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廷 稱霸超低溫遠洋漁業
2008.12.05 by 翁健偉


住友水展總經理陳昭廷

身為家族企業的第三代,又是長男兼長孫的身分,讓陳昭廷從小就非常清楚地知道,他的責任比別人都要多。在熟悉的事物中,找出新的發展方向,是他的使命感。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傳統產業如何不斷追求更新的契機與變化。

親自體驗遠洋漁業的每個環節

如在果關公面前不可以耍大刀,那麼請記得,在陳昭廷面前別假裝自己是漁業專家。為了家族的超低溫遠洋漁業,他還曾上過遠洋漁船,親身體驗補魚的經驗。「我去兩三個禮拜的 從澳洲肯恩斯登上遠洋漁船,抓鮪魚、旗魚、箭旗魚,出航約兩三個禮拜的時間。」對於出海的經歷,他故意輕描淡寫:「前三天都在吐,撐過去就好了。」這趟不尋常的航程雖然有父親的鼓勵,但沒有要求他一定要去,不過也因此有了不尋常的體驗:「航程中有一段是停在海中,整個海面風平浪靜,幾乎是平的(原來這四個字就是指這種狀況);旁邊是看不到底的海,大家就在那邊游泳。」

陳昭廷退伍後去斐濟管理當地的作業漁船船隊,進港時除了要驗魚、卸魚、漁獲分配等等工作,也要跟負責漁獲的價格談判,「有時面對商社談判,有時談年度契約,要看漁獲內容決定不同價格的協議方式。」在這段兩年的時間,他對整個南太平洋都跑遍了,甚至曾一度考慮要代理Fiji Water在台灣的業務,不過因為沒得到家族的贊成,所以未能實現。但是別以為聽到他在斐濟島工作,就等於成天到處觀光,「因為觀光是在島的另外一邊,我們漁業是集中在另外一邊。」

回到台灣進入總公司之後,陳昭廷開始家族企業接班的任務,必須在總公司運籌帷幄,「在南太平洋管理船隊,雖然在現場一邊學一邊做,但覺得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在總公司的壓力比較大,要管的太多了,從小船隊、加工場、餐飲的管理等等都要涉獵。」

從水產加工跨足到消費市場

從另外一件事情,可以看出家族對於他的期待。在採訪前一週,已育有一女的陳昭廷喜獲麟兒,「我家人比我都高興,我爺爺、我爸、我太太,都比我還高興。」不過他不會因此感覺不妥,「我是長子、又是長孫,從小到大就被灌輸,『一定要做的比較多』、『責任比較多』,『要繼承家業』。」

遵從長輩的安排,對他來說沒有反抗的必要,「念書時曾考慮過,可以朝餐飲發展,最後雖然沒走上這條路,但內心一直想著餐飲這行。現在父親覺得除了漁撈水產加工等等之外,餐飲業有是可以開始起步的。」也因為家裡從事漁業,電冰箱打開百分之八十都是海鮮、水產品,以前還吃過鯨魚肉;如同他所說的,「因為好吃的都吃過了,我們家吃東西都好挑剔。」問他河豚肉好吃嗎,陳昭廷很誠實地回答,「我覺得沒味道!」

「鮪之屋」是陳昭廷將家族企業,從水產加工跨足到消費市場的品牌,也算是多角化經營的一個嘗試。取這個名字,一方面意味著多虧了鮪魚才造就今天這個家的局面,以是不忘本;一方面也標示自己對於魚類的專業。「通常在超低溫冷凍的時候,很多魚頭已經切掉,所以要很專業地去辨識,才能知道那些冷凍漁獲的品種。平常人只能看出『那是一條魚』,但我們可以從眼睛、肚子等等小細節去分辨。一般人以為鮪魚是橘紅色,但其實不同的部分,會有不同層次、深淺的紅色。」

從成長、工作、事業,都跟鮪魚脫離不了關連,對他而言是「從小吃到大的」。喜歡美食的陳昭停說,「好吃有時候是一個回憶,是你跟家人或親友分享的那個瞬間。」在蓬勃發展的超低溫遠洋漁業背後,其實散發出最熱騰騰的親情,這才是維繫整個家族企業的關鍵。

photo/Ben Wang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