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界新貴 杜拜藝博會觀察報導
2013.05.05 by Julian Kan

在五月底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之前,三月底的中東已經熱熱鬧鬧地舉行過「Art Dubai第七屆杜拜藝術博覽會」,杜拜藝博會被公認是近年中東最盛大的藝術盛事,本刊的杜拜特派員Junot實地赴會,並於現場專訪參展藝術家,以下便是他來自現場的第一手觀察報告。

2013年杜拜藝術博覽會舉行於3月20日至23日,主要展場為度假海濱勝地「Medinat Jumeirah」,此外,另在杜拜歷史城區Sikka – Bastakiya和杜拜金融特區DIFC (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舉行2個小型外圍展,展期內每一時段也安排與藝術創作者直接對話的座談會,或會場專人導覽。藝博會頗有以度假氛圍吸引來客的意味,不僅舉行在盛夏來臨前,宜人氣候之末的三月底;主展區一帶觀光氣氛濃厚,展場雖為中東回教式建築,但本身其實是飯店和購物區。

展場內的參展單位是來自全世界主要城市如巴黎、紐約、倫敦等地的77家藝廊,可以看出歐美知名藝廊的作品在質與量上,依舊是展場中的亮點,但除了藝廊, 5個非營利的中東區域型藝術單位,如「杜拜美術文化部Dubai Culture & Arts Authority」、「沙加藝術基金會Sharjah Art Foundation」、「卡達美術館協會Qatar Museums Authority」、「阿聯酋藝術雙年展UAE Venice Biennale Pavillion」等等;以及「Harper’s Bar Art」、「Brownbook」、「The Art Newspaper」等15家藝術出版集團也參與盛會,前者意在觀摩見習,後者則顯示了當地傳媒圈對此活動的重視,前來報導,可收「魚幫水, 水幫魚」的雙向效益。

在展覽現場,本刊特別專訪到本次參展藝術家之ㄧ,瑞士籍建築師Andre C Meyerhans,他受教於英國,近十年在中東發展設計事業,作品範圍甚廣,包含建築、室內設計、家具與珠寶等,透過他的說明,我們可以明白杜拜藝博會的確能看出中東當代藝術發展的若干端倪。

WE PEOPLE(以下簡稱WE)︰你本身所學是建築與企業管理,但同時也從事裝置藝術和珠寶設計,請與讀者分享中東的藝術環境有何特色?

Andre C Meyerhans(以下簡稱M)︰中東有很悠久的文化基底,是人類文化搖籃,許多古文明發軔於大河流域,如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今伊拉克),埃及與波斯(今伊朗)及奧圖曼土爾其(今土爾其)等, 地理上,中東為西方與東方的貿易樞紐,甚至地中海沿岸還留有羅馬帝國向東擴張時的大量遺跡。

不單是歷史上的文化因素,本地區近10年來的經濟與政治發展,對城市帶來的影響等,都是思維的養份,但源於其游牧民族的過去,文化也許不是由具體文物呈現,而是由交流方式及慶典等非物質的事物來表現,但我們生於一個物質社會,這些精神上的文化成份,需轉化以符合全球化思維,這過程具挑戰而趣味。

但真正的問題是,中東地區是否具備一個藝術環境的『雛型或輪廓』?如我們假設藝術發展需要一個不受拘束的、無疆界的空間,以及一個『存疑』以刺激思維的過程,如此社會機制將不可避免地失效,而來自文化及宗教面的質疑將非常龐大,目前許多政府,以建博物館和文化機構、藝術展的方式,來激發文化覺醒。

但對於藝術發展的新興區域來說,還在摸索前進之時,創作是相對較活耀的,這其實是藝術家難得的機運。

WE︰藝術創作還是須要相當的市場來支撐,目前藝術或設計的市場性如何?

M︰就藝術面來說,越來越多的藝廊出現,也吸引潛在的投資人,比較特殊的是藝廊內展示越來越多中東或回教相關藝術品,顯示本地「在地的自覺」和自我文化包裝。符合區域規範的設計通常是成功的,誇張的設計只要不是太普通就可以被接受的,不過消費模式仍是品牌導向重於創作本身,因為特殊創作可能和本地社會認同有所衝突,所以此類原創藝術品的購買力極可能來自區域外。

WE︰你也參加了本次的杜拜藝術博覽會,如何呈現參展作品?

M︰我將這次的參展內容定名為「Patterns Reloaded圖騰重生」,我以中東特有傳統圖騰為起點,來發展現代藝術,以建築裝置藝術和光影雕刻這二個層面來展現我的觀察。我的作品展出於Bastakiya區域的Orient Guest House,這裡本為一座古老宅邸,目前已修建為精品旅館「boutique hotel」,也安排了一場私人導讀。

WE:一地的財務環境是藝術發展的關鍵因素,對這方面你的看法是?

M︰當地政府在這方面是相當支持本地人才的,不同團體支援他們認同的藝術家,這一點是相當超越其它國家的做法,然而就「支持陌生領域」這方面的意識,還處於開展階段,這讓主張追求發展個人意識的創作者相對處於劣勢,但基本上這也是自然的物競天擇。

WE︰你認為杜拜藝術博覽會能對藝術家和市場帶來何種助益?

M︰無論藝術博覽會本身是否直接對藝術創作者產生立即效應,或藝廊參與量多寡,只要藝術交易熱絡,創作者就是直接受益!簡言之,只要有曝光率,就能幫助到藝術家。杜拜藝術博覽會,是杜拜行事曆上很重要的事件,足以說明這對於公眾藝術認知發展的意義,在杜拜,這不是少數人的活動,而是人人都該知道的活動。

WE︰本次杜拜藝術博覽會的重點是? 有何是精華之處?

M︰杜拜藝術博覽會於Jumeirah 海濱區域舉行展覽,來自全世界的77個藝廊帶來所屬藝術家的作品;另外於杜拜歷史區域Bastakiya,進行另一藝術家更集中的特展,此區稱為「Sikka」;並且,所有杜拜藝廊於展期中多進行特展,其間於各展區內也有接駁巴士方便參訪。

本地藝廊通常會呈現本地藝術趨勢,其實我也推薦「Sharjah Art Biennial」,那是個雙年展,,Sharjah是杜拜北方的酋長國,這個雙年展不僅較不商業化,同時也較能發現不同取向的藝術。●○

Photo/Junot Liu、Andre C Meyerhans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Andre C Meyerhans為品牌Mario Uboldi 設計的珠寶
  • 會場藝術接駁專車
  • 瑞士籍的Andre C Meyerhans是建築師,也是多才多藝的藝術家。
  • Andre C Meyerhans於這次杜拜藝博會展出的作品《mashrabia cube》
  • Andre C Meyerhans位於杜拜「Yas Viceroy亞斯總督酒店」1樓的室內設計作品。
  • 藝術家Win Delvoye於這次杜拜藝博會展出的作品
  • 回教藝術家Ali Cherri在今年杜拜藝博會展出之作《The birds without birds - Death from the Sky”》
  • 藝術家Luis Cammitzer於這次杜拜藝博會展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