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的真義 彭麗媛造型師馬可
2013.03.21 by Val Tseng


馬可是一位與眾不同的設計師,因為體念和追求物種最基本的需求及美好,而把這些愛及關懷投射在創作上,創造中國軟實力向世界發聲的同時,我們希望馬可也可以與我們分享這些她心中的真善美。

彭麗媛夫人隨著夫婿習近平出走國外,雍容賢淑的樣貌被世界肯定,琢磨的伯樂便是設計師馬可,她決定了彭麗媛夫人被世界看到的樣貌,這樣深厚的功力並不純屬幸運,更非只是巧合,設計師馬可了解服裝之於自己的意義,甚至篤定自己鍾愛的事物,並因為透徹明白而使自己每口呼吸都在為目標努力著、貫徹著,這些深厚的理念及對身為人的感念不停止地驅策她往前。這樣迷人的存在,使我們想更深入了解馬可對於服裝和外界的想法。

WE PEOPLE(以下簡稱WE):中國因為彭麗媛女士而從中央開始有軟實力經濟及周邊影響,馬可小姐身為一個設計師及藝術家,對這件事的效應有什麼感想呢?
 
馬可(以下簡稱馬):這件事的影響力超過我的想像,沒想到彭女士的著裝會引發國人這麼大的關注。彭女士為國人樹立了一個榜樣,只有中國人購買自己的產品,才是對中國製造走向中國創造的最大支持。相信這次她的全國貨出行一定會讓國人更加關注環保和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會讓國人更有信心把中國建設得更美好。

WE:幫彭麗媛女士設計的衣物似乎與馬可貫用的材質、版形迥異,馬可是一個如此堅持自己理念的設計師,在著手幫彭麗媛女士量身打造時,是怎麼想的呢?
 
馬:這是我首次嘗試為專人設計,專人設計在我的理解是:在符合設計師個人審美、價值觀的前提下為特定對象所提供的適合其需求的服裝服飾。彭女士一直非常關注環保和公益,也身體力行地參與了很多公益活動,這與我的設計理念很接近。
 
設計時會結合穿著者的氣質及形體特徵來考慮,如何體現「第一夫人」的身份並非重點,相比之下,我認為如何呈現一個具有獨立思考精神的、內心充滿柔情和力量的、成熟睿智的中國現代女性形象更值得探索。

WE:可否談談2007年在巴黎時裝周展出的過程,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構思創作、展出,以及展出後心得?
 
馬:2007年在巴黎時裝周展出的無用之土地起源於我近年來在中國偏遠鄉村間的旅行,在異地他鄉的旅途中,我似乎才漸漸觸摸到了世界的真相和本質,這些靠雙手和土地生存的過著與城市迥異的生活的人群,他們對世代耕耘的土地的深厚感情和與自然間的和諧親密感染著我,令我意識到土地對於我們的意義絕不僅僅是向我們提供賴以生存的食物,更是我們生命的源頭和靈魂的歸宿……。
 
做這些東西,是為找回我們曾經擁有的質樸而基本的,最為真實的生活;是為找回我們由於不斷地追求快捷高效而喪失了的生活品質、樂趣和故事;是為找回我們的先輩們一直擁有的那種與土地之間親密而實在的聯繫。
 
很欣慰,土地展出後反響強烈,獲得了各界的一致好評,讓我更加堅定:用心之作可以超越地域、種族或語言,所有人類內心都充滿對真善美的渴求;人類最本質的需求都是一樣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溫暖和關愛。

WE:馬可女士是如何定義自己的呢?是位藝術家、設計師、文化保存者亦或是什麼稱謂?理由是什麼? 

馬:創建無用的初衷的確是做個遠離商業的藝術家,當時,藝術的大門也似乎向我敞開了。巴黎發表會後我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思考未來的方向,這是我人生中面臨的最重大的抉擇之一,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做藝術家的想法,做藝術家是一條獨善其身的路,而做公益才是兼濟天下之舉。
 
在國內外的鄉村之旅中,我看到了與城市迥異的狀況,還有那麼多人連最基本的物質條件都不具備,這與城市裡面普遍存在的浪費和高消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一直在苦苦思索怎樣能使城市和農村的人們互相取長補短,共同發展,都活得更加充實而幸福。最終決定做公益,無用是一個致力於傳統民間手工藝的傳承與創新的公益性團體,其目標在於通過手工精心製作的出品向世人倡導:過自求簡樸的生活,追求心靈的成長與自由。
 
我並不關注給自己定義,事實上,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比作為一個「人」更好的。幾年前我曾寫過一句話:「我曾經是一個時裝設計師,後來是一個服裝設計師,再後來是一個設計師,還差一點就做成了藝術家,而現在,卻什麼都不是了。」我想生命就是這樣一個過程,開始急於為自我需找定義,後來又努力擺脫這種定義。現在,我滿足于做一個全然接納和享受生活給予的每一種境遇的人。

WE:世人看待衣服角度不盡相同,如果要用你的眼,你的意識,去跟其他人說出你知覺中,衣服的樣貌,你會怎麼說這個故事?
 
馬:衣服是這個世界上與我們的身體最貼近、最密切的事物。衣服基本是我們內心狀態的寫照,一個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如何認識自己,又如何認識世界基本上都可以從他/她的穿著打扮上看得出。

WE:此時此刻,你對「無用」這個語彙及對創作與設計的理念,還與初衷相同嗎?如果有些微不同,是哪裡變了呢?
 
馬:如果說我從事設計最初的15年讓我學會了服裝這門語言,那麼在“無用”所做的才是說出我真正要說的話。我在無用所做的是在以往數年積累沉澱的基礎上的又一次超越和擴展,與我一貫堅持的精神價值相符。但不同是,我已經走出時尚圈,轉而投身做公益、做社會企業,雖然這是一條少有人走的非常不容易的路,但我相信:只要堅持下去,總會吸引更多的與我志同道合的人。因為我一直對人性充滿信心,我堅信每個人心底裡都存有足夠的善意和良知,只是有些被外境的染汙覆蓋了。只要有人以正向的行為來感召,終於會被引發出來。 

WE:除了自己的設計以外,有什麼特別喜歡的設計師或藝術家嗎?為什麼喜歡他們?
 
馬:我最欣賞的藝術家是大自然,它設計的70億人中沒有兩個完全相同,它創造了無法計數的生命物種,沒有一個能夠獨立存在。

WE:有什麼對台灣的想法嗎?想與台灣讀者說些什麼嗎?
 
馬:我喜歡清早台北的菜市場裡洋溢的那種濃濃的人情味和知足感,台灣人深厚的人文修養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我堅信:只有堅守自己的根──中國傳統文化的教義,才能再現中華文明古國應有的精神氣質。衷心希望不久的將來因緣具足之時,無用能夠在台灣落地生根,與台灣同胞們一起分享與踐行自求簡樸的永續生活理念。

圖片/無用

Val Tseng

追求刺激視覺的美麗畫面,喜歡手繪也熱愛鑽研藝術,大學修習服裝設計,發覺時尚雜誌正好是我喜愛的事物之完美結合,自此狂熱不曾間斷,最近更關切世界時裝動態,最擅長high street造型演繹,認為擁有創造力及美感是身為人類最可貴的特質。●○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