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繹玉的時尚新美學 玉世家董事長鄭勝琦
2012.11.09 by Julian Kan


「不改變就會被淹沒。」玉世家董事長鄭勝琦不斷強調這一點。他用兼容並蓄的時代美學,賦予了玉翠時尚的新生命,也讓這原本古老的礦石,展現出更多樣的迷人風貌…

玉是溫文儒雅的君子,是秀麗典雅的美人,還是《紅樓夢》這部曠世鉅作的初始。華人特別鍾愛玉,自古以來便廣泛使用玉。從莊嚴廟堂上祭祀用的神聖器皿,至布衣百姓隨身佩帶的飾物,一塊單純卻深奧無比的玉,不僅演繹了華夏文化最瑰麗深刻的美學內涵,也承載了全世界華人的情感。玉雖然沒有金剛鑽的耀眼火光,但底蘊之中寳光流轉的深邃美感和裊裊餘韻,遠非一眼即看透的鑽石可比擬。玉大致可分為硬玉與軟玉兩大類,硬玉中最珍貴的當屬翡翠,約明朝時期由緬甸傳入中原,以顏色翠綠、水頭佳(即透明度佳)者為上品。軟玉的種類繁多,一般而言,年代愈久遠者價值愈高。和玉「相處」了大半輩子,玉世家董事長鄭勝琦的氣質也像塊美玉似的溫潤謙和,絲毫不見外露的鋒芒,給人很舒坦自在的感受。

傳承三代,家學淵源

「玉和翡翠可以說是華人的入門珠寶,」鄭勝琦說,「可惜等級的區分缺乏鑽石或其他有色寶石的客觀制度,因此定價經常流於主觀,可討論商榷的空間很大。」一談到玉和翡翠,他的眼神不自覺亮了起來,這不僅僅是他的喜好,更是浸淫了許久的專業。鄭勝琦一直有個心願─彙集兩岸三地各相關權威單位,為玉的分級制定出一套全球皆認可的科學化規範,「冰種、玻璃種、糯米種,這些詞彙都太過抽象且流於主觀,我希望玉和翡翠也能藉由科學釐清一些概念,讓買賣都變得明碼實價。」但這並非一蹴可幾的簡單事;目前,他能做到的,是替品牌與顧客嚴格把關,憑藉累積多年的經驗,審慎挑選最佳品質的玉石,再加上嶄新的設計與老師傅的精工雕琢鑲嵌,成就一件件令人屏息的華美飾品;「對很多人而言,一件玉飾是一輩子的珍藏,將來還要傳世的,所以一定要經得起消費者最嚴厲的考驗。」

玉世家雖是創立不到五年的年輕品牌,但最初始的經營從日據時代就已開展,至今已傳承了三個世代。其前身是鄭勝琦的祖父於高雄鳳山創建的銀舖,到了父親手裡,改以銀樓的方式經營。「當時,祖父和父親挨家挨戶收集美玉和老翠,」鄭勝琦說,「然後重新琢磨或改造再轉賣,買主多半是懂玉的內行人,我們也漸漸做出了名聲。」1970年代,流入市面的老翠日漸稀少,而香港由於地緣關係與經濟蓬勃發展的因素,儼然成了玉市場的集散交流中心,所以鄭勝琦的父親便轉進香港,以行家之姿在同業中批發買賣,與周大福等老字號銀樓,都有密切的業務往來。

一代傳一代,1993年,克紹箕裘的鄭勝琦在九龍廣東道的門市成立工坊,從純粹的舊玉器買賣,跨足原石的盤貨與加工。規模日益興隆之後,更成功的於大陸創建自有品牌雍翠綠,並陸續在廣州、深圳、天津、青島、成都等城市開設專賣店,優異的品質、設計、和手工,連續十年在香港珠寶展中大放異彩。2008年,他回到故鄉台灣,創立專營頂級玉器和翡翠的玉世家,店內所販售的精美珍品,有些真的足以媲美博物館的稀世收藏。當時,祖父其實並不太贊同父親的作法,覺得守住老本行就好了,毋須進香港做批發,而鄭勝琦成立門市,同樣和父親溝通了許久,「一個企業若不成長、不改變,最後一定會被淹沒,他被我說服了。」

