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部落孩子打造回家之路:嚴長壽的公益志業
2013.04.19 by 賴韋廷


「亞都飯店就是我的公益平台。」嚴長壽笑稱經營基金會的初衷,與過去經營飯店沒有不同,唯一的不同在於,過去他為台灣爭取國際舞台,如今他要為偏鄉孩子打造回家之路。

「如果教育政策或一間學校的走向,不以學生的就業或將來為導向,而是以老師的職業為保障,教育就沒有希望了,因為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經營邏輯,究竟我們辦教育,考慮的是老師的未來,還是學生的未來?花錢蓋學校,納稅人的錢,是用來保障老師,還是幫助學生?」這樣的一段話,並非來自某個官員、民代或政治人物,他是嚴長壽,我們的話題是關於觀光與地方產業,但他卻談起了教育。

願景:讓花東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從過去到現在,花東地區跟許多偏鄉一樣,教育的內容都在為小孩跟年輕人打造一條『離開家鄉的路』,所學都是工業世界裡的東西,比如職業學校教機械,就算是觀光相關科系,教的也都是觀光飯店的『觀光』,但因為偏鄉教育師資不足,學生學到的東西不足以在城市生存,這是全台灣都碰到的問題,教育與就業市場脫節,但我希望基金會能為花東年輕人找到一條回家的路。」四年前,嚴長壽實現多年來的理念,集結友人之力,來到花東地區,成立「公益平台基金會」,以他最擅長的藝術、文化、英語、觀光四大領域,挹注資源,協助此地年輕人建立在地就業機會。

「建立在地就業機會」聽來像是空泛的政令宣言,但嚴長壽的公益平台基金會這三年來辦營隊、生態導覽、民宿輔導、餐廳實習等諸多活動,都力求向下扎根,除了創造就業機會,也從教育與青少年技藝養成著手。嚴長壽除了廣邀海峽兩岸仕紳名流,親自擔任導覽工作,帶著貴客們領略花東飽覽自然與人文之美,也積極與原有的地方工作坊和技職學校合作,並憑藉驚人的人脈實力,讓各領域的專業人才,來到花東,長期為此地年輕人授課或技術交流。

「當初成立基金會,我無法預測基金會能做到多大,因為不知道究竟能匯集多少力量,這不只是錢的問題,人比錢更珍貴,比如沒有許偉斌,我就不敢做公東高工;我有蘇國壵,我才敢做民宿,『對的人』很稀有,而這正好是我的優勢。」

人,就是嚴長壽辦基金會最大的資產,過去他在觀光、文化界的戮力付出,不僅為自己博得「台灣觀光教父」、「地下文化/外交部長」的美名,更重要的是,他的理念與熱忱形成一種無形的典範,讓不論是否熟識他的人,只要理念相同,有心付出,都放心來到他的團隊,比如許偉斌與妻子曹世妹都是旅美藝術家,兩人回台後因成功改造廢棄桌椅與漂流木,成為藝術品而廣受上流社會歡迎;蘇國壵則是嚴長壽在亞都時期最倚重的的子弟兵,任職超過三十年,從基層行李員一路當上亞都飯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經理,現為高雄餐旅大學教授,他們都義無反顧地參與公益平台的工作項目,以他們過去三年在基金會的工作為縮影,便能了解公益平台力求永續的決心。

為漂流木工藝灑下種子

漂流木木雕技藝是公益平台基金會極力扶植的花東在地藝術項目,基金會請來許偉斌夫婦與知名原住民木雕藝術家拉黑子,在木工坊與技職學校主持木工營,花東地區的木工傳統以生產制式規格的傢俱器物為主,這些藝術家則極力在教學與交流過程中,示範如何注入創意與藝術元素,提升木工作品的質感。

「公益平台在東部擔任的角色,就是盡量把外界的資源提供到需要的地方,擺在對的位置,像是2011年邀請許偉斌老師來這邊,當時這裡只是閒置的校舍,許老師就教我們如何去佈置、陳列,所以這裡有了美麗的吧台空間,還有在木工營隊的課程上,許老師也示範了國外的木工工法跟風格,大家看了覺得很有意思,原來可以用這些方式去表達木雕的美感,這不只是帶給大家很多靈感,有些可以簡單卻實用又美觀的巧思,我們已經開發成可以模組化的常賣型商品,帶來相當的收益。」向陽薪傳漂流木工作坊總經理陳瑞隆表示,許偉斌帶來的不只是創意,也激發了同事們的自信,懂得將原住民的元素放進木雕裡,讓作品變的有溫度,有故事性。

因木工營而士氣大振的還包括公東高工,這是一所傳奇性的職業學校,創校人為天主教白冷會的神父錫質平,在1950年代來到台灣傳教後,他明白單是信仰無法使人脫貧,於是向瑞士募款興建了這所學校,他無私地在此建立起嚴謹的歐式職工教育體制,引進二十多位來自德、奧、瑞等國的專業技師,不支薪地來台授課,讓公東高工成為東部機工與木工名校,全盛時期每每奪得多項技術賽事獎牌,但神父過世後,公東高工的工藝傳統逐漸式微。

