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藝術家工作室:在寫實中虛構的連建興
2017.08.07 by Christine Chen

不同世代的藝術家都在談論當代,然而他們對於當代的解讀卻截然不同,一如同樣身處寫實的技法之中的藝術家,亦將透過自身對不同觀點的解讀,各自揮灑出精彩絕倫的藝術天空。

之於魔幻寫實大師連建興,他認為寫實的意義不在於與照片神似,「我們再現原來的場景並不是為了要畫照片,而是要記憶那個場景的感覺,是因為你曾在那個場景裡感動,受到自然的感召,所以才表現出幽微、神秘或各種美學調性的狀態。因此攝影只是一種存取記憶的方式跟手段,它不是目的,只是一種連繫的關係。」因此連建興的寫實並非敘述什麼具象的東西,而是有理性的規範,卻充份保留了時空的曖昧性,並將看似台灣熟悉的場景,從模擬兩可的情節中,自廢墟、產業變遷、文明過度等題材發展下,從「小我」延伸至「大我」,並將這些不同時期的創作融合成自己類文學性的作品,因此他創作裡的場景是劇場舞台,台上有角色,而作品就是人與動物及環境的對話。

走訪在連建興的工作室可以發現到他非常熱衷旅行與收集,每到一個地方有會保有一個記憶的物件,對宗教感興趣的他撿過十字架,也曾在聖多里尼島尋獲一把鑰匙,甚至也曾在黃金博物館前身的廢墟中找到當年辦公室的鑰匙箱,他認為這都是原始記憶的召喚,當你拿到這把鑰匙時便可以去開啟過去那扇門。除此之外他也收集許多樂器,像日本沖繩的三味琴等,或是三太子的雕像、礦廠裡的手電筒....,他工作室是記憶的積累,抽屜間滿滿是當年取景的照片,各種記憶都在此流動,並成為他靈感的來源。雖然目前工作室裡大部份作品都尚未完成,亦未命名,卻能從中感受到他寫實的本事以及施以魔幻情境的獨到之處。因為他始終在掌握一種情調,透過各自符號的引用、安排,再重新組合起來形成一個新的故事。當作者已死,觀眾就會復活,會自圓其說,並加入自己的生活經驗對號入座,從此便賦予創作截然不同的意義。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復甦的藝術力 亞洲秋季拍賣 再刷歷史新高
    2010.11.05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