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芸芸 荏苒十年 赤子之心不變
2016.10.10 by Julian Kan

前言:《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裡的飛行員對迷惘的小王子說:「問題不在於長大,在於你曾經忘了自己是個小孩。」經常以幼稚自嘲,孫芸芸顯然不曾遺落珍貴的赤子之心。無論十年、廿年過去,她永遠會是幸福美麗的孫芸芸。

十年前《WE PEOPLE》創刊號的封面人物正是孫芸芸。三千多個日子過去,為《WE PEOPLE》拍攝十週年特輯封面的她一如十年前般嬌豔可人,飛逝韶光並沒有在她精緻小巧的臉龐留下任何痕跡。更難得的是,她仍舊和十年前一樣戰戰兢兢地投入拍攝工作,無論攝影師提出什麼要求,她沒有絲毫不耐煩,必定盡全力配合做到最好,務求成果盡善盡美。嚴謹若斯的態度,成就了公眾眼前永遠優雅得體、光鮮亮麗的孫芸芸;不過,熟識的朋友都知道,私底下的孫芸芸非常隨和,從不對任何人端出大小姐或少奶奶的架子,連穿衣打扮的風格都不盡相同。與《WE PEOPLE》相約拍照採訪當天,她身穿一件寬鬆的黑色連身背心長裙,除了無名指上一圈極細的K金婚戒,留有整齊法式指甲的纖長手指並未配戴任何昂貴珠寶,還不時與工作人員大聲聊天說笑,與大眾刻版印象中的名媛形象大相逕庭。

把名媛當副業

孫芸芸當然是令人豔羨的天之驕女,美貌、財富、美滿的婚姻和家庭、成功的事業等等一樣不缺,堪稱百分百「人生勝利組」,但她同時也是非常認真經營生活的現代女性,絕非嬌柔矜貴的溫室花朵。「我從來不喝下午茶,」孫芸芸笑著解釋,「我性子急,該做的事情又多,沒耐性坐在那兒慢慢耗。」儘管自幼環境優渥,許多事她喜歡親力親為,不假手他人。一方面,是因為少女時期便被送往美國求學,讓她甚早學會獨立,習慣凡事自己動手,即使在沒有大人管束的情況下,也能把生活各層面打理得井井有條;另一方面,「大概和個性有關,」她笑道,「我一旦認定了,就會盡己所能達成目標,不管當媽媽、妻子、或者廣告代言都一樣,我總是盡力做好我能做的。」

事實上,孫芸芸在公眾面前所呈現的華貴樣貌,只屬於極小部分的她;「算是副業吧,多半是參加活動的時候,因應場合所需,才會打扮成那個樣子,」她說,「我平日的穿著其實很隨興,舒服就好。」一些讓她動作不自在或感覺不自在的衣服,譬如太硬挺的料子、非常合身的剪裁等等,她基本上根本不考慮。此外,她還喜歡用大包包,「不僅有型,東西也可以隨便塞。」由這般描述,不難勾勒出她平日的模樣。從另外幾件小事,亦能一窺孫芸芸的實在,並且更貼近她為人處事的核心價值─某一回,媒體拍到她和婆婆林美瑛女士一同逛微風,離開之際發現大門口的踏墊不平整,婆媳倆遂彎下腰隨手鋪好,並沒有支使任何員工。倘若路上有熱情的陌生人向她打招呼,她一定報以誠摯的微笑,「這是做人的教養和基本禮貌。」

凡事以家庭優先

不僅樣貌沒變、態度沒變,孫芸芸連作息都和十年前差不多─每天大清早就起床,行程表完全以家庭和孩子為第一順位,除非必要,晚上盡量不出席活動,把時間留給家人。「就某層面而言,我有些觀念還滿傳統的,」她坦承,「現階段,妻子和母親是我最優先、最重要的角色,然後才是其他。大家都知道,我很年輕就結婚、當媽媽了,連自己都像個小孩子(說完忍不住哈哈大笑),所以,我等於和孩子們一起學習和成長。雖然免不了碎碎念─這個不行、那個不可以,但基本上不存在代溝,他們很樂於跟我們分享每天發生的大小事。這十年來,孩子的變化很大─從小朋友長成大朋友,我更要好好把握這段時光,很快,他們可能就不想黏在父母身邊了。」

