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時尚 編舞家王尚綺及何靜茹專訪
2007.09.05 by 翁健偉


即將在台北藝術節公演的創作《走快一點,型男!》,是一齣結合時尚秀、現代舞、DJ打碟、裝置藝術……,等多重元素的表演。網羅了台灣、德國、香港、西班牙等地的舞者,在作曲家陳光榮(電影《無間道》配樂)的音符中,重新解構從古至今讓你我最熟悉、最著迷,只要一提起、話題就會永遠說不完的時尚。

驚訝身邊的人如此注重時尚,觸動創作動機

在德國居住了七年,最近才回台的編舞家王尚綺,不否認回台灣最大的衝擊之一,「發現街上的人,即便是青少年,都非常注重打扮!」跟他在柏林生活時所看到的人相比,顯然少男少女對名牌更為關心,「因為柏林圍牆倒塌後,當地市政府花費相當多的資源在重建東柏林,長期下來財政是處於赤字邊緣。但在那樣的氣氛中,柏林市民其實是沒有什麼機會消費奢侈品的,街上10個人有8個人的鞋子都是舊舊、髒髒的。」但即便穿舊衣服,柏林人走出來卻是那麼地有自信:「當服裝限制你的時候,要怎麼呈現自己的態度,這是我想要探討的。」

而來自香港的何靜茹,則碰上更讓她為震驚的例子。「我姪女才13歲、中學一年級,可是她拿很多名牌的商標考我,『妳知道這是什麼牌子嗎?』在我這個世代,都是進入社會後才有機會接觸到名牌,這些中學生怎麼知道這些呢?」後來她發現,學生會熟悉名牌,都是因為父母親買名牌包包給他們使用,「我很想知道,這些父母的動機是什麼?當我們把全部的包包都帶在身上時,會變成怎樣呢?」
兩位舞蹈家決定把他們的疑問,放入《走快一點,型男!》當中。「我們也會有模特兒走台步,但會用不同的方式來走,例如倒退著小跑步,藉機來反思究竟什麼是時尚。」

對名牌的熱愛與迷思,要看到原創的特質

在喧騰一時的「環保包」搶購風波之後,兩人看待大眾對於時尚的迷戀,也有各自的心得。「我會買有創造力的名牌,但不是看那個商標。」王尚綺說明自己相當喜歡的名牌包,「是用廢棄的卡車去做的,把各種卡車的零件重新資源回收、利用,所以每個包做出來都與眾不同。」我聽了打趣說,被他這樣一宣傳,可能大家又開始瘋這個牌子也說不定,所以還是別寫出來的好!

何靜茹則體認到,大眾對於名牌快速降溫的反感。「我有一個名牌包,現在這個牌子很多人在仿冒,所以當我背它出門的時候,朋友看了都說,『哎喲,妳怎麼背這個?!』原來當人人都有,又分不清正牌跟仿冒的時候,寧可放在家裡不帶出門─因為怕被認為是假貨!」
然而在同時,她也曾應邀在時尚秀表演結束後,親眼看到出席的貴賓們,面不改色拿著型錄跟店員說,「我就要這個」。何靜茹說:「那可是十幾萬港幣,連東西看都不看,就結帳了。」因此她希望藉著這次創作的發表,跟觀眾溝通一個想法,「要欣賞內涵、深度,不要只光看表面。」舞者們不穿戴名牌服飾,用態度、肢體去表現角色,用舞步來發揮原創性。

真正的時尚會超越時代,成為經典

因為兩人在舞台上都有相當的資歷,也都曾應邀參與時尚秀的演出。跟這次比較劇場形態的創作相比,其實兩者的差異非常明顯。「我覺得舞者的肢體語言是比較『個人』,模特兒的肢體語言會比較注重在『穿衣服』。」王尚綺記得當時一起同台的模特兒,都非常的專業,在伸展台上全然靜止不動。

何靜茹則曾受邀替Louis Vuitton走過終生難忘的秀,「因為是在很小的房間,表演給VIP看,大概不到20個人,所以跟觀眾的距離非常的近。」但最特別的地方,是她全身都用簾幕遮住,只能露出小腿:「因為要走出不同鞋子的不同感覺,從高跟鞋、平底鞋等,只有舞者才能用腳詮釋各種鞋子的生命,那不是單純走台步能辦到的。」

因此對於名牌的狂熱,兩人都表示透過作品,提出不同的觀點:「我們只是沿用了時尚秀的模式,讓觀眾彷彿進入看秀的場合,甚至成為伸展台的一部分,但我們不會提供結論。」就像何靜茹說的,「真正的時尚會超越時代,成為經典」,換一個方式,我們將跳脫世俗的觀點,看到流行的深度。

《走快一點,型男!》
演出:崎動力劇場
地點:台北城市舞台
(兩廳院售票系統,02-3393-9888)

photo/Ben Wang

推薦文章
  1. 平川紀道 數位遙控想像力
    2010.04.05
  2. 生命的質感 大寶霖潮流木雕藝品副董事長胡寶莉
    2010.10.05
  3. 仲夏藝境 2011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2011.08.05
推薦影片
  • 來自香港的何靜茹(左),與旅德七年的王尚綺,以他們拿手的舞蹈,注入各種劇場元素,提供觀眾一個反思何謂流行時尚的觀點。
  • 來自香港的何靜茹(左),與旅德七年的王尚綺,以他們拿手的舞蹈,注入各種劇場元素,提供觀眾一個反思何謂流行時尚的觀點。
  • 來自香港的何靜茹(左),與旅德七年的王尚綺,以他們拿手的舞蹈,注入各種劇場元素,提供觀眾一個反思何謂流行時尚的觀點。
  • 在拍照的時候,舞者們靈機一動,決定模仿時尚雜誌的模特兒們,「為什麼穿上漂亮衣服就一定得把身體扭來扭去」,故意擺出各種超越人體極限的肢體語言,幽了時尚一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