下將踏上不同於傳統的路徑,持續探訪令人傾心的氣息。

相關連結:香水的復興時代 珍品香水崛起(上)


 

II. 各自表述的小眾格調

不被大眾市場品味左右的獨立香水品牌,有著獨樹一幟的鮮明主張,走一遭潮流選品店Artifact所闢設的「Artifact Nose香氛概念專區」,就可以找到不少這類各自精彩的小眾品牌。在這些新鮮得讓人眼花撩亂的新興品牌當中,來自柏林的Folie A Plusieurs格外有意思,它所調製的每一款氣味,靈感都是來自某一部小眾老電影的其中一個片段,瓶身側邊會標註一排數字,顯示此款香水的創作源頭是取自該部電影的幾分幾秒處。Folie A Plusieurs的每一款香調都不俗,不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也不會不易親近,從驚豔到愛上,一切發生得順理成章。

在Artifact Nose裡,另一個值得一試的品牌是A Lab on Fire。儘管團隊中集結了香水業界傑出人才,但A Lab on Fire這個產量極少的香水品牌,不對外溝通負責操刀的調香師是何許人,不讓使用者被造神手段左右;它的主張明顯是對大眾香水市場太過重視行銷操作的反動,這個香水界的神秘品牌,強調香味應該是要被體驗,而不是被認知或認可,這樣的主張講的其實就是讓香水回歸香水的本質,聞嗅並感受它的氣息,而不是因為這瓶香水被附加的形象或價值而去選擇它。

潮流選品店Artifact在店內規劃出Artifact Nose香氛概念專區。

▲Folie A Plusieurs香水#Daisies,50ml/NT$5,980。

▲Lab on Fire淡香水#What We Do In Paris Is Secret,60ml/NT$4,980。

 

III. 調香是藝術

既然要討論珍品香水,就不能漏掉Maison Francis Kurkdjian這個品牌,它的靈魂人物Francis Kurkdjian肯定是當今最具知名度、最被追捧的星級調香師,而Maison Francis Kurkdjian也肯定是珍品香水領域中最具市場能見度的品牌。1993年一出道就相繼調製出許多時尚品牌暢銷香水的他,在為人作嫁多年後,終於在2009年與Marc Chaya共同創立Maison Francis Kurkdjian。

對Francis Kurkdjian來說,自創品牌與為人作嫁的最大差異在於,不需為了製作成本或迎合市場喜好而妥協。在Maison Francis Kurkdjian的世界中,為了達到他所構思的理想氣息,不計成本挑選最好、最合適的原料,是必要的基本堅持,而這也正是Maison Francis Kurkdjian的香氛都格外持香的原因之一。Maison Francis Kurkdjian的香水大多個性俱足,識別度極高,愛或不愛,一聞定江山,不愛則已,一愛上就會成為一生難以往懷的氣味記憶。

Francis Kurkdjian不只是調香師,也是藝術家,他曾數度將對氣味的詮釋表達在藝術創作中;Maison Francis Kurkdjian有一款讓人耳目一新的香氛產品-香氛泡泡,它的問世就是啟發自Francis Kurkdjian過往的藝術創作。泡泡漫天飛的情境已經夠夢幻,而且還散發著玫瑰、紫羅蘭等香氣,這份瞬間即逝的至極浪漫,用嶄新的手法彰顯出香水的奢華本質。

▲Francis Kurkdjian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香氛泡泡。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從原有的香水產品延伸出身體潤膚油與髮香噴霧。阿米香樹之香身體潤膚油70ml/NT$2,680,髮香噴霧70ml/NT$2,380。

 

IV. 量身訂做個人專屬的香水配方

如果稀有少量還不夠特別,那就可以尋求量身訂做一途,委由香水商專為你調配出獨一無二的個人專屬調香配方。調香師Francis Kurkdjian除了有個人同名品牌外,也提供香水訂製服務,早在2001年他便開設了訂製香水工作室,提供這項服務。此外,服務過無數古今皇族名流的Creed,香氛訂製服務原本就是它開業以來就有的傳統,直至1970年才將香水供應至大眾市場;香水訂製服務目前依然在Creed持續著,不過據聞一年至多只接受15位顧客訂製,而且正式接單前須審核顧客資格,每筆訂單要價一萬歐元起跳。

不要忘了,產品線橫跨保養、彩妝與香水的化妝品牌Guerlain嬌蘭本是香水世家,它目前的事業規模其實是奠基於香水,其創始人皮耶‧馮索‧巴斯卡‧嬌蘭(Pierre-François-Pascal Guerlain)因在1853年的拿破崙三世大婚時為尤金妮皇后調製了一款皇家御用香水,而贏得皇室御用調香師的封號。現址巴黎香榭麗舍68號的嬌蘭之家,是當前全球最大的單一品牌香水及化妝品旗鑑店,這裡是完整呈現嬌蘭的精神地標;裡面有一處隱密的空間,專為提供訂製香水服務而設,延續嬌蘭在香水領域的悠遠傳統。

▲現址巴黎香榭麗舍68號的嬌蘭之家。

 


 

如何延續珍品香水的美好?

以下由投身香水產業15年的Markus Berger提供我們來自香水業界的專業提點......

 

WE PEOPLE(以下簡稱WE):當我們購入了一瓶珍愛的珍品香水後,應如何收藏保存,以讓它保持在最佳狀態?

Markus Berger(以下簡稱MB):「建議置放在陰涼、陰暗的地方,不要被陽光或燈光直接照射。尤其要留意鹵素燈,因為熱可能會造成化學反應,進而破壞香水原本的結構,可能產生變色或味道改變的情況。」此外,「製作所謂的高貴香水時,廠商基本上要能做到拆封後五年內,味道不會變質的品質水準;如果未曾開封,便可以存放更久。」

 

WE:珍品香水的使用方法上有何不同?

MB:有些人會撒在衣服上,會由頭頂往下噴然後讓香水自然地散落在身上,其實要怎麼擦都可以。不過,最正統的方式就是塗擦在脈搏處,如手腕、耳後、膝蓋後等,這些地方的體溫略高於身體其他部位,可幫助香味發散。此外,香水塗擦到身上後,不要摩擦,因為摩擦會使溫度升高,影響香味。

 

WE:為什麼有些香水格外持久?

MB:香味的強度,取決於所使用成分的比例;香味的持久,則取決於後味所使用的成分。

 

WE:香水這個領域是否有流行趨勢?

MB:香水確實有趨勢,而且變化的很快,目前來說,柑橘、皮革、木質這些味道正是目前最流行的味道,尤其是木質調。不過,因為嗅覺是一種很主觀的事,儘管有所謂的流行趨勢存在,但還是會是有區域性的喜好差異,所謂的趨勢不會普世都被接受。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A Lab on Fire淡香水#What We Do In Paris Is Secret,60ml/NT$4,980。
  • Folie A Plusieurs香水#Daisies,50ml/NT$5,980。
  • 潮流選品店Artifact在店內規劃出Artifact Nose香氛概念專區。
  • Francis Kurkdjian。
  •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香氛泡泡。
  •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從原有的香水產品延伸出身體潤膚油與髮香噴霧。阿米香樹之香身體潤膚油70ml/NT$2,680,髮香噴霧70ml/NT$2,380。
  • 位於和平街(Rue de la Paix)嬌蘭專賣店。
  • 位於和平街(Rue de la Paix)嬌蘭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