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 當代藝術家朴勝模的創作源起
2013.04.05 by 賴韋廷

現實無常,無拘無束的夢境反而完整了我們的情感,究竟何者才是人生的真實?這是當代藝術家朴勝模的創作大哉問,提問沉重,但他的答案卻舉重若輕,「虛與實是人生的兩面,不執著於一者,人心才能得到自由。」

漆黑之中,浮現一張張美麗、神秘而憂傷的女子臉龐,姿態婉轉優雅,臉部與衣裳的輪廓卻帶著朦朧的線條,栩栩如生的表情,像是傾訴著心中的情意,然而當燈光一滅,神祕女子瞬間消失,眼前僅剩數張交錯的金屬網,這是韓國當代藝術家朴勝模(Park Seung-Mo)近年最知名的作品系列「幻」,他請來韓國女演員擔任模特兒,請對方身著柔軟的禮服,潛入水中,進行高難度的水中攝影,除了捕捉女體在水中漂浮、半裸露的美麗姿態,也請演員在鏡頭前演出憂傷的神情,而後,朴勝模才根據這些攝影作品,進行金屬網創作。

因為有了水與燈光的折射,這些影像看來已有了朦朧卻又清晰的質地,再以剪破的深色金屬網層層交錯,拼貼鋪排出影像的樣貌,在燈光之下,看來猶如夢中的女子,正如該系列每一幅作品都命名為「MAYA」,梵文意為幻覺,虛幻卻也真切,而朴勝模透露,這些作品,的確來自多年前他難以忘懷的夢境。

初衷,來自夢境裏的真實愛情

「『幻』系列有多幅女人的臉,這些臉都來自我的初戀記憶,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強烈的,自發性地愛上一個女人,但是『我們』並沒有真實的交往,因為她只是我的夢。大約二十幾歲時,有段時間我經常夢到一個女孩,我很喜歡她,而且一直以為有一天能在現實中遇見她,但是事實是,至今我都沒能遇見這個女孩,因為在夢中與她相愛的感覺太過真實,在我心中,愛的確發生過,她是我的初戀情人,所以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朴勝模說這個女孩帶來一個提問︰「夢與現實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我一直很想把這個提問落實到創作裡,後來也實現了,用金屬網層層鋪排出女孩的輪廓,當燈光打在網上,你會看見有如我夢中那個神祕而美麗的女孩,但燈光一關掉,眼前就只剩金屬網線,如同ㄧ睜開眼,女孩與我之間的愛情就消失一樣。為什麼女孩的臉看來帶著憂傷?因為我們互相看見、愛慕,卻無法靠近與碰觸,終隔著一層稱之為「現實」或者「虛幻」的東西。」

現實與虛幻的對話,一直是朴勝模的創作初衷,他畢業自韓國東亞大學雕塑系,畢業後他面臨進修上的抉擇,若是到設計重鎮的英國深造,他能精進專業技術,也能好好拓展立足藝文圈所須的人脈與社交網絡,然而最後他卻選擇到印度流浪。

「如果說到英國是發展作為藝術家向外的部份,那麼到印度就是選擇向內的探索吧,我當時決定依循內心的渴望,當下我最需要,最想要的其實是跟自我相處。」

於是當年朴勝模展開了長達五年的印度流浪生活,幾乎全然杜絕外界聯繫,一個人隨處在印度各地遊走,觀察僧侶們或修行者的生活與信仰,也體驗了冥想與曼陀羅繪畫等印度修行領域中重要的元素,雖然他並不歸屬任何一個宗教,但體驗這些修行生活,與思索這些修行的意義,卻對他日後的創作帶來重大的影響。

命題:人生虛實

「印度生活的所得,幾乎就成為我對創作的看法,比如早期我用鋁線做為創作媒材,我用鋁線纏繞在生活可見的實體物品上,舉凡佛像、腳踏車、鋼琴等等,透過線條的包覆,物品的外型變得模糊,但看的人反而關注物品的輪廓,就像仔細看著影子去思考實體是什麼一樣,影子是虛的,但影子的存在卻讓人認真揣想實體,藝術的空間就在虛實之間產生了,而線條從一個點出發,接著不停纏繞,難以預料最後成型的樣子,這也很像曼陀羅的精神,創作時只是無意識地繞圈,像是一種無雜念的修行,最後卻能呈現出內心的樣貌。」

