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同道合的快活 玲瓏心創辦人暨台北市明星獅子會創會長張瓊玲 & 樺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高梅音
2014.07.18 by 林巧玲


志同道合的快活

玲瓏心慈善會創辦人暨台北市明星獅子會創會長張瓊玲 & 樺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高梅音

Like-mined Friends

與友同行,分享的快樂是加倍的快樂,張瓊玲與高梅音的真情至性,讓這段有彼此為友的生活,充滿喜悅,更形精彩。

張瓊玲與高梅音,一對年齡相仿、志趣相投的的好朋友,近年常偕伴出席各大小社交場合,她們和一群共同朋友的身影也經常一同出現在《WE PEOPLE東西名人》的社交生活報導頁面上。幾年前因為各自的女兒是就讀美國學校時的同學而有機會在家長聚會中結識,之後,因為志同道合的生活風格,也因為同樣都有著直爽且重朋友的個性,而開啟了成為彼此至交契友的緣分。

朋友很重要

「我很重視朋友。現在我的小孩都在美國,一個工作,一個念書,只有身邊的好朋友才能互相照顧。」張瓊玲說。

「我在做很多事時,都一定要有一個伴,小從看電影、買東西,大到旅遊。所以,朋友對我來說很重要。」高梅音說。

朋友,對她們兩人來說,都是現下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環,儘管生活步調不盡相同,但是同樣重朋友的性格,讓她們的生活因為友情相伴而更形精彩。就在應邀參與本期《WE PEOPLE東西名人》封面拍攝工作結束後隔天,張瓊玲和高梅音兩人就和一大群朋友一同展開一趟遊歷歐亞的郵輪之旅。相識至今,她們已經一起一同參與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旅行,「和朋友們一起相處的時光,都很開心。所以我們就說好,趁現在走得動的時候每年都有一個大的旅遊計畫。」張瓊玲說。

幾年前,在她們的女兒高中畢業前夕,她們第一次一起去了一趟郵輪之旅,「第一趟之後就愛上這樣的旅程,自此就約定好以後每年都要做一次這樣的旅行。最初是帶著小孩一起出遊的親子行,到現在則是和同輩好友同行。第一次是去歐洲,在巴塞隆納上船,在羅馬下船,帶小孩同行很有滿足感,一起拍照、欣賞美景,留下很多美好記憶。」高梅音說。

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也成了日後可以一起回味的話題,問到首次郵輪行時,過程中是否有什麼格外記憶深刻的驚喜時,高梅音幽默地反問:「你是指驚喜還是驚嚇?」原來,那趟旅行中最令高梅音印象深刻的,不只有美景,「讓人驚喜的是景色,船要進到佛羅倫斯時,景色美到瓊玲和我一起衝上甲板尖叫。本來小孩覺得搭船旅遊很無趣,沒想到一趟下來之後,不僅玩得很盡興,也和同行年齡相仿的孩子,變成好朋友。有一個郵輪靠港的晚上,我們在船上過夜,到了快十二點時才發現,我們的小孩全都不見了。瓊玲很緊張,我和她像瘋子一樣地穿著睡衣,在甲板上一層又一層地找。當時整個岸邊都是黑的,實在沒勇氣上岸找,只好請來導遊幫忙;後來導遊在一家pub裡找到他們,原來他們一起偷溜上岸去玩了。第一天不熟,第二天就變朋友,到後來很難管理。」當時的驚嚇,成了現在說了會笑的回憶。

心懷感恩  幸福常伴

「我們真的都很幸運,想去哪裡,朋友一吆喝,票一買就出發了。」高梅音說。人生中最大的財富之一,就是擁有選擇的自由,不管是高梅音或是張瓊玲,她們對於生命中所擁有的精彩,都懷抱著感恩之心。

目前擔任樺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的高梅音,擁有台北醫學院藥學系專業背景,婚前曾任職於藥廠,29歲時和朋友一起創業開立了位於世貿大樓33樓的Orange 1,提供健康管理方面的服務,「Orange 1的理念很好,但是起步得太早,沒有被當時的市場接受,後來我們把那家店轉賣。」懷抱理想,卻鎩羽而歸,渴望展翅的羽翼,頓失光采,「本來我是抱持不婚想法的人,所以從小我把書念好,就是為了不結婚,想做事。那時因為創業失敗,又逢父親過世,整個生活重心頓失。」在這個重大壓力事件接踵而至的時候,高梅音的大學同學極力想要撮合高梅音和她的老闆認識,而這位同學的老闆-樺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永政,在此之後沒多久,就成了她的另一半,「相親那天我還抱病,沒化妝,穿了深色洋裝,披了件禦寒的圍巾。一開始並不來電,後來是因為參加他們公司的旅遊,才慢慢認識,不到一年就結婚。」原本第一次見面還互看兩相厭的一對,在相處後逐漸欣賞到彼此的優點,繼之以閃電般的速度走入禮堂,「我覺得婚姻是,命運會安排。」回想著當時很排斥所謂相親的高梅音邊回想,邊這麼說。

