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名洋 愛上台北
2012.09.05 by Julian Kan

費名洋,W Taipei的副總經理,因工作的關係駐留過許多國際大城市。他說,他不難想像自己永遠定居在台灣的模樣。

曾幾何時,W Hotels已成為各國際大都會的時尚指標。或許是品牌的形象定義,或許是旅館內的氛圍,無論在哪個大城市、哪處度假勝地,只要前往W Hotels走一遭,肯定有機會見到當地的名流穿梭其中,演繹最in的時尚姿態。人,也是W Hotels與其他奢華飯店最大的不同之處。多數五星級飯店工作人員以拘謹守禮為原則,「W人」與客人互動時相對顯得活潑、輕快、爽朗、熱情許多,如同飯店內鮮豔多彩的裝潢,桃紅嫩黃寶藍媚紫各自綻放屬於自己的獨特魅力,層級高如副總經理也是這樣─德籍的Florian Kuhn來台已兩年多,今年才三十七歲,有個好聽的中文名字費名洋,負責W Taipei的餐飲業務與外場管理,喜歡交朋友、愛笑的他,身上絕對流竄百分之百的「W血液」。他怎麼看台北?台灣帶給他什麼影響?且聽費名洋自己說。

WE:先聊聊你的家鄉吧。請問你是德國哪裡人?

費名洋(以下簡稱費):法蘭克福和柏林都算。我大約十一歲開始上寄宿學校,在德國許多城市居住過,待最久的地方就屬柏林和法蘭克福了,不過,我始終對法蘭克福情有獨鍾,感覺有一種特殊的聯繫。除此之外,我一直認為,心在哪裡,哪裡就是家。現階段,我的家在台北。

WE:在朋友眼中,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多半怎麼形容你?

費:朋友們都覺得我很活潑外向、機伶有趣、和善大方,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做人做事直接了當,不喜歡拐彎抹角。事實上,我居住過的每一個國家、每一種文化,或多或少都帶給我不同的影響,讓我升級進化變得更圓滿,所以,我已經不是當初離開德國的那個我了。

WE:聽說你是擊劍冠軍。能否談一談,你從這項運動中獲得了什麼領悟?

費:我認為,每個好劍客的手裡都應該有三把劍。花劍象徵靈動的智慧,重劍代表做事的衝勁和堅持,佩劍則是遇事為人的方法和態度。十四那年,我參加「德國盃」國際擊劍大賽,一心想拿冠軍;我當時很自信,覺得自己一定會贏,沒想到卻遭遇了一位強勁的對手─第一次交鋒時差點被他刺中。在以往的比賽中,我較常擔任主動進攻的角色,但對方的攻勢比我更猛烈、更主動,我漸漸有點慌亂。中場休息時我冷靜思考,「轉變」是我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詞彙。我說服自己,不妨將這場比賽看成一次與優秀的夥伴練習。同時,我決定以退為進,抓準時機一擊應該會強過連續幾次的盲目急攻,還可藉機探查他的缺點,最後終於獲勝。從此,我終於了解,最強勁的對手原來是自己。懂得這個哲理後,往後的比賽我都不再感到急切和害怕。後來,我進入了酒店行業,而從擊劍比賽中獲得的經驗讓我至今都很受用。

WE:為什麼會進入旅館這一行?

費:大概是個性的關係,我從小就喜歡和人互動,一成不變的人、事、物對我來說有點無趣,太平靜了。此外,少年時期的我為了參加擊劍比賽,經常旅行德國各地,住過許多大大小小的旅館,再加上父親是建築師,潛移默化之中,我漸漸學會欣賞旅館的建築美感,以及生活其中的律動美感,於是便立定志向進入旅館業,為此,我甚至考了一張廚師執照!轉行並不代表我放棄擊劍,而是選擇從另外一個角度繼續我對擊劍的熱愛。正因為我喜歡擊劍,所以我不想成為一名專業運動員,讓手中的劍成為拉攏贊助商,獲得名譽和財富的工具。我更希望能用另一種心情與劍相處,讓它成為我的生活中更美好的一部分。直到現在,我還在享用擊劍帶給我的財富,那是智慧與勇氣。

WE:除了曾經工作過的國家,工作本身對你產生了什麼影響?

