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智偉&坣娜|執子之手,相濡以沫
2018.01.12 by Julian Kan

薛智偉,青年時期便隻身來台打拼,成功創立自己的企業王國,日前更因對台灣經濟的卓越貢獻,獲得中華民國國籍。
坣娜,紅極一時的歌手,雖歷經種種磨難卻不曾放棄自己,勇敢活出更璀璨的生命。原本生活沒有交集的兩人因上天的恩賜與祝福而相遇,許下「我願意」的美麗承諾⋯⋯



每當看到滿頭銀絲、微笑著手牽手、在街上緩步前行的老夫婦,心頭總是格外溫暖。微笑,是對生命的感恩、對彼此的感謝;手牽手,是不離不棄、相互扶持的一世承諾。他們之間的愛或許不若青春綻放時那麼乾柴烈火,卻因光陰的淬鍊變得既濃且純,比從前更加飽滿芬芳,一如八月桂花沁人心肺的縷縷幽香。四星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薛智偉(Jeffrey Schwartz)與坣娜,將來大抵就是這般幸福模樣。兩人的人生軌跡原不大可能發生交會,卻在上天的恩賜與祝福下相遇、相知。經過三年交往,確定婚姻生活是雙方想要的,薛智偉與坣娜終於在去年12月完婚,舉辦了一場與眾不同的婚宴,從此以夫妻的身分展開人生新篇章。新婚燕爾的兩人,與《WE PEOPLE》分享了他們的喜悅。

無心插柳,意外開花結果

薛智偉與坣娜的結識,源自王效蘭女士對好友的關心。「多年前的某一天,王發行人打電話給我,說有事請我幫忙,」坣娜細說從頭,「她很少開口,我心想,事情一定很慎重。王發行人告訴我,有一對夫婦-兩人都是她的好朋友,太太過世未久,先生的心情很低落。她想請我教那位先生瑜伽,讓他能在練習的過程中藉此由內調養。」眾所皆知,薛智偉是空手道高手;王效蘭女士認為,一直靠如此激烈的運動發洩情緒不是辦法,所以求助精於瑜伽的坣娜。「初見面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基本上,我覺得他很溫和、很nice、很有教養,而且根本不像外國人。」坣娜回憶。「既然發行人給我的指令是幫助他,那我就盡我所能給予協助。」兩人互留了line,也曾獨自約碰面喝咖啡,不過,或許時機未到-薛智偉尚未走出喪妻之慟,沒有學瑜伽的心思,喝完那杯咖啡兩人長達一年未聯絡。

再度聚首,仍舊是王效蘭女士的無心插柳;「發行人約一群朋友聚餐,我是其中之一,」坣娜接著聊,「當下,我只是隨口問一聲,薛先生好嗎?沒想到發行人如實轉告。」基於禮貌,薛智偉回電了。這一回,彼此聊得較深入,對對方似乎有了不同的感覺,過了一段時間決定正式交往。問及最喜歡、最欣賞坣娜的哪一項特質,薛智偉一邊深情地望著嬌妻、一邊笑著答:「沒有什麼不喜歡的!她很穩重,很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和心靈。男人最怕女人不理性,口是心非,說一套、做一套。坣娜不是這種人。到了我這個年紀,理想的伴侶是思想成熟的女性,可以和我一起分享平凡生活裡的點滴,一起為社會公益盡心力。」

正向思考,擁抱幸福

坣娜又是被薛智偉的什麼特質吸引?「Jeffery家境優渥,卻能勇敢地獨闖異鄉、白手起家,」她表示,「他20歲來到台灣,要知道,那時台灣的環境頗辛苦,創業並不容易,但那時的台灣也最溫暖。」此外,坣娜還非常敬佩先生的胸襟;「他告訴我,他希望能做出品質好、品味好、但相對便宜的產品,讓普羅大眾都負擔得起-他的生意毛利低、壓力大,賺錢並不容易,但一個商人能這麼想,表示他心懷大愛,他信仰的上帝因此賜予他許多財富。當然,許多朋友一提到Jeffery都對他讚譽有加,說他很疼已故的妻子,但我看到的是他良善、幽默、正直、好學的本質-我往往是因為需要某一項知識才會深入研究,他無論需要與否,都有探究的興趣。」

薛智偉特別補充,隨著交往日久,坣娜給予他相當正面的影響;「以前,或許個性的關係,我是凡事悶在心裡的人,不大說出來。她教會我正向思考與溝通的重要性-把事情講出來,沒有無法解決的難題。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很貼心,永遠把我放在第一順位。」坣娜解釋:「我習慣清清楚楚,弄清楚了自然輕鬆,不清不楚的話自己打結,身邊的人也打結。不管伴侶、家人或同事,都需要溝通。我記得,交往的頭一年挑戰很大,因為他一天到晚獨自生悶氣;碰到這種情況我都會開導他,勸他冷靜與正向思考,毋須太過擔憂。」說實話,沒有人比坣娜更了解正向思考的真諦了。多年前正要大紅大紫之際,一場車禍幾乎摧毀她的人生,除了美麗的容顏完好無缺,五臟六腑、骨骼均遭受嚴重損傷,甚至導致日後因免疫力下降而引發重度紅斑性狼瘡;但她不怨天尤人,將種種磨難視作修行,藉瑜伽自我療癒,笑迎每一天的陽光,還大方伸出援手做公益,幫助失智症患者與小腦萎縮症患者。她的毅力、她的勇敢、她在絕境中的轉念,值得每一個人學習。

