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觀光之路的高雄 麗景麗尊酒店董事長潘貴志
2008.12.05 by 翁健偉


有時我會幻想,如果英國女王來到台灣,該找誰才能夠資格跟她談天說地?這個異想天開的問題,在我遇上麗景麗尊酒店董事長潘貴志之後,有了最清楚的答案。除了組織「麗尊帽子俱樂部」(Lees,Le Bonnet Club)提倡社交禮儀與公益活動,她的一言一行,都儼然成為高雄人的表率,而她始終保持這分使命感,不斷驅使自我前進。

什麼才是高雄人

潘貴志非常在意外界把負面的標籤,跟高雄人連在一起。她回憶有次去台北精品店購物,店員一句話,「妳不像高雄人」,讓她反思,到底怎樣才是高雄人。

「其實高雄人都是像我這樣,只是你沒去過高雄,怎麼知道高雄人一定是怎樣?」面對外界的誤解,她總是這樣回答。不只如此,她也把握每一個可以讓外界對高雄改觀的機會,勇於發聲。「有一次辜廉松的太太在12月要舉行慈善晚會,那時在台北圓山飯店,亞細亞集團總裁夫人林許雅容找我參加。活動中寶格麗提供一個義賣的戒指,我就出價買下來,約十多萬元。」潘貴志記得當時她上台不是自我介紹,只簡單地說「我是高雄來的」,「我為何要買?因為這是慈善,二來我代表高雄,讓大家知道高雄的人也有愛心。」在各種社交場合,她的出席不是為替自已出鋒頭,而是想藉機提昇大家對於高雄的印象。

這一點也反應在她的事業上,「以前從事營建業,察覺很多台北人到高雄,發現沒有像樣的飯店、又譏笑我們是文化沙漠,不願多留一天。我跟我先生有一股莫名的使命感,我們就蓋了麗景酒店。」潘貴志說動機非常簡單,只因為覺得當地缺少夠水準的飯店,「因為他是學藝術出身,所以想蓋一個歐洲風格的飯店。當時我們也很天真,把客人鎖定在金字塔的頂端,所以二樓經營法國餐廳,營造走入法國巴黎的那種感覺。在20多年前,在高雄引起了很多震撼。」

由於命名為麗景酒店,很容易被誤會是酒店。但他們覺得消費者需要教育,認為久而久之就會接受,果然開幕後也讓很多人都產生誤會。「我搭計程車要去麗景酒店,司機居然說那間店一定有很多陪酒公主。」她想到創業維艱的許多點滴,現在想起來也許很捧腹,但當時可真是如寒天飲水,冷暖自知,「為什麼要做這樣,你慢慢這樣的堅持、潛移默化,可以提高大家的水準。也明明知道這樣的作法,其實非常辛苦。追求中下定位的客層會很容易經營,但辛苦的路終究還是要走。」

要有自己的特點,這樣就成功了

當然隨著環境的變化,當初許多的堅持,也變成了領導時代潮流的遠見。「現在的高雄多了一些人文的變化,最大的變化是都市景觀的變化、美化的成果,例如愛河。市民開始也重視外表,當然精品也賣得很好。以往香奈兒在高雄業績是第一,因為大家就是會買。」潘貴志對於近期港都掀起的精品熱潮,氣定神閒地下了註解,「如果真的沒有那麼多消費者,怎麼會一家又一家開百貨公司;如果南部沒有這樣的潛力,也不會有人願意投資。」

對於自己的事業,潘貴志強調是「同中求異」的細心。「我們設計電梯時,就把來飯店用餐與住房的客人分開,這樣兩邊都有優勢。因為急著去住房的客人,沒有耐心去等去用餐的客人;反之用餐的客人,也不想跟住房的客人搞混。這是我們當初設計的細心,寧願犧牲營業空間,在空間上做到分眾的區隔,現在的服務業就是要做到這樣的精細。」她認為商務旅客要求的是貼心的服務,馬上可以協助解決人生地不熟的問題,「雖然我們沒有高樓的景觀,但商務客人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欣賞。」

「不管你做哪一行,都要有自己的特點,這樣你就成功了。」這句話不僅是潘貴志從事飯店業多年的心得,也說明了麗景麗尊酒店能毅力不搖的原因。

對於高雄的發展,潘貴志顯得語重心長,「從高度工業化都市,轉變為現代化、服務業為主 在轉型過程並不容易,這牽涉到結構上的問題。。現在的重點是,『高雄要幹嘛』,我們的港口是最棒的,應該是要開放觀光、朝這條路去走,這樣就能突飛猛進。」

「高雄的大方向對,但發展比較遲緩。」她認為如果政府花一點點心力,整個就會蓬勃發展 ,就可以減少南北的差距,「如果你多重視,多給資源給南部,進展是非常快的。但觀光的據點還是要改進,像是愛河、西子灣,可以有許多的發展,都受限現行的法令,如果法令開放,花一點點小錢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效果,就可以吸引人來。」

photo/Ben Wang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