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藝勢力 Power of Art
2017.03.10 by Julian Kan


吳采璘、李元元、郭思瑜,三個芳華正茂的少女,用各自的方式展現自己的才藝、歌頌自己的青春。相同的是,即便父母擁有豐厚的人脈與資源,她們依舊腳踏實地慢慢前行,不走一步登天的捷徑……

吳采璘  在創作中獲得洗滌

曾經倔強叛逆,曾經憂鬱沮喪,如今的吳采璘終於理解父母對創作的無法放下,也不再視腳傷為事業的重挫……

將門虎女。承繼了吳興國與林秀偉的藝術細胞,吳采璘三歲即登台獻藝演出《樓蘭女》,從此與舞蹈和藝術創作結下不解之緣,成長後亦不負與生俱來的優異天賦,舞出了自己的世界。在旁人眼中,這一切似乎理所當然;殊不知,父母的成就與盛名,對有志氣、有抱負的孩子而言,卻是人生注定要背負的壓力。曾經一度,父母是吳采璘最大的「障礙」,由於靠得太近,作品中很容易出現他們的影子;不過,幾經沉澱、反芻、內化,她終究覓得自己的風格與方向,從不同角度看待父母的工作與自身的無限可能。

打開,陽光才會照進來

「我從小就在媽媽的舞團長大,身邊都是大人,總覺得自己也是大人。」吳采璘說。「對我而言,舞台有如一個魔法秘境,可以任由我發揮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有意識以來,我就知道自己想跳舞。」不過,進學校習藝之後,她的創作欲反而被壓抑了;「亞洲的教育方式偏向老師給、學生吸收,大多數時候,學生不敢表達太多意見。此外,我們台灣人習慣往外看,希望自己比別人特別,無法從裡面放開。後來,我在邁阿密讀了兩年書,那邊的老師鼓勵每個人展現自己的不同之處,我才比較勇敢去創作。」

前一陣子,吳采璘赴紐約上了兩個星期的課;「老師要求我們往內檢視自己當下的心理狀態,我才領悟到,太在乎肢體表現其實是舞蹈的框架,舞者有時應該從心出發,藉由皮膚感受自身與空間的互動,不僅只顧慮視覺的美感而已。」一法通萬法通,現在的吳采璘彷彿任督二脈被打通的武林高手,功力更上一層樓;「我現在很喜歡畫畫,多方面嘗試各種新事物,就連拍雜誌也是,可以讓我探索不同的可能性。譬如,穿上這身衣服之後,我該如何呈現身體和衣服之間的關係?這種種體悟,有朝一日都會成為我的養分。」

事實上,從去年暑假開始,吳采璘便開始構思新作品《心之景》,預定今年11月底至12月初在水源劇場公演;「整體來說,因為體能得以負荷的緣故,男生編的舞往往承載較多高技巧的動作,女生編排的舞蹈則相對細膩。《心之景》試著不動太多身體,講述經歷迷惘、挫折、逃避之後找到自我,由內心看見自己創造的風景,也算是我自己情緒的抒發和整理。人生何嘗不是這樣?到了某個時間點,不妨放開自己、讓外面的陽光照進來。」

重新找回自己

吳采璘坦承,自己極享受創作的過程;「大多數人想看到的是不可思議的肢體動作,但我腳踝受過傷,在技術層面已經無法進步。有一段時間,我真的非常憂鬱沮喪,編舞漸漸成為一種洗滌心靈的治療,以及和自己的對話,我終於從中找到平衡,很多東西不再過不去了。以前覺得一定要上台表演,否則沒有目標,現在已不這麼認為。」她甚至覺得,編舞比跳舞更有成就感;「說穿了,舞者只是工具,在舞台上展現一個畫面、一則故事,編舞則好比大家一起幫我完成夢想,很幸福。」

同時,吳采璘愈來愈佩服母親;「她要找資金、做行政、寫劇本、有時還兼任導演,換作是我,腦袋肯定會分家。雖然已很少上台表演,但她做的一切仍舊不離跳舞和舞團,只是用另一種形式實踐她的熱情罷了。國內外都一樣,若經濟面無法支撐,舞團就會收掉;舞團的延續,就是媽媽熱情的延續。爸爸曾告訴我,要珍惜青春、珍惜對藝術的熱愛,打開後的我總算明白了。我現在只是單純地、放鬆地享受編舞、享受跳舞,也不太在意旁人的目光,發揮一己之所長,尋找屬於自己的快樂和想要的生活。」

