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禮霖 開啟大馬電影新浪潮
2017.10.30 by Christine Chen

電影《分貝人生》由一個沒有劇情長片經驗的馬來西亞新導演,搭配一個從事唱片業二十年的製作人,在2014年金馬創投上,以黑馬之姿一舉拿下百萬首獎,並在從無到有的募資過程中,幾經波瀾,最後甚至邀到金馬影后張艾嘉參與演出,今年更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和最佳攝影獎項,成為台灣觀眾眼中的大馬電影新焦點。

▲電影《分貝人生》劇照

當所有人將光環放在導演陳勝吉身上時,電影《分貝人生》背後還有另一個重要推手必須被認識,他是王禮霖,投入馬來西亞唱片業二十年,如今轉換跑道至電影圈,在第一部監製電影《同學會》慘賠的前提下,他卻越挫越勇,在2014年以《分貝人生》獲台灣「金馬創投」施南生、陳可辛、李烈三位評審一致青睞,一舉拿下百萬首獎,去年亦憑藉電影《痲瘋》獲頒2016金馬創投會議首設的馬來西亞獎。

小人物的逆襲

回顧這一切,要從 2014年七月說起,當王禮霖的友人詢問他要不要參加金馬創投時,他連聽也沒聽過什麼是創投。(金馬創投成立於2007年,提供華語電影相關創作者與電影發行商之間所設的投資平台。)但為了一搏輸贏,他找上了當初拍《同學會》的副導演陳勝吉。王禮霖說:「陳勝吉在馬來西亞參加過BMW短片競賽,曾以《32°C 深夜KK》橫掃最佳導演、編劇等各大獎項。我看了也很喜歡,因此決定參加創投時便找上了他,但他卻一口回絕我。」王禮霖不死心又連哄帶騙邀他先見面聊聊,陳勝吉依舊婉拒,因為馬來西亞電影市場不好,當時他已生活不下去打算轉行去販賣攝影機,直到王禮霖說不然掛個名字,入選再說嘛。陳勝吉才點頭答應。

既要參加金馬創投,王禮霖認為小情小愛自然不適合,反而是關於發生在普遍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貧窮題材更為貼近民心,雖然當時在創投會議上也有老師認為這議題有什麼好拍,窮人看了不就要去跳樓?還不如變成黑色幽默喜劇。因此王禮霖與陳勝吉決定調整故事,但不是調性上的乾坤挪移而是將一家人的故事聚焦於一天。結果公布結果的那天「想都沒想過,沒背景、題材又冷門的我們竟然會得到百萬首獎。」

▲ 電影《分貝人生》劇照

 

從籌資到殺青的曲折離奇

當時創投得獎雖然風光,但still nobody(什麼也不是)。後來,第一個找上他們的投資方是劉德華,「當時他還在拍電影《長城》,為此我們特別飛了一趟北京,和他聊了兩個小時,但在磨和半年後,雙方還是決定暫不合作,但這個互相學習的過程我們都學了不少,我也很感激他是當時第一個進來協助推動的人,只不過我們又從有資金回到沒資金了。」就在看似歸零的狀態下王禮霖終於遇上了滿滿額娛樂(mm2),在CEO Melvin Ang的支持下,資方全然不插手內容,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協助窮人,因此他們也協助舉辦了不少扶貧、慈善活動。

▲電影《分貝人生》劇照

不過,即便資金到位,電影本身仍舊還有許多問題要解決。王禮霖笑說,陳勝吉很做自己,他不隨波逐流,且無論在觀察力、看故事的邏輯、見解跟思維上都自成一格,但他個性很怪。「我每次都說我以後不會再跟他合作,但現在我們變成很交心的朋友。」不過導演究竟有個性到什麼程度?王禮霖說,導演一開始根本不想要男主角陳澤耀,因為他不相信做為偶像歌手的陳澤耀能勝任此角色,而對於王禮霖要找張艾嘉飾演母親一角亦因口音原由他強力反對,並認為馬來西亞人會更合適。但事實證明,無論是陳澤耀的爆發力抑或張艾嘉的詮釋都令他相當折服,在慶功宴上陳勝吉也盛讚兩人確實表現相當優異。

▲電影《分貝人生》導演陳勝吉(左)與製作人王禮

如今,《分貝人生》上了院線電影。片名「上分下貝」兩個字組合起來,恰好形構了一個「貧」字,並依此線索將馬來西亞貧窮現象所衍生的事件,與日常生活產生微妙的聯結。無論票房好壞,得獎與否,《分貝人生》的存在確實為馬來西亞電影市場開啟了一頁新篇章,有一小部份也歸功王禮霖的勇氣,因為他的堅持,專門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才能走到今天的局面。那麼接下來呢?「明年我們要挑戰第一部上院線的馬來西亞音樂產業紀綠片。」當然未來會如何沒有人知道,但路,都是走出來的,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攜手獻愛心 天天兒童節
    2010.05.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