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特別企劃|成長只有一次,放飛籠中鳥讓孩子為自己而學
2017.09.18 by Weihan Chang

改革是文明進步的基石,教育二字,一個攸關你我、卻彷彿眾人不可承受之重,改起來人人喊痛。從小考到大的升學主義、流浪教師、高等教育浮濫、專才與通才的取捨……這些警鐘被敲響無數次後,我們發現台灣的各個角落,仍有許多人不願放棄任何一個孩子,力破制度之桎梏。



被譽為「先知者」的艾文‧杜佛勒(Alvin Toffler),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未來學家,曾於1970年的著作《未來的衝擊》中,描繪人類的未來是個會讓人陷入恐慌及困惑的快速時代,他最精闢的預言還包括:「未來社會中,文盲並非不識字的人,而是喪失學習能力的人。」

什麼是學習?什麼是教育?如果問台灣人,大概99%的人都會回答:「就是唸書跟考試。」我們的孩子寫完一張考卷不用40分鐘,但我們知道,他們作不出下一個蘋果或Facebook,因為儘管學生看懂考題,卻看不懂自己。於是,憂心的家長們偕同媒體掀起一波波改革訴求,我們還是沒想通,教改怎麼成為眾人起鬨跟風、反覆倒戈,最後一哄而散的四不像災難。

一路走來,台灣試圖跟芬蘭「平等教育」取經、臨摹德國「以大自然中的生態為師」、師法日本「學習分工取代個體競爭」、甚至向美國的「菁英式教育」看齊,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Friedman)看待美國教育,卻直言:「這是全球最重要的事情,但掌握教育政策的官員們卻是一群安逸於過去、不願改變的人。」或許,我們毋須羨慕其他國家有多成功,因為他們亦有相對的失敗,平行效仿或原封不動地搬來台灣並非教育問題的正解。「教育能不能是問號,而不是句號?」經常投身社會運動的創作女歌手張懸一語中的,即使僵硬的體制彷彿一場沒有終點的短跑賽,如果老師開始捫心自問可以給學生什麼,爸媽開始深思熟慮可以給孩子什麼,我們不再獨善其身的那一天,孩子們就有機會奪回「成功」的話語權,用最適合自己的速度和課程,享受自由的學習。

近年一群來自「為台灣而教協會(Teach For Taiwan)」的熱血青年,走到偏鄉教育最前線,讓具使命感的年輕人投入有需求的偏鄉國小任教,同時鼓勵更多人「捐出自己兩年」,一起為台灣的孩子打拚;於今年開始招生的台北市和平實驗國小,將是北市第一所公營公辦的實驗小學,未來將不會看見傳統的國語、數學、英文課本,而是改以24個主題課程的串聯,如「空間設計師」,老師要在十週內教學生學會量長度、了解垂直與平行的概念、色彩與材料科學的關聯性,發揮團隊合作精神,最後才能動手改造家園,中年級以上學生還會有選修課,規劃「桌遊數學」、「廚房裡的科學」等提升學習樂趣的課程。

深遠的改革非一蹴可及,但集結各方的涓滴之力,終有一天能抵達我們心嚮往之的那端彼岸。適逢 9 月教師節的來臨,WE PEOPLE 編輯部分別邀請三位非典型教育者,和三對來自不同領域、卻都因遇見恩師而共享卓越成就的師生組合,來與關心教育的你我分享─他們眼中的教育,是教人思考「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

Photo / 為台灣而教 Teach For Taiwan

Weihan Chang

《WE PEOPLE》數位副總編輯 / 時尚總監,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熱愛文字與影像,因感性總多於理性,所以看電影常常掉淚。不寫作的時候可能在山上或海邊,深信「做你所愛,愛你所做」,期許自己更謙卑同時更無畏,或許以後不會再見面,但在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