結婚,愛情最誠懇的承諾

情投意合的兩人,最終走入婚姻似乎是必然的結局。「我是想結婚的人,」坣娜甜甜地說,「而且我相信,愛情會越陳越香、愈愛愈濃。我不認為兩人走到最後會因時間久了演變成親人關係,這不是我要的戀愛或婚姻。我已經有親人,不需要再找一個。交往初期我便坦白相告,如果他沒有這個打算,那我也不用浪費自己的時間和他的時間。那時他還問我,對象在哪裡?我笑說,你一直擋在我旁邊的話,對象不會出現,你要想清楚。我明白,當時的他很願意和我在一起,但並不想再次走入婚姻-我們倆正好相反,我始終未婚,他卻在婚姻裡面很久,經歷大相逕庭。我並非要逼他或給他壓力,只是想釐清,如果結婚不在他的考慮之中,就算我再喜歡也是枉然。倘若他不願結婚我能理解,但我說,請你也要理解我想結一次婚的憧憬。年紀愈大我愈明白,人有時候實在無法與老天抗衡,但起碼要努力去做,嘗試過了仍然行不通,不妨坦然接受。有一天他突然說,我們去看戒指吧!原本設定先訂婚、2018結婚,過幾天他又突然說,不如今年(2017)結婚吧!」

坣娜提出婚姻議題時,薛智偉確實思考良多;「許多我認識的夫婦,時間久了各走各的,兩人在一起變成一種習慣,而非發自內心的愛。我以前沒想過,總覺得 還沒分開就算不錯了。她給了我一個嶄新的目標-在一起一定要越來越好。很多人做不到,但我們果真越來越好。其實我不是猶豫,婚早晚要結的,只是拖著沒辦。我學東西比較慢,需要時間消化吸收,後來我終於理解她說的話。我先問自己,不結婚的理由是什麼?想了半天一個也沒有。今天在一起,明天還想在一起,那結婚就是對的。結婚是對感情最慎重、最誠懇的承諾-我這個年齡要的不是女朋友,而是可以陪伴身邊的太太。」原本,兩人只想舉行很簡單的儀式;「我想想,不對呀!我結過婚,但她沒有,應該給她一個婚禮。」

來自新人的歡喜祝福

對不少女性而言,浪漫婚禮彷彿是婚姻生活最燦爛的剎那,待儀式完成,一切回歸平淡。坣娜絲毫不在意、甚至不需要,她要的是踏實的婚姻、而非婚禮,反倒薛智偉說服了妻子。「為什麼不請客?」他開心地說道,「我想讓大家知道,我娶了坣娜!」幾經商量,他們決定辦一場party;「我們稱之為『歡喜祝福宴』,定調為歡慶人生的大party,」坣娜解釋,「不走紅毯,也沒有主婚人、證婚人等等冗長的致詞演講,只是將真心祝福我們的人邀請到現場,而我們也把這股來自眾人的祝願力量,千百倍送還給每一位嘉賓,期許大家都有更豐碩、更喜悅的一年。」通常,新娘理當是婚宴的主角,不過既然這是一場不落俗套的婚宴,概念和流程便不比尋常-坣娜甘願退居次要,將焦點都放在薛智偉身上,還特地攝製了一齣微電影,收錄薛智偉來台數十年的點滴。

薛、坣兩人結婚,最高興的莫過好友王效蘭女士,囑咐一定要送坣娜一件Lanvin訂製無價的婚紗-蕾絲面料的圖樣由Lanvin的logo編織而成,全世界僅此一件。當晚一開場,坣娜先獻唱了一首希伯來聖歌,歌詞的內容是一篇猶太祈禱文-她練習了兩年,作為送給夫婿的禮物,也藉此祝福現場所有嘉賓。薛智偉說,他遠道而來的猶太朋友聽了無不感動得熱淚盈眶。接著,他們運用浮空投影的方式,呈現新郎的「台灣故事」,並且找動畫公司畫出薛智偉心目中上帝的模樣投影空中,兩人在上帝的見證下締結為夫婦。末了,還請郭子乾等藝人朋友上台表演模仿秀,全場笑聲不斷賓主盡歡。「以前,我人生中最不好的事情都發生在11月底、12月,所以一到年底就胡思亂想,」薛智偉開心地說,「以後,12月結婚將變成我人生最圓滿的月分!」《WE PEOPLE》祝福他們白頭偕老,永遠幸福!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