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在年少的成長之路 黃柏瑋 Desmond Wong
2017.01.11 by Drake Chen


EROS Hair-Styling 創意總監Andy Wong公子

「失敗要趁早」的逆境學一如黃柏瑋的青春寫照,在十八歲前將闖禍人生揮霍殆盡,在深淵,在谷底,才看見通往成年時隧道盡頭的黑暗之光。

猶記日本導演北野武電影《壞孩子的天空/Kids return》中,主角正是一對逃學、打架無惡不做的好朋友新志與小馬,在他們荒唐年少經歷中曾燃過希望之火卻也幻滅過,但片尾信治問阿勝:「我們完了嗎?」阿勝道:「笨蛋,我們還未開始呢!」年僅十八歲,曾熱愛飆車、熱衷闖禍的黃柏瑋,在沉默寡言的凝視下眼神裏盡是防備,彷彿多問一句就要揭開懵懂少年的不堪回憶,提起他不斷犯錯且荒唐的青春。

正視自己的混沌

目前就讀The Primacy Collegiate Academy(TPCA)的黃柏瑋坦承過去的自己並不成熟,從大同高中國中部體育班田徑隊的意氣風發,到受傷後醫生宣告不能再跑步時,他忽然不曉得未來是什麼?迷惘如他,像自我宣判無期徒刑後索性恣意妄為的放縱,成天無所是事混沌度日,直到有天因貪玩偷開父親的車卻闖了大禍,甚至必須要仰賴父親出面處理時,他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成熟,也才願意痛改前非。

因此從小喜歡畫畫的他,回想起小時候立下的志願,「要做一個比爸爸還厲害的髮型設計師」如今這句話狂妄之餘卻也透露了黃柏瑋決定奮發向上的信念,因此他在2016年進入了美髮業,並決定從基層做起,舉凡打掃、洗頭他都願意按部就班從頭學起,甚至跟著父親參加國際髮型大秀Noise。在這場特立獨行的地下髮型秀中,黃柏瑋觀摩到世界級大師們同台互尬技藝的大場面,也親眼目睹父親與團隊驚豔國際的實力,他才赫然正視到父親不容置喙的本事,不僅是改變台灣美髮生態的推手,同時也在創新與前衛中引領美髮界的風潮。

青春,不甜美甚至是殘酷

黃柏瑋開始回想過去曾經充耳不聞的教誨,包含小時候因妥瑞氏症無法專心讀書必須仰賴吃藥控制的往事,轉學到美國學校時格格不入的挫折感,以及父親辭嚴氣正背後難以言喻的溫柔…。「我父親因為以前小時候環境不好,所以他一直希望我能好好讀書,但我以前不懂事,遇到小事就要跟人吵,被退學之後我才明白父親的用心良苦,我現在能做的事就是不再闖禍,並成為一名出色的髮型師。」

而一開始嚴正訓斥兒子的父親Andy Wong也鬆口說:「他今年比較懂事了。因為他自己在外面生活了幾個月,碰到各種問題,也算有所成長。」畢竟固守主流價值做個徹頭徹尾的中堅份子難道就不會失敗?在成長中曾經率性而為也不代表從今而後一敗塗地。

走出不光鮮亮麗的青春經歷,黃柏瑋在不斷偏離常規的過程中,自危崖上摘取花朵,於崎路間尋找自我,以父親為人生目標的索引,在命運的嬗變與突破中重新審視探討人生的方向,並自另一個角度看待自己生活的環境,他正破繭而出,在漆黑中展翅、在涅盤中獲得新生,在一場成年洗禮後脫胎換骨。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