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見樂 駕馭風帆的豪情快意
2016.11.11 by 林巧玲

 

時至今日,帆船不只是一項這項運動,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如何在無垠汪洋中憑藉智慧、勇氣與堅定的判斷力,航向目標,是挑戰,也是讓人之所以著迷的原因。

 

帆船,當今最古老的體育競賽項目之一,這項必須藉助風力的活動,直至航空機具發明前都還是人類探索世界最重要的工具,它不只是人類順應自然借力始力的智慧展現,也蘊含著人類海上冒險的雄心壯志。相較於過去,包括通訊設備與衛星追蹤系統的進步、更精準的天氣預報資料,以及採用輕盈堅固的碳纖維材質打造出較以往減輕許多重量的船隻……等各種相關支援技術的進步,讓帆船賽事更形安全,航駛時程也大為縮短,讓懷抱雄心壯志投身這項運動的人們,可以更稱心安全地御風而行,以智慧與體力征服大自然的千變萬化。

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亞洲最負盛名的一級離岸賽事

當今最大規模的帆船賽事當屬美洲杯帆船賽,和與奧運會、世界盃足球賽以及一級方程式賽車被並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四項傳統體育賽事。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則是亞洲最具代表性的一級離岸賽事,也是當今世上最難的一級賽事之一,航程中除了會遇到海上貨船,還要應對南中國海的突變情況。這項賽事的歷史開始於1962年由香港出發的五艘帆船開始寫起,那年首先衝過科雷希多島終點線的是Chris von Sydow的Reverie號,時間為107小時29分57秒。52年來,這項賽事見證著帆船運動在亞洲的發展足跡,也記錄著帆船比賽科技發展的一日千里;在最近一次的「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賽事中,Anthony Root和Steve Manning的Ker42型Black Baza號以60小時10分47秒的時間勇奪IRC修正時間冠軍,相較於52年前的冠軍紀錄,花費僅一半的時間。(終點於1996年改為科雷希多島以北五十公里的蘇碧灣)

這項亞洲最負盛名的帆船國際賽事,發起自歷史悠久的香港遊艇會(Royal Hong Kong Yacht Club),創立至今逾百年的香港遊艇會,不僅見證著帆船這項傳統運動在香港的發展,也是當前世界最大的遊艇會之一。勞力士於1962年始成為推動這項亞洲一級離岸賽事的最重要夥伴,見證優秀帆船運動員們乘風破浪、征服大海的決心與勇氣。

2016年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日前甫圓滿落幕。比賽開始當天,啟航槍聲鳴起後近一小時的時間,所有參賽船隻幾乎都還滯留在維多利亞港中,在天色迷濛的雨霧中,43艘參賽帆船已揚著帆等候風起,朝賽事終點科雷希多島以北五十公里的蘇碧灣前進。兩天後,Anthony Root和Steve Manning的Ker42型Black Baza號勇奪IRC修正時間冠軍,亞軍是剛打破衝線紀錄的Alive號;季軍為William Liu的A40RC型海狼號,同時是IRC賽船級2組的第一名。RP66型Alive號勇奪衝線冠軍,成功以47小時31分8秒刷新紀錄,比Beau Geste號在2000年創下的紀錄快了11分59秒。

在這趟難度極高的藍海賽當中,有時會風高浪急,有時又會波平浪靜,未到終點前,勝負時時可能都會翻轉,端賴航行者的智慧。無風,是駕駛帆船時最無計可施的難關,唯有耐心靜待風雲再起,伺機而動,哪怕只是再微小的風量,都是再度啟航的動能。在這趟從香港航抵菲律賓的航程中,將會在呂宋遇到無風地帶,不少選手都會在此停滯不前,而須重新起步;這個無風的難關,也將可能是逆轉情勢的關鍵。

本身也參與了此次賽事的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賽委會主席Simon Powell說,「它是亞洲最經典的比賽,每個離岸賽帆船手一生中都應該參加一次」,投身風帆運動至今已超過30年的他,曾先後在2008、20010、2012、2014年參賽,今年是他第五度參與此賽事。風帆賽除了讓選手在乘風破浪獲得征服天地的快意,Simon Powell認為它同時也具備「有趣、刺激、具可看性」等特色,在賽事進行過程中,協會最重視的莫過於「安全是最重要的」,為選手準備了先進設備來確保安全,不過他也說「一旦出海後,船員的生命還是由船員自己負責。」

令人欲罷不能的航行之樂

這種伴隨著航行過程中而來的不確定性,是刺激,也是無法全然掌控的不定數。然而,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種你永遠不會知道接下來將有甚麼挑戰等著你的未知,往往讓人一旦投身其中,就成為無法捨卻的摯愛。舉例來說,香港鋼鐵大王之子-紹榮鋼鐵集團的第二掌門人龐輝,於30多年前在馬來西亞首度接觸風帆後,便再也離不開這項令他一見鍾情的運動。他在1975年開始出海,曾先後獲得1986年勞力士中國海帆船賽等多項賽事冠軍。現年七十一歲的他,有著一身長時間與陽光為伍的健康膚色,致力於風帆教學,被譽為是「亞洲風帆之父」,中國第一批專業水手因他的免費培養而出現,不少來自中國的風帆運動員是得自他的啟蒙與調教。

「怎麼樣可以在順風的情況下,讓船到達要去的地方,帆船的奧妙就在此。只要有一點風,就能順風而行,這就是帆船的奧妙。」說起話來簡單扼要的龐輝,為這項令他魂牽夢縈了30多年的運動歸結出這樣的定義,御風而行的原理,其實就如同他所說的那麼純粹而已,然而要怎麼把這個再單純不過的道理落實在實際航行中,其實需要同時間處理許多外在變因,而要怎麼照著這個規則讓船行駛到預定目的地,就成了讓所有風帆愛好者著迷不已的那個點。

就像這次獲得IRC修正時間季軍的Seawolf隊長William Liu所言,「帆船賽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有太的不確定性」,當初因為跟著朋友玩風帆而自此無法自拔地愛上風帆,花費十年時間尋找合適人選,組成現在的參賽隊伍,「要有團結精神,而且不怕吃苦」是他考慮的首要條件。或許被烈陽長時間照射,或許被滂沱大雨淋得溼透,「在船上其實很苦的,吃壓縮餅乾。世界上有多少人發過誓,比了這次之後就再不再比了。」藍海賽不只是風吹日曬雨淋這些肉體上的考驗而已,甚至可能遇到更複雜而危險的挑戰,然而卻怎麼樣也澆不熄這些風帆賽愛好者的熱情,「這也就是為什麼帆船運動被戲稱為『藍色鴉片』的原因」,William Liu笑著點出就算再苦也讓他們這群風帆賽事愛好者不斷開始一次又一次的航程的原因。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