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上啟下的哲學
2016.11.08 by 林巧玲

專訪上下創辦人蔣瓊耳

上下,一個以中國文化為核心內在的生活藝術品牌,致力於通過創新及當代化的手法,讓存在於中國傳統的生活美學與精湛手工藝,重返當代生活。由中國設計師蔣瓊耳與Hermès愛馬仕所共同創立的上下,近期選擇在台北的複合店Art Haus店中設立上下的首間店中店,將木作傢俱、竹絲扣瓷、羊絨氈、薄胎瓷等工藝的精妙,呈現在國人眼前。

不需一針一線,也不用到剪刀或任合縫紉機械,在一雙手的搓、揉、捻、捲之間,原本向雲朵一樣蓬鬆的羊絨,可以逐漸變成披肩、手袋,甚或衣服,衣服上的口袋,也是全憑雙手所施展的巧藝,被搓塑出形貌來;來自中國品牌「上下Shang Xia」的匠人,這天正在Art Haus店內示範展示著這種以羊絨製作衣物的工法。整個製作過程像是雕塑一樣,唯一的工具是兩隻手,衣服上不會有任何針線痕跡,正是所謂的「天衣無縫」。

來自上海的上下,被視為是中國版的愛馬仕;光是這樣的比喻,就足以勾起人們的好奇心。上下確實有著愛馬仕的血脈,但同時也是扎扎實實地創立於中國的品牌,它是由愛馬仕與蔣瓊耳所共同創立的品牌,一個東西混血的品牌。提到與愛馬仕的結合,蔣瓊耳所道出的第一句話是:「任何的婚姻都是要雙方的愛情才能實現」,她接著解釋,「上下如果是一個孩子,那麼,我是他的母親,愛馬仕集團是他的父親。我們之間有著人與人之間的美麗相逢及情感分享,而去共同孕育出上下這個生命。」

在文化沃土裡延續愛馬仕基因

眾所周知,愛馬仕是當今最具國際知名度的精品品牌之一,歷史內涵與工藝實力深厚,每件產品都體現出一種需要通過光陰歲月與文化底蘊才得以孕育出來的溫雅韻致,部分手袋甚至得在等候清單上靜待多時才有辦法購得,一包難求。儘管話題商品搶手,但愛馬仕始終按著它自己的經營節奏走著,沒有順著市場供不應求的態勢去加速擴展腳步。這樣一個內外實力兼備的品牌,為何需要透過另一個愛馬仕家族之外的人員加入,才創造出一個延續著愛馬仕思維的新品牌?

蔣瓊耳解釋:「愛馬仕本身的發展是一種生態的發展,意思就是,不用去過度展店,讓它有自然、健康的節奏。愛馬仕其實也是要尋找成為千年古樹的可能。」儘管眼前榮景輝煌,但難保能庇蔭綿延,經營步伐向來穩健深耕的愛馬仕,審慎地思考著找出符合其發展步調來延續品牌榮光的百年大計,蔣瓊耳解釋:「現下的愛馬仕,一包難求。那麼在過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或一百年後呢?社會每時每刻都在變,它們既保留愛馬仕現在的生態發展,也要尋找新的未來。愛馬仕是一個家族,不是靠收購或併購來實現經濟利益的增長。碰到我以前,愛馬仕就一直在思考,要怎麼把這個家族的價值觀、哲學,通過當代設計讓傳統精湛工藝產生新價值的追求,作為一顆種子,種在另外一片文化土壤裡。他們認為一定要找一個像印度或中國這樣的文明古國,它的文化土壤才能去孕育這顆種子。這些文明古國過去有很豐厚的手工藝蘊含,也有很多文化上的靈感,他們有想過,但一直沒有做,因為他們不是印度人也不是中國人,一定要有來自於這個文化的人們與團隊來進行創作。」