​「編舞漸漸成為一種洗滌心靈的治療,以及和自己的對話,我終於從中找到平衡,很多東西不再過不去了。」



郭思瑜  知福亦惜福

聰慧亮麗的郭思瑜絕對是天之驕女,但她不肯更不願揮霍幸福,依舊時時鞭策自我,做最好的自己。

參加第三屆「東西名人名門冠笄成年禮」時,郭思瑜已然亭亭玉立,如今更加落落大方活力四射。和她聊天如沐春風,活潑幽默卻不輕佻,態度輕鬆但穩重有自信,面對未來人生有灑脫也有嚴肅。去年,郭思瑜與母親張瓊姿一同參與公共電視單元劇集《今晚你想點什麼》的演出,自然不生澀的良好表現不僅獲得導演大力讚賞,還意外引發媒體與網友的瘋狂討論。年輕的她並未被突如其來的密切關注沖昏頭,甚至沒決定將來是否進軍演藝圈,一切待完成學業再打算;她很清楚,讀書才是現階段人生的第一要務。

以父母為榜樣

「無論幹什麼都應該做好準備,進演藝圈也一樣,那才是負責任的表現。」郭思瑜說。「其實,爸媽對我的要求不高,他們很開明,總是讓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讀想讀的科系,我和妹妹快樂、平安地長大就是他們最大的心願。不過,爸媽做人處世的圓融態度影響我非常大。」在女兒眼中,老爸郭泰源絕不把職場的疲累和不愉快帶回家,「他只讓我們看到他開心的那一面,很寵我們、體貼我們。媽媽很有智慧,EQ很高,很少見她發脾氣,任何事她都能正向、樂觀地開心面對。」

從母親身上,她還看到了敬業;「因為要飾演一個上海人,媽媽最近特地去學上海話,練習說話的口音,這陣子在家,她都跟我們說上海話。對於演藝事業她很認,扮演什麼,就把自己調整到角色的心態。我記得,《夜市人生》是她第一次嘗試反派,由於整個人融入表演,那一陣子情緒有點起伏不穩定,但她有事先告訴我們,希望我們多包容。」

儘管表演經驗不豐富,參演《今晚你想點什麼》的時候,郭思瑜卻一點也不緊張;「有一場戲媽媽走在我後面,我感受到她調整呼吸、進入角色的同時,也感受到她的支持,所以演得很輕鬆。」有趣的是,類似劇中的情況曾真實出現於她的生活中;「我常跟爸爸兩人一起出門,有時候,他的朋友會開玩笑,說他帶女朋友出門,我便揣摩這種情境,展現女兒向爸爸撒嬌的那一面。」

思量未來方向

目前,郭思瑜就讀文化大學新聞系一年級;她正在思考,是否該轉系至自己興趣更濃厚的大傳。「我喜歡彈鋼琴、吹長笛,小時候還考過音樂班,但不到熱愛的程度,無法想像自己一輩子與鋼琴和長笛為伍。讀新聞系也一樣,我雖然喜歡,但更愛編劇和寫作,將來想朝那方面發展。」此外,郭思瑜也考慮,趁暑假期間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我曾經以交換學生的身分在加拿大待了一年,碰到許多對岸學生。和他們接觸後,我覺得他們的思想好成熟、好有進取心,加上大陸的戲劇這幾年進步得好快,我很想知道他們的學校到底教什麼。碰巧,北京電影學院又是大中華區首屈一指的電影學府,如果將來我想幹這一行,讀北電暑期班肯定大有助益。」

為什麼不乾脆在北京完成四年大學課業?「暫時捨不得離開家人,」郭思瑜笑著回答,「而且,爸媽一定會想念我的聒噪。真的,媽媽總是笑我話太多─我有時會半夜把她搖醒,拜託她快起來聽我講話,因為我很想和她分享當下的想法。」受父母如此疼愛呵護卻不驕縱,除了父母的身教言教,還有郭思瑜加諸自己身上的責任;「能夠在這麼多愛、這麼幸福的環境下成長,我確實非常幸運。我期許做最好的自己,才不辜負父母給我的一切。」擁有這般外在條件與自我認知,郭思瑜大放異彩只是遲早的事。