面對子女的教育,廖鎮漢與孫芸芸夫婦的觀念與一般世家大族亦稍有不同,並沒有早早就替他們規劃未來的路;「我不敢說自己多開明,但我們一致認為,教育像是為孩子打底。課業成績好不好我沒那麼在意,我們比較注重品德教育─養成良好的、正確的觀念,該守的規矩一定要守,待人處世一定要有禮貌,當個堂堂正正的人。以身作則很重要,不希望孩子做的事、說的話,自己也不要做、不要說。至於將來從事哪一行,看他們的興趣,硬逼沒用。他們不會快樂。」問她,夫婦倆是否會安排子女繼承家業?孫芸芸愣了一下才大笑道:「現在想有點太早了啦!」

聊到兒女,孫芸芸的眼中盡是為人母方有的溫柔與驕傲。不讓小孩曝光、避免不必要的關注,是她與廖鎮漢很早就有的共識與堅持;分享這麼多和子女有關的事,絕對是破天荒頭一遭。一雙兒女很貼心,「會自己做麵包、做蛋糕給我吃,或者親手做早餐然後端到房間給我。其實,並非某個特定的節日他們才這樣,而是表現在日常生活當中,和他們相處的每一刻,都會發生驚喜與感動。」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孫芸芸說,自己也跟著長大了;「時間給予我許多寶貴的經歷,和從前相較,我對事情的看法已成熟許多,現在的我比較沒那麼幼稚。」她不好意思地笑著解釋。孩子眼中的她是什麼樣子?「沒問過唉!好有趣喔,回家馬上問!」

感謝先生的寵溺

孫芸芸毫不猶豫地認為,自己十年來最大的成就感無疑來自家庭,雖然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卻被她放在頗後面的位置;「家庭美滿,孩子健康平安,是我最大的幸福。說實話,我沒什麼事業野心─微風的業務我從來不涉入,化妝品(Bebe Poshe)基本上沒在管,絕大多數由曉喬和牧潔負責,飾品設計(Yun Yun Sun)則是我的興趣,但在家也可以構思、畫圖,不需要全天候跟進。我是妻子、是母親,所以先把這兩個角色該做的事做好,也就是先把家庭照顧好,再談論其他。否則,不管幹什麼都會左支右絀力不從心,到頭來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做得成,這也是我經常和好朋友分享的心得。」

為家庭全心全意付出的背後,除了孫芸芸自承的「觀念傳統」,對先生的愛恐怕才是主要原因。她以前曾說,小時候的「第一志願」就是嫁給青梅竹馬廖鎮漢,「我們既相似又互補,而且很有默契。」即便結婚這麼多年,提到先生,孫芸芸依然不由自主笑得甜蜜蜜,甚至羞赧一如少女;「一個幸福的家庭通常來自一段幸福的婚姻,一段幸福的婚姻肯定來自愛情,所以我們婚姻的核心,就是很純粹的愛情。他大我七歲,懂的東西比我多,處處包容我、照顧我,我簡直像他的大女兒。」就連事業有成,孫芸芸都歸功於先生的支持;「我很感謝他給我舞台和空間,讓我能夠發揮所長,做自己感興趣的事。」

遙想十年後《WE PEOPLE》廿歲生日,再次邀請孫芸芸拍封面的景象─她應該容顏不改美貌依舊,待人接物禮貌依舊,家庭和樂幸福依舊,最重要的,是那顆良善、純真的赤子之心依舊;「其實,我不是一個對生活要求很多的人,大多數時候,我都抱持順其自然的角度看事情。十年之後我的外表會老,但心態應該和現在差不多,還是會把事情盡量做到好。我最希望能像我奶奶一樣活到老、學到老,隨著時代不斷進步。她今年九十多歲了,但活潑開朗精力充沛,勇於接受各種新事物的挑戰─她會用智慧手機和各種通訊APP和我們傳訊息。我期待自己能活得像她一樣精采。」或許,一顆不變的赤子之心,正是孫芸芸幸福的泉源。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