近幾年該校出現了重振契機,知名攝影家范毅舜造訪此地,發現公東高工的老教堂實為台灣首座現代主義式的清水模建築,在了解神父創校故事後,大受感動,寫成專書《公東的教堂》,讓公東高工聲名遠播,引起關注;嚴長壽在了解學校現況後,便與校長協議舉辦木工營,並引進亞都飯店準備淘汰的老家具作為營隊素材,讓學生與當地想交流木工技藝的人都來參加。「我們的教學過去偏重在規格化、標準化的工匠訓練,公益平台到這裡辦了三次木工營以後,把藝術跟創意帶進來,我可以感覺到學生心態的改變,以前他們只會按照標準來做工具,現在學會怎麼發揮想像力地來創作,覺得『原來我有能力當藝術家!』」現任校長藍振芳很開心地說著。

為風格民宿培植新秀

民宿輔導也是公益平台基金會的重點工作,蘇國壵擔綱統籌規劃所有觀光產業相關的輔導工作,先是率領餐旅大學學生做志工,在花東地區舉辦四次民宿研習與訓練課程,邀請想提昇旅宿服務品質的民宿主人,輔導經營上的大小問題,包括烹煮餐點、佈置空間、行銷與成本控管等,還請專家設計具有原住民風格的標示圖案以及室內指標系統,以便業者免費下載,使用於網頁、文宣與室內空間中。

蘇國壵也率領學生實地走訪民宿,除了當面意見交流,之後還提供「評估報告」作為參考。在研習營之外,基金會也提出「平台連結」的建議,讓同一地區的鄰近民宿業者有如結盟般,建立起共同接駁、洗衣與環境整理的機制;甚至發展「民宿代管」,找到買主買下民宿或其他公共的閒置空間,加以修整,提供舞台,培訓年輕人經營管理,提供就業機會,位於長濱鄉的「余水知歡」民宿,就是一例。

「余水知歡」的前身是「真柄老舍」,因老闆有意轉讓,基金會便接洽「廣告教母」余湘,她本是台東人,相當認同基金會發展「原住民返鄉就業計畫」的理念,於是欣然買下民宿,作為培訓年輕人代管民宿的舞台。目前在「余水知歡」擔任工作人員的巴奈、美惠與志強,都是部落青年,巴奈與美惠本在城市裡工作,談起現況,都難掩欣喜「台東的民宿越來越多,為了提升質感,需要很多懂得裝潢與服務的人力,基金會創造了很多工作機會,有越來越多人都想回家了。」

至於志強,前兩年基金會為了提升台東「比西里岸社區」的社區發展,組織當地青少年,成立了原住民表演團體「寶抱鼓隊」,志強就是第一代寶抱鼓隊的團長,在服完兵役後,他原本考上大學,卻決定先到基金會工作,「想唸書隨時都能唸,但我應該先有工作經驗,明白自己的志趣在哪裡。」除了他,基金會也安排不少年輕人,歷練行政、帶團表演、生態導覽、民宿與餐廳實習等服務業工作。

「我們三個人,從做小菜、配菜開始訓練,學會和麵與桿麵,希望一年之內學到服務業工作流程跟標準,將來回台東有創業的機會」志偉、怡如與明楷三個台東年輕人來自不同的成長背景,但他們都夢想能「在家鄉獨當一面地工作」,基金會安排三人到台北知名的日式餐廳「穗科烏龍麵」住宿並實習一年,雖然想家,而且工作繁忙,「每天都擔心學不起來」,但好不容易能得到嚴謹的訓練,三個人都表示「一定要撐下去,回台東開間很棒的店」!

目標:部落孩子為自己感到驕傲

三年來,嚴長壽與基金會在花東的作為,當然不只有漂流木工藝與民宿,生態導覽、英語與藝術營隊、風味餐廳,甚至辦學校,都是基金會正在進行中的工作重點;來過此地付出心力的志工,也不只蘇國壵與許偉斌,還包括林懷民、蔡國強、胡德夫、朱宗慶、江賢二、張正傑、林清美、王偉忠、曲家瑞、優席夫等各領域藝術家與名流仕紳,許多人與事猶如遍地開花,透過基金會這個平台,一起耕耘花東地區的未來,問起嚴長壽終極目標為何,他說:「我希望花東人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接待遊客不再需要感到自卑,不再感到自己是次等公民,而是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文化,生態與生活,說自己的故事。」●○

 

Photo/鄧明昌

賴韋廷

Cynthia Lai,世故但寧可正直的資深少女,愛讀超厚小說;喜歡研究身心靈,因為相信命運是來自心,而不是天註定;價值觀老派,始終想追求的境界是「令身邊的人感到幸福。」●○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嚴長壽不斷引進資源,讓花東偏鄉國小也能享有藝術人文面的教育資源。
  • 公東高工藍振芳校長說︰「神父留下美麗的清水模教堂與工藝傳統,嚴長壽則帶來木工藝術的希望。」
  • 向陽薪傳木工作坊經理陳瑞隆表示:木工營啟發了同事們的創意與自信,不僅提升作品的藝術感,也帶動了銷量。
  • 「余水知歡」的民宿代管機制,讓到外地工作的部落年輕人有了返鄉就業的機會。
  • 志偉、明楷與怡如三人被基金會送到「穗科烏龍麵」餐廳實習一年,他們說︰「很辛苦,卻也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