跳脫傳統,擁抱新時代

近幾年,由於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玉飾的需求量也跟著大幅增加,使得兩岸三地的頂級市場有點青黃不接,好東西更難找了;連蘇富比和佳士得的玉飾拍賣,一年都不超過五十件。「玉原石的價格水漲船高,許多緬甸的老坑都封礦了,但成品的漲幅相當有限;」鄭勝琦說,「一百萬便可以買到最頂級的翡翠,但同樣的價錢,很難買到同樣頂級的鑽石。為了不讓客人對於玉世家產生任何質疑,我不想省原物料、作工、或配鑚這些小錢,否則反而影響了整體的質感。」他希望,玉世家無論品質和價格,都能讓大家欣然接受,這是他成立品牌之初就有的堅持,至今未曾有些微的改變。

鄭勝琦不慍不火的老派溫情與現代的思維和作法,帶給玉世家一股既溫馨又清新的時尚風貌。不可諱言,年紀稍為輕一點的人,通常將玉和「老氣」兩個字聯想一起;「但只要在設計中加入新穎的藝術元素,以及屬於當代的美學概念,成品自然會跳脫以往大家對於玉飾和翡翠的既定想法。」他一面說,一面拿出幾款戒指、項鍊、胸針、耳環,有的精巧可愛,有的華美大器,有的簡單俐落,有的豔麗繁複,說實話,一點也不「顯老」,即便搭配牛仔褲都很有味道,徹底跳脫了一般人對翡翠和玉飾的既定成見,也吸引了許多年輕女性的青睞─這是鄭勝琦努力的另一個目標。近幾年,他聘請了多位年輕的台灣設計師,為品牌注入嶄新的美學概念;「香港人較西化,往往較難詮釋中國古典美學的元素,大陸人西化的程度又不夠深,中國古典元素反而變成一種創作的限制或羈絆,相對的,台灣人於各方面都成熟,又不會受到主觀拘泥,經常能衝撞出令人驚喜的創意。」

此外,他特別喜歡用非珠寶設計出身的設計師,屏除傳統「玉作」的框架,藉由異材質的結合,打造出許多精美的飾品。鄭勝琦鼓勵旗下設計師時時保持開放的心態,即便天馬行空也無所謂,什麼都可以拿出來討論。「但回歸到基本面,玉和翡翠是有生命的寶石,」他說,「設計師必須順著每一塊玉的特性發想,才能彰顯其內涵和氣質,不可以『玩』得太過分,否則做出來的東西是沒有生命的,更遑論屬於自己的特色。」店裡的每一件成品都是他的驕傲,也是他和設計團隊一路走來的心血。在傳統和進步之間,我們應該捨棄哪些?保留哪些?什麼可以更動?什麼是不容挑戰的核心精髓?鄭勝琦的這一套理論,無疑點引出一個更宏大的議題,卻也是最精簡的答案。

永不故步自封,可能性更寬廣

採訪的當下,鄭勝琦正為台北101玉世家門市的開幕忙得團團轉,除了要驗收店內裝潢工程,還得一一篩選清點即將陳列於新店的飾品,甚至連經營概念都必須調整,很多事情必須重新學習,而一旁的鄭太太則心疼得直搖頭。展店的念頭其實很早之前就成形了,但他覺得機會尚未成熟,遲至此刻才放手去做。雖然忙碌但他非常開心,對他來說,品牌的成長絕非只代表營利數字,而是對父祖的交代與許諾,更是一種延續「玉文化」的重大使命感。「很多朋友都勸我,不需要這麼累,穩穩的做好我的大盤批發就好了,照樣可以賺錢,但就像我剛剛講的,一直在原地踏步注定會被淹沒。」

事實上,玉世家確實有與歐美精品比美的雄心。「雖然玉充滿了東方韻味,但擷取西方美學元素之後,不僅撞擊融合出新的美感,也更能符合現代時尚男女的審美觀。」鄭勝琦解釋,「西方人,即便是叱吒國際的大品牌,對於玉的設計和處理,絕對比不上亞洲人,他們對於翡翠沒有情感,更缺乏歷史文化的支撐,這就是我們的優勢。」不過,革新並不代表將玉飾徹底西化;你依然可以在玉世家看到水頭最透亮飽滿的翠玉鐲子,或者面容慈祥端凝的翡翠觀音鍊墜。「畢竟,玉的設計仍舊應該保有華夏文化的內涵,才會越看越耐看,這一點絕對無法丟棄。」鄭勝琦不啻為流傳已千百年的美玉,注入了屬於當代的新生命,也讓玉展現出更多可能性的迷人風貌。●○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