曾經留學法國的蔣瓊耳,在返回中國後開立設計公司,愛馬仕是她當時候的客戶之一,為其做了不少藝術裝置和櫥窗設計,「2007年,我和愛馬仕全球首席執行官Patrick Thomas以及藝術總監Pierre-Alexis Dumas先生第一次見面。那次我們只是認識一下;愛馬仕覺得藉此多認識中國的設計師,而我則是覺得可多了解客戶一些,以提供更好的服務。通過幾個小時的交流,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彼此有著共同的價值觀、理念、夢想、激情。你說,人與人的愛情故事,還有比這個更美好的嗎?」這場初次會面,種下了一顆待日後萌芽的種子,「這次會面後,各去忙各的了。後來有機會第二次、第三次相見,後來我們都覺得,既然我們有這麼多的交集和共鳴,為什麼不去共同孕育一個生命呢?上下就這樣從零一點點孕育出新生命。倒過來說,愛馬仕今天和我一起做上下,它其實不僅僅是對我的信任和讚許,在我背後真正的這份的力量和信心是對中國傳統文化對時尚當代演繹的信心。」

古老傳統的當代演繹

在開設設計公司期間,蔣瓊耳在為愛馬仕設計櫥窗時,總會融入至少一種中國工藝於其中;同期間,她在為其它西方高級品牌設計家具或首飾系列時,她也經常試著將中國傳統工藝以更現代化的樣貌再現,「我一直有個理想,怎麼樣把中國這些美好的文化靈感來源通過當代設計走向世界。在我有限的力量裡面來推動這個理想,包括當初為愛馬仕做的每一個櫥窗裡面,我都用到中國傳統工藝,但它呈現的形式是充滿驚喜、時尚且當代的。」出生於藝術世家的蔣瓊耳,自小學習國畫與書法,這樣的成長背景令她深知中國文化底蘊的美;另一方面,她在年少時負笈法國,走過這個偌大世界的她明白,傳統固然美,但是如何透過當代語彙重新詮釋,讓中國古老工藝成為豐富當代設計的內涵,而且貼合現代生活所需,正是她企圖實現在上下當中的見地。

就像上下的匠人在Art Haus店上示範的羊絨工藝一樣,那是取自西藏游牧民族以羊毛製作羊氈的進化版本,傳統羊毛氈的原型固然可以抵禦嚴寒,但是既厚且重,「如果只是原封不動地沿用游牧民族的做法,城市裡面的人不會需要,因此要透過創造,把它時尚化、實用化,減輕它的厚度與份量,增強舒適度。把現在的生活都不需要的工藝加以轉型,把它變成令人產生慾望渴望的,嘆為觀止的作品。」蔣瓊耳解釋。

東西交融的美好新生

對蔣瓊耳來說,上下不只是浩瀚商場上的另一個品牌而已,她對這個生活風格品牌有情感,也背負著使命感,「我只是上下生命裡的一個過客。上下真正的成功是我的這份理想,當我生命停止以後,上下還在我們下一代年輕人手裡面被創造的、被渴望的,這樣才是真正的成功。」至於大家最好奇的部分-蔣瓊耳與愛馬仕之間究竟如何合作?蔣瓊耳和愛馬仕成立了一個合資公司,這個合資公司共同運營上下這個孩子,上下所有的作品研發與設計,完全由蔣瓊耳和其團隊主導並決定,「過程中會和愛馬仕藝術總監Pierre-Alexis Dumas有很多交流,他會給我一些建議和反饋。因為上下是一個源自中國土壤的品牌,因此最後他一定會說,『你們來決定喔!』他是把想法意見告訴我,但意見的統合或決定,就全交由我。」

「上下如果是一個孩子,他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不是父親或母親的拷貝。而且有意思的是,上下其實是一個混血兒。經常大家都覺得,混血兒好美啊。混血兒為什麼美?因為他有東方的雅緻情懷,又有西方的洋氣。所以上下的作品和中國其他很多以中國文化為靈感的作品不一樣,為什麼?因為上下是個混血兒,既有來自東方的工藝、原材料與靈感,但是它呈現的形式又完全是很洋氣的,充滿朝氣、時尚、當代的。我自己想想這個混血兒都很美了。」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