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設計師深澤直人&攝影師藤井保的創作對話 美 不言而喻
2013.03.13 by 林巧玲


物品,訴說著無聲的語言,透過光、透過空氣,也透過與其所身處之環境間的相互關係。若你願意聆聽,將會在心中寫出一段個人專屬的美好紀事。

這是一個白色空間,安靜得彷彿可以讓人感覺到空氣撫動了皮膚上最細微的汗毛。沒有指標,抵達這裡後,你會自然地朝著那個唯一的入口緩緩邁進。迎接來客的第一個房間,是一張石桌、幾張石椅,和懸在白色牆面上的照片;走過這些擺件,是一個出口,跨過之後,再一個轉彎,也許是通道,轉角處擺著一張椅子,再一個轉彎,又是一個或大或小的房間。迎接你的未知,是日本工藝設計師深澤直人(Naoto Fukasawa)為來客所精心營造的驚喜,藏在由一道道白牆所構成的迷宮裡。

日前,深澤直人應學學文之邀,策畫了一場名為《Medium/媒介》的展覽,並前來台灣與國人分享其設計理念。生於1956年的深澤直人,是近期日本最活躍的工業設計師之一,而在台灣,深澤直人也堪稱是當前最受國人知悉的日本工業設計師之一。其秉持著卓越造型美、貫徹簡單設計的風格,除了受到義大利、法國、德國、瑞士、北歐等地的工業製造公司青睞而擔綱設計或顧問之職,在日本也由於擔任無印良品(MUJI)設計師,為此品牌設計出諸多歷久彌新的產品,如無印良品最受好評的其中一項商品~壁掛式CD播放器,便是出自其手筆。

2012年才剛隨著無印良品所舉辦的全球巡迴展覽《物的八分目特展》而來到台灣,時序甫邁進2013年,深澤直人旋即再度登台,於《Medium/媒介》一展當中,傳達不同面向的思維意念。這次,他不只帶來他的作品,還邀請另一位日本藝術界的重量級人物~攝影師藤井保(Tamotsu Fujii,1949~),聯手詮釋肉眼所看不見的美。藤井保以他獨特的視覺角度,捕捉到平常多數人都沒發掘到的欣賞角度,呈現出充滿空氣感、且讓人意料不到的寧靜美感。

這次的聯展,源起自深澤直人與藤井保這兩人在日本雜誌《摩登生活》(Modern Living)中連續七年的合作關係。七年多前,《摩登生活》的編輯邀請深澤直人為其撰寫專欄,當時深澤直人因為工作繁忙,想推辭這項邀約,因此向編輯提出了一個要求:「如果你能找到藤井保先生為我的作品拍照,我就答應。」由於藤井保不僅是他心中最崇敬的攝影師,也是日本攝影界很有份量的大師級人物,他心想,這麼過份的要求一定做不到,便能婉轉地推辭掉《摩登生活》邀約。沒想到,過了一陣子後,《摩登生活》竟然回覆說,藤井保願意與他合作,拍攝他的作品!

想到能與自己最尊敬的攝影師合作,深澤直人自是不管再忙,也都要接下這份工作。於是,藤井保每個月會收到一件由雜誌社寄來的深澤直人設計作品,為它拍照之後,再將照片寄給深澤直人。深澤直人曾在《輪廓》(Outline)一書中描述到每回收到藤井保的照片時的情形,「每一次全公司聚集在辦公室等待藤井保老師的攝影緩緩從信封中被取出的瞬間,總是屏氣凝神,大家一定會一起喊『太厲害了!』,那情景就好比是大家圍繞著懷抱聖嬰耶穌的聖母似的,基督背後的光芒映照在大家臉上,這些作品就具有這樣的力量。」深澤直人丟出的軟釘子,卻意外成就了一樁跨界的美事,自此,兩人展開了一段以各自作品為書信的綿長對話。