結婚後兩年,高梅音和孩子一起移居加拿大溫哥華九年,直至約2000年之際,回流返台定居,並開始進入到先生創立的樺瑩企業接掌財務管理上的工作。在張瓊玲眼中,這個性格直爽又是開心果的朋友有著條理清晰的聰明頭腦,「梅音很幽默,和她在一起很開心,什麼場合都想找她。她是大家的開心果,但內心是個很有條理的人。再加上,她很直爽,而我自己也是很直爽的人,所以喜歡和像她這樣直爽的人交朋友。」「她做事情很認真,腦筋很清楚,對於數字很有概念。最近我很健忘,有時候她都會幫我記得,所以我常會直接問她。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優點,做事情清清楚楚。我很佩服她這一點。」張瓊玲稱讚道。

貴為當前最受矚目的社交名人之一,張瓊玲的美名不只是因為保養得宜的外在,更因為備受稱道的高EQ,高梅音便說:「她給我的感覺,最好的就是她的EQ。認識她這麼久,每每有事情發生時,她就讓事情淡淡地過去;如果同樣的情形發生在我身上,我肯定會生氣,甚至拂袖而去,但是她完全不會,她只跟我們說:『人生都是要過的,不要去掛意一個點,能讓它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她真的很大器,把所有的事,都看作是很小的事,即便那件事確實是讓她不開心了,也不會往心上放。愛美這件事,只要是人都會愛,但不見得有像她這樣的好脾氣。」

總是被媒體冠上「社交名媛」封號的張瓊玲,生活並不只是穿梭社交場,她對生活的積極熱情,也讓高梅音很讚佩:「兩年前視力變很差時,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年紀,那時候也開始覺得自己身體健康退化很快,瓊玲就會常提醒我要運動。我們這群人當中,就屬瓊玲最健康,體力很好,健步如飛,其他人跟在她後面,直唉唉叫。」「瓊玲對人生的積極度很夠,她的衝勁是會感染人的。像她很喜歡動,她就會帶動身邊的朋友去健身、練瑜珈以及打壁球。她是怎麼帶動?就是邀約,邀大家一起找教練去運動,只是大家一個一個都腳傷陣亡,到現在只剩她一個人持續打壁球了。她的毅力很驚人,只要學一樣東西,就不會蹺課。」

要活就要動,這句話固然老套,但人常常因為忙碌、因為沒空,就把運動這件事擱置到最末順位,「其實我四十幾歲前,從來不運動。但是,生了一場大病後發覺,真的是需要運動。另外,有了年紀後,也發現不像年輕時結實。而我是愛漂亮的人,除了臉保持好之外,身材也要保持好,光是瘦是不夠的,瘦得鬆垮垮的也不好看。生為女人,就是要美美的呈現,為自己,也為別人。所以我就覺得應該要做運動。」自此,張瓊玲一路從爬山開始嘗試,現在不只打壁球,還每週安排固定時間學瑜珈,也做重量訓練,這些習慣不只讓她練出好體態,更成了朋友眼中最健步如飛的旅伴。

擁有美貌,個性豁達,生活無虞,再加上,孩子也都到了不太需要操心的年紀,大女兒在美國投身時尚工作,小女兒就讀史丹佛大學,此時此刻的張瓊玲,盈握著得以充分享受生活的自由;這樣的人生姿態,在很多人看來已逼近完美。但其實,一旦回頭細數,張瓊玲也和其他人一樣,走過高潮迭起,看過生老病死,正因為這些不得不面對的生命淬鍊,造就了她此時此刻的耀眼光燦。

年輕時遠嫁日本,先生過世時,兩個小孩都還小,老大七歲,老二才四歲;談了一場轟轟烈烈但辛苦的戀情,當時的壓抑求全不能做自己,朋友都看在眼裡,也心疼在心裡;後來,生了一場嚴重大病,所幸在妥善的治療下,目前已回復健康。也因為那段時間接二連三的身心考驗,更讓張瓊玲體悟到,健康才是人生最重要的資產。「經過這麼多事之後,什麼事都看開了。我就覺得說,人不用計較太多,其實自己健康最重要,把小孩顧好是最基本的。身邊要有一些好朋友,不要到處與人為敵,看開一點,不要太計較。有些事你一定會生氣,但是氣完了以後又怎麼樣呢?因為都已是既定事實,無法改變,生氣又能怎麼樣?所以我已經能夠把遇到事一下就忘得一乾二淨。適度的失憶,是幸福的。」