結束印度生活,朴勝模展開了藝術家生涯,初期以鋁線纏繞物品的方式,來表達他對於虛實並陳的現象思考,近幾年他開始選擇不銹綱金屬網作為素材,透過看似隨意剪裁,隨意拚貼的網線,來呈現真實的攝影影像,在視覺與質地上,更強化「虛實交錯」的命題。

「幻,就是這時期的作品,我首先以紐約地景來創作,那是我第一回到紐約所拍下的街景,後來當我回到韓國,當飛機升到高空,我忽然想到,紐約就像一個迪士尼樂園,藝文圈的人都覺得自己要來紐約建立一席之地,所以當置身在這個大都市,不會覺得自己在嬉戲,我們奮力要建立些什麼,但直到我抽離了這一切,才發現紐約有如樂園,我們在裡頭玩過一關又一關,但那不會是終點或盡頭,就像當人過世後,靈魂超脫軀體的霎那,你對生前的看法會完全與在世時不同,那麼,生前與死後,哪一個世界才是真實的呢?」

詮釋:緣起聚散

從虛實交錯的命題出發,朴勝模轉換創作媒材後,順勢將命題推演到更深刻的「因緣聚散」,虛實交錯的人生,難免令人困惑,就像夢中的女孩或者每一段逝去的關係,過往的、真切的感動還在心中翻騰,但現實中卻無法延續,虛實之間,這難道不是一種失去?

「佛教裡面有"緣起"的說法,我很喜歡這個概念,人與人之間有所謂緣分,緣分很抽象,但不是刻意被創造的東西,比如人的相聚是緣分,但緣分是很多變數的聚合,就像我創作的蒙娜麗莎,大家都知道圖的樣子看來是蒙娜麗莎,但是拆解這幅圖,你會發現這只是一堆線條的集合,拉出來只是一條一條的線,什麼都沒有,但這些彷彿無生命也無意義的東西卻可以聚合成一種被大家認為有意義的圖像,所以,所謂「意義」其實也是眾多偶然的聚集。」

朴勝模說,也許有人覺得「轉眼成空」是一種痛苦,但是他的創作想要表達一個概念︰虛與實都是人生的一部份,夢或回憶被當成是一種虛幻,但虛幻僅是看似不存在,其實卻是一種實體的隱形層次,它讓現實的意義變得豐富,也更讓人懂得在現實中自處,明瞭每一次緣起的偶然性,人才能真正懂得珍惜,也學會釋懷,心裡也就能得到真正的自由與平靜。

對於創作的思考,其實也內化為朴勝模的人生觀,作為一個已然成名的當代藝術家,他笑稱自己的缺點就是「不關心別人怎麼看待或評論我的作品」,他認為藝術家唯一能做的就是「表達自我」,「我到印度,多少有點想要避開喧囂的意思,但是後來我發現我應該再回到所謂的『喧囂世界』裡,因為所謂喧囂,只是一個自然的現象,大家都可以表達,我也只需要專心表達自己就好,不必理會別人怎麼說。」

就像他從來不偏愛任何一個已然完成的作品,「我只關切未完成的作品,因為它仍在成長,當作品完成後,最關切作品的人就是觀眾或藏家了,意義都在大家的心裏。」朴勝模的處世之道,正如他的創作,帶著某種浮生若夢的豁達。●○

Photo/鄧明昌

賴韋廷

Cynthia Lai,世故但寧可正直的資深少女,愛讀超厚小說;喜歡研究身心靈,因為相信命運是來自心,而不是天註定;價值觀老派,始終想追求的境界是「令身邊的人感到幸福。」●○

推薦文章
  1. 劃時代藏品盡出 2011年蘇富比春季拍賣會
    2011.05.05
  2. 行進的事實 劉小東「金城小子」回家個展
    2012.01.05
推薦影片
  • 朴勝模
  • 作品《MAYA846》,2011,320×320cm,不銹鋼絲。
  • 作品《MAYA434》,2012,190×16×156cm,不銹鋼絲。
  • 由左至右:作品《MAYA5880》,2012,127×154cm,不銹鋼絲;作品《HYEWON》,2008,60×167×52cm,鋁線、玻璃纖維與鑄模;作品《MAYA 7292》,2013,90.3×47.5×115.6cm,90.3×47.5×90cm,90.3×47.5×90cm,不銹鋼絲。
  • 左:作品《MAYA7657》,2012,234.5×52.3×238.1cm,不繡鋼絲;置中作品《MAYA 434》,明細如頁首;右:作品《MAYA6469》,2011,215×220×30cm,不繡鋼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