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破碎的時間裡散步
2017.08.16 by Christine Chen

不可回溯的時間是真實世界的現況,然而對創作者而言,時空可以跳躍、凝結,也能一遍又一遍重來並且能提出截然不同的結局。一如電影《蝴蝶效應》中為了挽救悔不當初的人生選擇一再重塑的機會,也像《彗星來的那一夜》荒謬且離奇的分裂成各種平行可能,或是像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光是仰賴剪輯順序的差異便能產生截然不同的敘事口吻。

拿掉線性時間以後,藝術該是什麼模樣?即將於也趣藝廊推出的「不存在的時間-日本當代藝術聯展」(9/16-10/15),展出作品不著重表現形式,而是回歸內心,打破線性時間的流動,以時間並不存在出發,從不斷交織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中建構一個單純的存在。此展邀請四位藝術家Akihiro Higuchi(樋口明宏)、Ken Matsubara(松原健)、Tomotaka Yasui( 保井智貴)、Yasuko Iba (伊庭靖子)前來,悄悄的在那個沒有時間流逝的宇宙中,為觀者找到呼吸的方寸地。

 

伊庭靖子油彩中清麗秀雅的瓷器像是罩了個玻璃盒般,少了刻意的故事情節,沒了時間的流動,創作主體本身也不再是主角,在這純粹的觀看體驗中,人的五感甚至是記憶被他筆下的質感和味道輕輕地勾著,一個光燦的世界就這樣被建構。而保井智貴的雕塑雖以人的形象為題材,卻不覺得這主角屬於哪個劇本,沒有個性的線索和一絲情緒,他被靜置在一個個空間中,透過光影、記憶、人與之的互動等呈現著沒有被時間這場騙局所迷惑的氛圍。與其說他創造的是具象雕塑,倒不如說他打造的是一個沒有時間流動的場域,而在這場域中沒有人會是主角。

至於松原健在骨董般的舊照片中找到被封印的光陰,並在書籍上的右頁投影著彷彿時間穿越到今時今日的錄像,同一個場域,舊地重遊般的看著如河水波動般的回憶。在世界各地舉辦多次展覽、活動於德國的日籍藝術家Akihiro Higuchi樋口明宏,在飛蛾死亡後,他們的薄翼被刺上了極細緻的圖騰,被製成標本,時間凍結在死亡後的這一刻,脆弱又變態的美感說的是人類無限擴張的慾望和佔有。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熱愛一個人旅行,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1. 心靈之思的恬謐原鄉 廣陽國際企業董事長張耀煌與女兒Denise張譽齡
    2009.09.12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