在不言而喻之外

作品本身會說話。在這次聯展中,深澤直人不對作品做太多言說,把想像空間保留給觀者自行感受,呼應著其設計理念中的其中一項~不言而喻。「我不用文字說明作品的原因有兩個,一來這好像是在找理由,二來這樣似乎太驕傲。」深澤直人如說是,不過,他又緊接著補充:「但是這次我算是很自傲地要說明這件作品」,他指的是藤井保以其為B & B Italia所設計的《Grande Papilio Ottoman》這把椅子為主角所拍攝的《The Outline / Arm chair 2》。在藤井保的視野中,一把通常僅被單純地視為物件的椅子,竟然被何其巧妙地帶出如同日本民族精神象徵般的富士山;彷彿被雲煙繚繞的山頭,像是遠景一般地座落在畫面前方的椅背黑色剪影之外。沒有哪一雙眼睛能像藤井保這麼細膩敏銳,看著自己的作品被詮釋出如此般的神性,怎能不欣喜地拍案叫絕?!也難怪向來自謙至極的日本民族性,這時暫且被擱置一旁了,深澤直人破例對這件作品的說明,同時也是向藤井保這位前輩的致敬。

藤井保的作品不只是拍物品,而是連同拍攝物所處的周遭種種,一併捕捉,也許是光,也許是空氣,也因而贏得了「空氣寫真」的美名,深澤直人是這麼樣描述的:「藤井保不只是拍物品,而是連同周圍的空氣氛圍也一起拍。將眼睛看到的與內心感受到的,都一併表現出來。」在藤井保的攝影作品中,我們得以見到拍攝物與環境間的關係,深澤直人的設計在他的鏡頭下,不是物質,而是一種相對於周圍環境的媒介,對比出設計作品與環境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物體在特定環境下的姿態,進而捕捉到肉眼所看不見的美。《Medium/媒介》一展便希冀能夠從中呈現出此番的「美的關係」。

探索物件與環境間的關係

日本人嚴謹細膩的工作態度,可在《Medium/媒介》展覽的其中一個展間裡看見。那裡面擺置著一座此次展出空間的等比模型,如迷宮般的數個小房間裡,已在展出前預先擺上將要陳列於展間中的各項大小作品,而這是深澤直人在每次展覽前都會預先準備的工作環節之一。身為攝影師的藤井保,習慣直接到工作現場思考創作細節,而深澤直人的作業方式和他完全相反;深澤直人習慣在事前做好各種可能性的演練,一到現場即可從容不迫地展開預先規劃好的作業。對此,藤井保說:「深澤直人一向預先為設計做模型,我們在東京的《輪廓》(Outline)聯展也是這樣。面對最微不足道的小物品,或類似這次的室內規劃,他的謹敬態度是一致的。他為了力求完美而做的預備工作,讓人欽佩。深澤直人透過相機鏡頭,檢視這件模型。對他而言,相機不是攝影器材,而是觀想個人設計的工具。雖然如此,前者與後者的美,兩無差異。」

由於著重在物品與環境的關係,及兩者間所相互構成的美感,在這次展覽所獻給觀者的,不僅是設計作品或攝影作品本身,更包含了人們穿梭於展間時的感受。深澤直人表示:「這次所佈置規劃的空間很集中,一走進房間裡就會被其中的物品迷住,走出後又像是迷宮,不知道下一步會通往哪裡。一抵達另一個房間後,就又像是走入另一個不同世界。」「我們一開始就是針對設計作品的大小來規劃空間,對所有來看展的朋友的期待就是,會像我們一樣一走出房間就迷路了。」確實,這是一個沒有方向指南的白色迷宮,走入房間前一刻是期待,走出房間門的那一瞬間是迷網,只能依著下意識前進,直到眼前再次出現另一道房門那刻,渴望探索的期待之情又會緩緩燃生。藤井保經常說,「『物品』雖然無法言語,事實上其背後卻隱藏著許多故事及真理。」透過這座白色迷宮,我們得以用心感受到這層超脫於物質之外的美。

攝影/鄧明昌、學學文

 

林巧玲

《東西名人》副總編輯。

寫人也寫物。寫人不易,需要在很短的時限內設法直驅某個人的內心;寫人也很有趣,因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望見那人心底的風景。每次的苦樂交摻,都是一場流動在眼前的生命盛宴,滋養靈魂。●○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學學文日前舉辦了一場名為《Medium/媒介》的展覽。
  • 《The Outline - Arm chair 2》藤井保為深澤直人的設計B&B Italia,GRANDE PAPILIO扶手椅所拍攝的照片。
  • 《AKARI 26 – studio》
  • 藤井保(左)與深澤直人。
  • 藤井保
  • 深澤直人
  • 如迷宮般的展覽空間,勾動參與者渴望探索的心。
  • B&B Italia,GRANDE PAPILIO扶手椅與OTTOMAN踏腳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