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朱者赤 余韶祺Jimmy Yu
2015.01.07 by Julian Kan


尊彩藝術中心董事長余彥良與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陳菁螢公子

 

父母在余韶祺心中播撒藝術的種子,發芽茁壯後長成了今日的他。儘管未及弱冠之年,余韶祺已深深感知父母的恩德。真、善、美三位一體,力量果然令人動容。

 

藝術確實能夠怡情養性,看余韶祺就知道了。他說,自己小時候是個頗頑皮好動,一刻也靜不下來的孩子,但受到環境的長久薰陶,現年17歲的他個性依舊外向,但言談舉止禮貌周到,動靜之間因時、事、地拿捏合宜,自然散發一股沉穩氣質。由於父母親工作的緣故,余韶祺自幼有大半時間在尊彩藝術中心度過,「美感」已深深烙印腦海。放假全家出國旅遊,看的又是英國國家美術館、羅浮宮、奧賽美術館等殿堂級的稀世珍藏,藝術的種子就這麼悄悄種在他心田,稍加灌溉便能萌芽成長。目前,他就讀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復興商工美術科,專攻素描,畢業後打算研讀藝術管理或相關課程。

 

原以為是父母刻意栽培,所以余韶祺才選擇繪畫之路,其實不然;余彥良與陳菁螢夫婦只擔任播種者的角色,旨在幫兒子補充學校普遍缺乏的美學教育,至於種子能否發芽甚至茁壯,端賴他個人的興趣造化,更遑論揠苗助長。「童年時期,我的夢想是長大後當個伸張正義的警察,」他解釋,「雖然我喜歡畫畫,爸媽也給我許多啟發,但大約14、15歲,接近國中最後階段我才開始正式學習──因為那時候決定要念復興,跟同學相比起步晚了許多。」作畫讓他找到成就感,心緒不再浮躁;「我可以在書桌前坐三、四個小時一直素描,享受畫筆與紙的陪伴,絲毫不覺得無聊也不覺得累。」

 

爸媽是否一直暗自期盼他走上這條路,余韶祺坦言不知道,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的雙親絕非傳統的父母;「他們不在乎我的成績好不好,分數在他們眼中只是小事一樁,但他們非常在乎我的品德操守。此外,爸媽給予我許多自由的同時,也會讓我知道何謂分寸。」萬一他的志向或選擇不是父母心中的期待?「我相信,他們會同樣支持我、祝福我,放手讓我去做。他們只希望,無論我在哪個地方,都有能力妥善照顧自己。」

 

余韶祺與父母和妹妹的感情極為緊密,深愛的家人在他心目中永遠排第一。看到電視上的負面社會新聞──家人反目、手足鬩牆、子女不孝棄養父母等等,他心中每每產生這樣的疑惑:「感謝和報恩都嫌不夠,這些人怎麼能對家人做這種事?有父母才有今天的我。」除去可以練習的技術層面,創作其實是一個人所見之物與內在本質的反映,余韶祺的畫作,肯定充滿濃濃的溫馨情感。

 

與一般高中相較,復興商工的課業顯得繁重許多,學、術科必須兩者兼顧,熬夜是常有的事。「我正在學習優先順序的排列,把該做的事情放在想做的事情前面,必要的話,甚至得捨棄玩樂、打球、看電影的時間,我覺得這是長大的表現。很幸運的是,我該做的事情恰巧是我想做的事情。」除了自律,余韶祺還從父母身上學到謙虛、嚴謹、不貪功,做好分內的事最重要。他最欽佩的,則是爸爸看大方向的格局,以及媽媽打理小節的細膩;「他們兩人合作無間,才有今天的事業與家庭。」能知父母恩,余韶祺未達弱冠之齡卻已長大。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我正在學習優先順序的排列,把該做的事情放在想做的事情前面,必要的話,甚至得捨棄玩樂、打球、看電影的時間,我覺得這是長大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