後五十的快活

今年以來,高梅音馬不停蹄地在工作和旅行這兩種頻率之間切換,三月去日本賞櫻,四月再去一趟日本賞紫藤;五月底和現任仁愛扶輪社社長的先生許永政一起前往澳洲參加年會,見證首位中華民國籍的國際扶輪社總社社長黃其光的光榮上任,返台後緊接著去了一趟澎湖;六月下旬和張瓊玲等一行友人同行展開橫跨歐亞的遊輪之旅。安排這些行程時,高梅音的心情是期待與焦慮並存,「因為我還要上班,所以今年度忙到不行。頭腦天天想著什麼事沒辦,什麼事要交代。」從年輕時就沒法不心繫工作的高梅音說。

返台定居至今已十多年,和朋友也親密熟絡了,個性直爽又幽默的她,常是張瓊玲第一時間會想到要邀約的基本成員,在這一趟又一趟的同行出遊經歷中,也讓她有了遍覽各地人文美景以外的收穫。「其實和她們出去玩壓力很大,被嚇到一兩次之後,都不敢亂穿不打扮了。」原來,一開始列隊在包括張瓊玲在內的同行友人當中拍照時,旅行時習慣簡便舒適穿著的高梅音,身影看起來格外黯淡,面對這群打扮起來又是帽子、又是用心配色的朋友,高梅音也耳濡目染地學到了服裝搭配上的美感與樂趣,「其實有這些朋友,對我來說是很好的互補。原本我很不愛美,不願意花時間在美這件事上;和她們在一起後,就會買色澤鮮豔的衣服來備戰。」看著張瓊玲學服裝配色,也學會拍照的訣竅,一行人一起出遊,一同用美好且開心的身影,為生活留下繽紛的記錄。

才剛卸下台北市明星獅子會會長一職的張瓊玲,緊接著就創立「玲瓏心」號召自家好友一起投入公益、扶持弱勢,第一次動員是前往「關愛之家」探望。「去年和《WE PEOPLE東西名人》成年禮所安排的名媛禮前教育一起去過關愛之家,那是我第一次去到那裡。因為很想再去看看那邊的孩子,所以在「玲瓏心」成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去關愛之家。關愛之家收容的是愛滋病童,看著那些那麼可愛的孩子,會很感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個機構做的事很偉大,照顧那麼多病童,可是卻沒有得到國家的認可,因為依國家規定,多少土地才能照顧多少人。而關愛之家的所在地是三層樓建築,登記坪數只有18坪,照規定18坪只能收容4個小孩,但它目前有65個小孩,所以根本拿不到執照。」「希望之後可以深入偏鄉,幫助各個不同單位。」透過呼朋引伴的號召,把一點一點的資源匯聚成一個大力量,這就是當前張瓊玲對於「玲瓏心」的期許。

之所以想要持續投身公益,主要是因為在台北市明星獅子會擔任創社長的經驗所帶來的啟發。「在獅子會時,給了我很多不同的人生經驗,好比去監獄探訪,發放物資給弱勢團體,在小巨蛋『登蛋』義演。那場表演邀請了沒有餘裕花錢看演場會的朋友來欣賞,我和瓊姿、瓊瑤三個人一起表演崔苔青的《愛神》,載歌載舞,還滿轟動的。感覺還滿像個樣子的,聽說效果不錯;還有人說,我們要不要去尾牙秀?!」張瓊玲開懷地分享到這個難得的經驗。

「樂天知命故不憂」,出自《易經》中的這幾個字,寫的是,走過人生路的起起伏伏後才體悟到的豁達與瞭然,曾經的風雨,成了生命的養潤;於是,因為透悉了天地萬物變化的道理,所以順應,而非抵抗。回望過去所走過的人生軌跡,更懂得珍視當下的一切;這是人生邁入了五十之後,才得以獲致的智慧。我們在張瓊玲和高梅音的分享當中,看到了這樣一份淬鍊自生命歷練的美麗。

Text / 林巧玲
Photography / A.K Lee
Styling & Exucuted / Kevin Cheng
Make-up / Lester Su
Hair / 小金(婓瑟)
Assistant / Chang Jiayuan、Darren Kuo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由左至右 —高梅音 黑灰拼色結構式洋裝 寶藍金屬光澤蓬裙 金色亮片尖頭鞋 靛藍球形耳環 寶藍霧光幾何項鍊 橘紅霧光幾何項鍊 黑色腕錶 all by Dior 張瓊玲 藍銀格紋金屬色上衣 毛呢格紋過膝裙 皮革膝上靴 銀色球型耳環 白色腕錶 all by Dior
  • 高梅音 繡花朵珠飾洋裝 花朵皮革手提包 拼色繫帶尖頭鞋 all by Dior
  • 張瓊玲 針織花朵上衣 寶藍金屬光澤蓬裙 銀色球型耳環 黑色腕錶 all by Dior
  • 由左至右 —高梅音 銀灰色斗篷式洋裝 楔型銀跟繫帶鞋 寶藍霧光幾何項鍊 橘紅霧光幾何項鍊 珍珠戒指 all by Dior —張瓊玲 寬管連身褲 銀色球形耳環 木磚飾水鑽項鍊 木磚飾水鑽戒指 all by D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