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信 在繁華與陳舊的變遷之中
2017.08.17 by Christine Chen

「如果你真心希望構築一個人人都幸福的世界,方法只有一個,愛上醜陋。」--《王牌大律師2》。當藝術家林宏信表明自己一點也不悲觀,反而正面迎戰生活時,我腦海中忽倏浮現上述這段話,畢竟正能量不是一股腦忽視內在暗黑的角落,而是透過直視與徹底掏洗才能挖掘出真誠的自我。

在經歷過廣告業十幾年的洗禮,林宏信轉而投入藝術創作之路,他擅於將眼見為憑的現況詮釋成主觀的定義,不只能詮釋衝突下的和諧,亦以更前衛的形式與藝術融匯。與其說林宏信擅於處理人與城市的關聯,不如說他透過局外人視角,更能抽離現況去探究城市在繁華與陳舊間的變遷,「我很喜歡班雅明,也很認同他所寫到面對城市的無能為力。因為這其實不是無奈,而是一種事實,我們無法改變,只能任由其發展,那是種錯綜複雜且百感交集的迷失與裂解。」

2015年林宏信母親的過世對他產生了巨大的衝擊,「當時我很痛苦,同時也意識到家族潛在的問題,及揮之不去的虧欠感,那段日子我處於悲喜交加的荒誕,因結婚多年期待以久的孩子終於誕生,但母親卻在隔年過世。」如此劇烈的情緒無處宣洩只好一股腦投入藝術創作之中,然而這些過度誠實幾近赤裸的表現,林宏信卻稱之為救贖,是為他人生解套的方法。因此自認一路走來並不順遂的林宏信在習慣挫折之後,甚至感覺自己算是樂觀,且作品特別具有人性,「我很喜歡錄像藝術家蓋瑞‧希爾(Gary Hill)的作品,他以暗黑長廊裡迎面走來的人形影像,製造出一種恐懼,當觀者因恐懼而退後時,人形影像也退回原地,這作品帶給我巨大的衝擊,原來我們害怕的不是影像,而是因為這影像投射到內在的自己,人都畏懼真實,而我的作品正是讓人直視那些不勇敢的真實。」只因唯有正面迎擊所有的不快,才能在步伐蹣跚,甚至看似窮途末路之際發現柳岸花明的那一瞬。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藝術拍賣與寫意人生 衣淑凡,立青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暨前蘇富比拍賣公司台灣區董事長
    2009.12.12
  2. 融會古今的文化藝術 Franz陳立恆,法藍瓷總裁
    2009.11.05
  3. Preston Bailey 幻象藝境妙手
    2011.04.05
  4. 2010台北雙年展 藝術、文化與政治的三叉路口
    2010.10.02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