「能夠在這麼多愛、這麼幸福的環境下成長,我確實非常幸運。我期許做最好的自己,才不辜負父母給我的一切。」

李元元  儲備能量,蓄勢待發

前言:不願利用父親人脈走容易的捷徑,李元元寧可靠自身實力穩紮穩打,一步步邁向成功之路。

2015年,一個來自台灣的年輕女孩李元元,在大陸浙江衛視選秀節目《我看你有戲》過關斬將奪得冠軍,表演內涵與技術震懾成龍、李冰冰、馮小剛、張國立四位大腕級評審,並感動了電視機前數以千萬計的觀眾。挑剔的馮小剛誇讚:「這是我今年看到最精采的表演,比湯唯、白百合更像文藝女青年。」張國立評論:「我覺得妳是個會挑戲、會演戲的孩子。看妳的劇本很好,沒有一句廢話。妳很慢、很靜,克制是表演中的最高境界。我覺得妳的表演對得起自己。」成龍甚至當場表示:「以後拍電影,一定找妳當女主角!」大家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渾身「戲」胞的才女,是資深演員李立群的掌上明珠。

藝術在血液裡奔流

為《WE PEOPLE》拍攝封面當天,李元元從容面對鏡頭,總能迅速進入攝影師想要的狀態,絲毫不似剛進入戲劇領域的初生之犢。鏡頭下的李元元亦沉穩持重,言行舉止已現大將之風,她卻笑道,自己從小就是個成熟、懂得自我鞭策的「老小孩」。「媽媽很有遠見,」她說,「她怕我太會念書變成書呆子,所以把我轉到體制外的小學,希望我擁有快樂的童年,體驗更豐富的實驗精神與自主性─爸媽給了我一個很棒的成長環境。」國二課業結束,李元元與哥哥赴溫哥華讀書,父母與弟弟稍晚才前往會合;「那邊的生活很簡單也很寧靜,但我反而越來越活潑。」

或許自幼耳濡目染、深受長年作畫的母親影響,李元元升大學時毫不猶豫報讀藝術相關科系─加拿大首屈一指的藝術學院Emily Carr University of Art + Design,主修繪畫。事實上,母女倆將於今年四月底、五月初一起開畫展!「媽媽學的是嶺南派國畫,我必較偏向複合媒材,畫展純粹屬義賣性質,地點在甘肅。」不過,大學畢業之後,她卻一反過往的沉著有定見,對未來頗為迷惘,於是一邊找工作,一邊尋求自我定位。

「溫哥華的步調非常安逸,可惜安逸對年輕人而言是危險的,」李元元說,「當時,我曾經一天投遞50份履歷表,到許多公司實習,嘗試許多不同工作,依然不知道自己該朝哪個方向發展。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我做什麼,父母永遠支持。」某一天,她突然憶起,小學時彷彿有過這樣的夢想─將來長大要當畫家兼演員,「於是我決定回台灣試試,畢竟演戲與畫畫都和創作相關,既是我的熱愛,又是可以做一輩子的事情。」

不急著走進未來

學成歸國的李元元當起李立群的小助理─幫父親處理雜務,同時觀摩、學習父親出神入化的精湛表演。「大約2015農曆年期間,爸爸某個任職浙江衛視的朋友問他,我或哥哥有沒有興趣參加節目。我不想靠關係,也曉得節目完全公正,沒有什麼內定名次,便點頭答應了,沒想到自己會贏。」李元元說。「我的表演仍舊稚嫩,所以我想演一些真實的、自己最有感觸的角色,第一個念頭就是奶奶。」她以祖母為藍本,創作了佳評如潮的舞台小品《奶奶》,名聲亦迅速傳開。當然,大眾難免用「李立群的女兒」檢視她,她更明白,這是自己必須承受的壓力,心態非常健康坦然。

李元元先聲奪人,還未正式出道已擁有好成績,她卻慢條斯理淡定如常,並不急著走進未來;「機會來臨,自己尚未準備好反而容易搞砸。我做任何事之前都先想,能不能做好?結束後檢討,能不能做得更好?現階段,我只專注於充實自己打好基礎,進一步了解表演的本質,體會表演的細微之處。跳踢躂舞、畫畫、排練舞台劇等等,都是很棒的訓練。爸爸是用功敬業的好演員,他曾告訴我,就算沒天賦,勤加用功也能有好成績。我不知道進演藝圈的話發展會怎樣,我能做的是在這條路上不迷失自我,並從中找到快樂。」

「機會來臨,自己尚未準備好反而容易搞砸。我做任何事之前都先想,能不能做好?結束後檢討,能不能做得更好?」



PHOTOGRAPHY : Adams Chang
STYLING : Tricky Chang、Ju Hung
MAKE UP : Oswald Huang
HAIR : Dino Kao(Four Hair Concept)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1. 在獨立中享受人生 捷騰廣告有限公司副理簡歆瑜Annie
    2009.06.04
  2. 追尋當下的喜樂 夏鉑仁波切與陶晶瑩對談
    2010.10.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