費:我的工作讓我有機會面臨各種不同挑戰,以及親身深入體驗各個地方的民情風俗文化,可以說,工作滋養了我,讓我不斷保持突破創新的狀態。我必須隨時注意流行與相關事宜的脈動,讓自己和工作團隊永遠跟得上時代的腳步,甚至走在更前面。雖然W Taipei是我參與開幕的第四間飯店,但從前的經驗有些可以沿用,有些則需要因時因地制宜再作調整。這分工作當然有趣,卻一點也不輕鬆,若缺乏熱情絕對無法持續—尤其是與他人的誠懇互動,若非發自內心很容易就被看穿。技術面的東西可以被教導學習,顯著卻又細微的差異在於每個人的特質,我們稱之為「W DNA」,這是假裝不來的。因為這樣的氛圍,我從工作中更認識自己。

WE:談談你調到台北的經過……

費:來台北之前,我在Starwood集團旗下另一個品牌位於北京的飯店效力,更早之前待過倫敦、杜拜、阿布達比等地。大家都知道,現在世界趨勢的中心在亞洲,再加上自己在亞洲工作,所以我平時很留意發生在亞洲的大小事物。公司一直知道我的熱情所在,因此打算開設W Taipei時,我就被調過來參與評估的工作,正式開幕後便順理成章待了下來。

WE:來台北之前,你對這塊土地的認識有多少?

費:說實話,只是粗略的認識。我知道台灣有地震、有颱風,民風與中國並不相同,所以W Taipei正式進駐之前,我曾飛過來好幾趟,儘管只能稱之為走馬看花,但依舊加深了我對台北的印象。那時候,我覺得台北有如沉睡中、即將甦醒的美人,許多地方都已到位,只靜待一點點刺激,就能發光發熱。 

WE:來了兩年多,現在的你對台北或台灣又有什麼看法? 

費:台北是我最喜愛的亞洲城市!我覺得台灣很像亞洲的瑞士,人民樂天知命、熱情和善、知書達禮,生活環境安全舒適,已臻國際水準,此外,無論想到亞洲的哪座大城市距離都不遠,非常方便。還有一點,台北的地理位置堪稱得天獨厚,大約一小時車程就有溫泉、山丘、大海,超適合度假。

WE: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什麼地方還是無法習慣?

費:不習慣的地方…好像沒有耶!我連臭豆腐的味道都習以為常了,只是不喜歡吃而已(大笑)。事實上,曾有朋友問我,能否想像自己從此一輩子在台灣定居的景象,我的回答是,當然沒問題!

WE:不過,台北的發展似乎不如北京和上海快速…

費:我認為,每一座城市發展至一定規模之後,硬體設備其實相差無多,高樓大廈、便捷的交通運輸、規劃整齊的市容等等,重要的是居住其中的人─居民讓每個城市擁有獨特的韻味。我2000年到杜拜的時候,這個城市仍舊是沙漠中的一片荒蕪,但沒幾年的工夫,就滿是摩天大樓,徹底改頭換面,變成中東最繁華的大都市。即便台北某些地區的硬體不如北京或上海壯觀新穎,但台北居民的素質,將是令你們與眾不同的進步元素。

WE:你在台灣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費:絕對是朋友!其次,台北的活力和動力同樣深深讓我感動。當然,看到W Taipei成長茁壯、很快就融入這塊土地,也是我的一大收穫。從零到現在的規模,W Taipei就像我的寶寶,每一天都在進步,每一天都有一點點新發展。即便未來某一天我被調往其他城市工作,這裡的好朋友和W Taipei,將是吸引我不斷回來探訪的重要因素。

WE:台灣帶給你什麼改變?
兩年多的時間不長不短,若有改變,自我也很難立刻就感受到。不過,正如我方才所說,台灣人的活力和動力深深感動並感染了我,我同時相信,這股活力與動力將是把台灣不斷往前推的重大力量。身在其中的你們也許不覺得,但我一個外來者,彷彿鳥瞰般從另一個角度審視,認為台北真的有機會在未來二十年之內成為全球最偉大、最進步的城市之一,千萬別小看自己。●○

Photo/A-New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費名洋
  • 費名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